这是我最不安的一次春节

很久没有这样紧张过了,上一次还是初中时期的禽流感,再上一次就是03年的非典了。

记得2003年的非典其实在我老家也没有掀起什么狂风巨浪,梅州连一例SARS都没有——这更加体现了我家乡作为一个边陲小城的不起眼之处。但今年我是在“反向春运”,虽然错过了和一些家乡的朋友一年就在梅州见这么一次的机会,但反而令我可以有这么一次机会带爸妈去体验一下国内大城市里的“群体恐慌”。

突然间也联想到前一段时间占据着公众视线的澳洲火灾,那就是你们的家呀,但你却没有办法去拯救它于大自然手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光吞噬那一片光景,而无能为力。即使远在中东,你也不知道伊朗和美国的导弹什么时候击中你的村落,即使你在欧美,你也不知道恐袭的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到来。我们在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付出了所有,却敌不过不可抗力的侵袭,有时候人什么也没有做错,只是不走运罢了。

经常有人说:“害怕源自于未知”,但对于身体健康来说,如果你已知某病毒可能传染性极强并且有一定几率致死,你就不怕了吗?该怕的一样会怕,只是我觉得我们人类都很有阿Q精神,总把一些很难受的事情硬生生吞了下去,而这样“顽强的精神”,也正是我们人类之所以活到食物链顶端的原因,因为我们的思想实在是太丰富了,可以把黑的想成白的,可以把危机解释为“危中有机”。

我的思绪很乱,因为我也不确定在哪里会遇到病毒携带者,虽然现在湖北的大大小小各个城市逐渐在封城,但是已经太晚,并且赶上春运,加上湖北通八省的地理位置。想起去年春节的时候我还在家里看Netflix的《Kingdom李尸朝鲜》,今年却自己要亲身感受这一种情况,已经有案例表明这一次的不明肺炎有着异乎寻常的传染性,这一次旅途对我来说不仅充满了未知,也充满了危险。

地球病了,而我只能为地球祈祷。

愿运气与神跟我们这群候鸟同行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