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分子”

我是不是一名知识分子?很不幸,我可能算一个。作为一个享受了国家一流大学本科教育,也有海外经历的人,和其他很多有类似经历的人一样,组成了一个庞大的群体,先人给我们这个群体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斯文败类?oops,不好意思,是叫知识分子。

小时候去北京旅游的时候,还记得在寒风凛冽的圆明园的某根柱子上,估计有哪位有识之士刻下了总理的名言“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我当时虽然小,但我记得我隐约嘟囔了一句:“书里没有教你不要破坏文化古迹吗?”转眼间十多年过去了,我发觉书里还真可能没有教你这一条,可能是教材的问题,也有可能是这些东西不应该是书本教材教的东西,但至少当时那位有志青年,还记得国家,不管是真心还是无意的,他当时一定有着读书报国的崇高理想。

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多,除了表面上大家看到的、在热烈讨论的社会新闻,其实有很多是大部分人,尤其是大部分“知识分子”不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具体的事情,即使是在我自己的网站里也不便多谈(我很同情那些被删帖的公众号和微博人士,但我也觉得他们某种程度上也活该),在这个时代,想再开始去做一些事情已经太晚了。我不想谈论具体事件本身,我想讨论的是我的知识分子同志们,我想问他们一句:你们的“大我”去哪了?

仅有个人抱负的,醉心于自己的事业;连个人抱负也没有的,在生存线上挣扎;有钱且虚荣的,在到处晒优越,没钱的,窝在家里打游戏。其实上面的都是我每天能看到生活的一个切面,并不一定是你看见的,你看见的可能是另外的角度,有另外的见解。但是没有人可以否认一件事情,就是一大批一大批有能力去多个角度看待问题的人,或者因为懒或者是觉得无所谓,或者是已经没脑子了,长期地只相信他自己相信的东西,不再有去想象、好奇、质疑、求真的能力。当发生了一些事情的时候,你找到他们描述这件事情,他们会喷你愤青;当你说以后有些事情可能做不了的时候,他们会说没了就没了,又不是活不下去;当你跟他们谈论国家未来的时候,他们自豪满面地跟你说这个好那个好,感觉什么问题都不存在。

诶,你说奇怪不奇怪,有了社会热点事件喊得声音最大的除了水军还就是这群人。

我从小就挺喜欢文史哲,高中最后也是选的文科。文史哲当中,我了解比较多的是历史,我也比较喜欢历史,因为通过历史你会总结出很多规律,你会觉得历史可能会不断地重演,这仿佛是建立在某种地球运转“规律”之上的,比如我看见目前有些现象,别的国家几百年前的好像也有过,但是又因为国情的略微不同而不能生搬硬套,我就得反过头去分析去推理,再升华提炼出更多的总结,特别有趣。我非常热爱我的国家,所以我对我自己国家的历史特别地感兴趣,我非常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人,能够好好从其他角度看看我们自己国家的历史,让自己多个角度去分析问题,因为最了解我们国家历史的地方或者说角度,可能并不在你所知的视野范围内。

当大家都处于“小我”的状态的时候,整个氛围就是自私的,我会看见身穿西装的人若无其事地插队,我会看见一大堆伸手党,我会看见一群人对过去关键事件沉默却又对有关小孩老人等弱势群体的事件莫名敏感。其实我也不应该怪谁,我更不应该怪你们,因为现在嘴皮上扯什么都有点晚了,不是说解决某件社会热点问题太晚了,而是讨论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这件事情已经太晚了,至少在我所预见的十年内,只会哔——————。

但是希望也在呐,五十年后,一百年后,等大家都不再在乎吃不吃得饱肚子,等大家都能自由追随自己的梦想而不是为生计工作奔波,等大家对关键问题出现一个咬住一个,等到大家“脑子”和“大我”同时回归,我相信我深爱的中国,一定是真正强大的。

突然想起鲁迅,我想这时代学医还不错吧,至少还能给自己赚点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