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

我从梅州来,却回不到梅州去。

我喜欢上海,上海可能是我最喜欢的中国城市,我喜欢它的精致与市民,却也同时喜欢着北广两地浓郁却不同的邻里味道。小时候我觉得家乡就是我的整个世界,现在觉得整个世界才是我的家乡,即便如此,也得在日常生活中忍受着冷眼和歧视,蜗居与孤独。中国的城市与城市之间,其实差别很有限,摄入双眼的景色往往都是一片片的房地产以及胡乱笔画的道路设计,但是在这滚滚历史洪流中,北上广以自己独特的历史、文化和地理位置,逐渐显现出了自己的独特之处。还有重庆成都、西安、杭州,以及还在孕育自己文化的南方明珠深圳,都开始蠢蠢欲动,准备迎头赶上。

这些城市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追梦人,也让一批又一批的梦想破碎,而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我,意外地要开始北漂。

为什么北漂会这么早的成为一个专属名词,我觉得跟它指代的群体规模以及他们之间的共鸣程度是息息相关的。我在广州生活过两年,没有听说过“广漂”,因为广州虽然是广府文化之地,但是无论从衣食住行方面都处于大城市里面比较宜居的水平,文化也并不排斥外来人口,活在这里的人可能有活得很痛苦的,但是同时有另一批人活得还行,因此没有形成很大的共鸣;我在上海有好几个土生土长的朋友以及几个在那边打拼的同学,“沪漂”可能近几年慢慢有人开始提出来,但是毕竟上海市发达的市场经济社会,讲究的还是公平,只要你愿意努力,仿佛还是有一套完善的秩序让你飞黄腾达,这可能也是为何上海一直是中国经济重要灯塔的原因,在这里努力的人很多,看得到希望的人也很多。

但是北京不一样,北京可不一定时时跟你讲规则,有时候得讲排场,而外来人偏偏就是毫无依靠的一个群体。作为帝都,北京集中了全国的顶尖资源,并且集中度还在不断升高(从金融行业的京沪对比可管中窥豹),因为资源多机会多,我时常会觉得在这里充满了各种可能性,即使是自己骗自己。而且北方只有北京,不像上海周边还有杭州南京,广州旁边还有深圳珠海,我总是感觉败了就是一败涂地毫无退路。还有很多很多,还有很多是在这个城市奋斗的外来人口几乎一致觉得的东西,而无论他是玩音乐的、上班的、打工的、还是学生什么的。这种共鸣让“北漂”一词直接上升到了文化层面——为了理想而在北京奋斗的外来人口,以及他们生活中的紧张感。

有人羡慕在老家做公务员已经娶妻生子的同学,也有人羡慕在国外香甜空气里过着小资中产生活的朋友,但应该没有人会羡慕北漂。可能只有北漂们看得起自己,也可能是我们太看得起自己了,以为北京的三里屯是自己的,中关村是自己的,国贸是自己的,天安门是自己的,798也是自己的,却不知道自己其实也不曾去看过几次。所以是什么东西让我们留在北京呢?

对我而言,是我不切实际的理想,是那种即使理想崩坏也想亲眼看着它死去的态度。另一方面来说,也是北京能给予我目前最好的机会,让还不想回广东的我,能够在互联网行业找到容身之地。

我记得,当载着我回广州的A380起飞、我遥望洛杉矶那一片璀璨如银河的夜景的时候,我默默留下了眼泪。我想若干年后,我可能也会为离开北京这个城市哭一次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