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群音

最近实在是闲到不能够再闲。随着约定出发的日子一点点临近,我也丢弃了所有规律的学习、阅读、训练等等,投身于肥宅快乐二次元当中。

最近因为《乐队的夏天》很火,我突然想起了十年前、2009年的时候的一个综艺节目叫《百事群音》,同样是乐队竞技节目,但《百事群音》参赛乐队都是无名乐队,加上当时如日中天的“娱乐台”浙江卫视的包装,其实更有促进乐队文化的意义。

节目里面的聚点翻转、甜蜜旅行、滑轮、加减、盖亚,每一个都基础扎实、台风华丽、有自己鲜明的风格。那时候没有练习生组成的乐队,没有乐队里有整容过的帅哥,那时候不会solo的吉他手都会被看不起……

再歪个题,那时候的浙江卫视,朱丹还是国内综艺一姐,华少也没有长胖,他们俩从《男生女生》、《我爱记歌词》开始就火得一塌糊涂。沈涛当时还是个帮他们打酱油的主持人,但是在百事群音里面是作为主MC与朱丹搭档主持,我甚至还记得有个主持人叫左岩。那时候浙江卫视的阵容跟现在综艺一哥湖南卫视比起来也是毫不逊色的呢。

回到《百事群音》(其实歪题歪了那么多我已经不确定我是不是想回忆这个节目了哈哈),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冠军聚点翻转,这是一个严格按照他们的偶像五月天来分工的校园乐队,成员全部来自天津音乐学院。当时节目中演唱过自己得意之作《GPM》与《怎么办才好》,曲风虽然是流行+节奏蓝调,但是每个成员的基本功都很扎实,尤其是吉他手,不仅手很快,而且也很会挑音色。

当时这个节目比赛过程中来了很多当时的大咖来“帮帮唱”,我印象比较深的有kimi乔任梁和王啸坤。我最初认识的乔任梁是一个歌手,虽然后面可能更多人是通过电视剧认识他,但是当时他在节目里那爆炸的舞台表演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相信他现在在天堂也正在开心的组乐队吧。(该死的抑郁症滚开!)

另一个就是王啸坤。他在节目里表演的一首歌后面贯穿了我整个三年的高中生活,这首歌的歌词简单直接到眼里充满了不屑,配乐里的电吉他扫弦跟随着鼓点不断敲打着我内心的海洋。那时候大家都用QQ联络,而在线的时候如果你在听QQ音乐的话,头像旁边会显示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歌曲(我超喜欢这个功能的),那时候每次我和前女友吵架,她就会看到我在单曲循环这首歌曲,以致到了后面她被王啸坤洗脑到再也不吵架了。(嗯对的,再也没有机会吵架了)

象征着这个节目受关注度达到顶点的是什么事情呢?

当然是当时的五月天被请去决赛做评审啦。(当时刚刚出《放肆》这首歌,没想到已经过去了十年。现在《乐队的夏天》能请来五月天你截图我请你吃饭。)

再补充说一句,当时的综艺节目是真的丰富且真实。

哥伦布只要有一颗星光

就胆敢横越大西洋

——《放肆》,五月天

不要拒绝新的

写这篇文章的起因,在于以下一个可能不被世俗认可的观点:

在自我道德约束范围内,不要拒绝新的。

不要拒绝新的很好理解,以音乐为例子,很多中年人听了大半辈子的邓丽君和齐秦,可能顶多在小孩的影响下听了些周杰伦和五月天,但是整个音乐世界实在是太广阔了,而每个人每天都只有24小时,一直听着旧的东西就很容易失去接触新东西的机会,也许你觉得旧东西就是最好的,但或许新的东西更适合你,而你也更喜欢。

为什么要加一个“在自我道德约束范围内”这个状语,是因为肯定有人会像这样抬杠说:结婚之后遇到喜欢的异性,是不是也不要拒绝新的?所以我认为如果你觉得合适,那出轨不出轨你自己可以决定,但如果是觉得这样很不符合你的世界观人生观你也做不出来,那就不是什么事情都不要拒绝新的。在不同假定的情况下策略就会不一样,有时候耐心等待也会是坏事,可能走了很远你发现最适合的已经在很早之前出现过,那种后悔也是很痛苦的。

在可能的范围内,不拒绝新事物有什么好处呢?我自我的感受是见识越来越广带来的豁达和坦荡,容易在人生里“出戏”,到一种见怪不怪的程度。另一方面,接受新事物也能增强好奇心,强迫你不断走出舒适区,直到你已习惯这种一直“在路上”的状态。以上面提到的问题举例,假设你结婚前已经接触过了够多的异性,你更加明白你需要的是什么。或者假设你很喜欢买某一样东西,在大量的收集之后你可能也能够总结出最爱的两三款。我一直觉得人类的注意力有限,不太想相信人类的“喜新厌旧”是本能,如果一个人“花心”,是不是只是他仍然在某一方面仍然有“探索欲”的表现?

那拼命拥抱新事物的坏处就是,人心暂时还“安定不下来”。譬如以下这种“典型”状态:我不知道也不再想知道我是谁我在哪我想做什么,我知道的就是我必须往前走,让我自个儿待着以现有的状态等死的话,我可能很难接受这种情况。我天生有一种担心被时代“抛弃”的焦虑感,我不想在我还没探索的情况下,就片面的觉得东西都是过去的好,即使我本身是一个比较不喜欢扔掉旧东西的人。对旧事物的偏好很容易会让你产生认知偏差,这个纠正过程也特别痛苦且孤独,经常得刻意而为之。

也许随着经历越来越复杂,活得就可以越来越简单,我想说的最好的状态可能就是兼具着猫的好奇心与狗的忠诚吧。(怎么听起来怪怪的2333)

要用像夏天的 微笑

隐藏好心情有 多糟

不做你沉重的 背包

当作相知一场的 回报

——《夏天的微笑》 by S.H.E in 2003

致《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作者

最初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是在这个月初香港那边事情比较多的那周,在微信朋友圈里突然间就有人开始转发。因为转发的人大多数都是我本科的同学和朋友(侧面也反映了这件事情或者说香港的任何事情在广东以外很难激起关注),我就点进去看了一下。里面文章提到的观点用的论据都是他本人经历,我认为泛化给整个社会的价值很低,而且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尤其是涉及到教育的这方面,我觉得你认为的大陆九年义务教育比香港的教育好是很偏颇的,因为教育不仅仅是教你天文地理数学英语这些实用技能,也包括教你很多艺术音乐鉴赏和价值观形成等无形资产。

最近又有几位同学开始转这个文章,我就觉得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一下好了:虽然我对你的观点不完全同意,但是我尊重你写文章发表观点的权利。你看见的是你眼里的香港,但如果我们国内有很多人对此意见趋同,那我反而会有点担心。

其实这整件事情在我眼里可能还是来源于社会矛盾。十几年前开始香港人说大陆人蝗虫的时候我很气愤,没想到十几年后很多香港人心里对中国的感受还是这样:认为中国的经济是骗来的,政治是胡来的,文化上一无是处,我觉得并不是教育出了问题,更可能是香港媒体上面出了问题,而很多人宁可去相信写的东西拍的东西,而不愿意自己跨过江水去自己体验一下祖国大陆。我现在觉得一个国家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是很有必要的,跟个人也很类似,你听成功的人分享经验你总会觉得是一派胡言,所以想照搬别人的成功经验,你往往都很难成功。

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正是香港人心里一些普世的价值观才会让我觉得想反驳那篇文章的观点。不管一部分香港人现在有多么荒谬、多么无知、多么冲动,这个制度会实现自我纠正,因为总有人在发表自己心里的想法。如果他们不能自我成长,仍然抱着现在心里的很多不成熟的想法,那这群人的上限就到了,肯定会有另外一些更成熟的声音出来。

所以你文章里暗喻香港没有救了,我觉得是大错特错的。

香港有救,因为香港是个成年人。

乐队的夏天,是青春的夏天

不好意思,我又要吹一个综艺节目了,这就是爱奇艺最近正在推的乐队竞技节目(其实在乐迷里面都不能说是竞技,就是一块玩儿)——《乐队的夏天》。

在小鲜肉占据C位的当今社会,在各路无才明星垄断资源的近十年,在《和妻子的浪漫旅行》等各类炫富综艺准备抬头的时候,能看见一群人这么用心地做一件这么有意义的一个节目,让我几乎每一期都是眼睛含着眼泪看完的。

首先,这个节目为什么好看,是因为主角够平凡。无论是看起来比较有名气的旅行团还是痛仰,在当今的流量明星面前根本就不值得一提。近年来国内包括综艺在内的大部分文艺作品为什么在豆瓣上抬不起头,就是因为不够接地气,而我们生活中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每天睁眼都要为柴米油盐酱醋茶去考虑的普通人,如果绝大部分的电视节目都不能代表普通人,那他们存在的意义本身就值得怀疑。

其次,这个节目为什么好看,是因为主角足够“不平凡”。我并不是想和第一点矛盾,是因为这代表了事物的两个方面,如今中国搞乐队的环境实在是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没有办法比,所以节目请来的大部分乐队都几乎是如今各类音乐节、LiveHouse、酒吧里面的当红炸子鸡,但是他们平均年龄都是三四十往上了,这既是这个节目值得开心的地方,也是中国乐坛值得悲伤的地方。我非常希望有更多像九连真人、盘尼西林这类的青年乐队站出来。

最后,这个节目之所以好看,是因为节目够真实。从《中国有嘻哈》开始,我开始对爱奇艺的自制综艺刮目相看,因为它的剪辑师非常忠于还原乐手们表达的初衷,不像其他有很多广告植入的综艺一样有很多时间线的错乱——仿佛煞费苦心不想让观众看出来前后两个场景是毫无关联的。如果你问我这要建立在什么基础上,我只能回答你一句:因为这个节目背后一定有着一群热爱乐队文化、热爱原创音乐的小伙伴。

如果你不清楚中国摇滚的起源,我觉得你可以先去翻翻中国八十年代的历史,因为为何现在听到这些一个两个名字我能热泪盈眶,是因为现在的人们没有机会去了解和体会那个充满理想的年代,如果你稍微了解一丢丢,你在这么多年后看见这群老逼在2019年盛夏舞台上仍然毫无保留地呼喊为我们呼喊青春的时候,你心里会想说一句:操,我TM现在每天是在做个毛线。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但愿如此。

我眼中的“AI”是什么

这是一篇不该出现在我中文博客里的文章,因为一般我只会在英文里吐槽一下当今的科技发展,但是因为刚好现在端午假期有时间,且看到一本书里又一次尝试对机器学习、深度学习、人工智能(AI)以及认知学习等等相似概念进行分类,我在想我是不是也可以随手写篇文章,把自己的理解写下来。

首先,我觉得 AI 早已存在,人工智能早已存在。首先存在于人们的愿景,无论是90年代终结者电影里面的终极人工智能天网,还是08年的钢铁侠里面的贾维斯,他们的形态都源自于科学家们的预测,而今天在2019年,科技的发展正在一步一步地接近于那个最终形态,但是也有李开复和 Elon Musk 这些人在警告究极形态的人工智能可能对人类社会带来的危害。我作为一个略懂这个行业的人,我非常同意那种“终极人工智能”的样子,那确实会是这门技术的究极目标,而且我也同意大神们对这种形态的担忧,因为很明显的事情是——机器是没有任何感情的,所以人类如果要与机器去斗争,必是死伤惨重。

其次是 AI 早已存在于各类游戏之中。如果是一个喜欢玩游戏的人,你可能早已经在和朋友讨论攻略的时候经常提到某个某个关卡boss好难打,或者某游戏的电脑好厉害我打不过,无论是进入中国最早的一批游戏——暴力摩托、红色警戒、星际争霸,还是现在炙手可热的一些 IP —— Dota2,League of Legends,Overwatch,我们最开始接触游戏的时候都是打电脑的,而最初的时候这些 AI 都只是一些规则化的程序,只要一点时间,几乎每个热爱那款游戏的玩家,都可以轻松地吊打电脑。

那为什么当时我们说的这些电脑 AI,我们现在看不上了,而反而去定义一些自动驾驶、图像识别、机器翻译等技术为 AI 呢?我觉得很大程度上这变化是基于人们的期望的。在一款游戏发行的时候,我们就知道里面会有电脑,而且也知道这些电脑就是一些套路,你可以打败他,我们现在对游戏里面的 AI 的期望就是如此。另一方面来说,可能在早期的时候,OCR(optical character recognition)都可以被称之为 AI,因为它让机器做到了当时人类无法想象机器能做到的事情,但是现在几乎没有人把 OCR 称为 AI,因为它就是识别文字,很多 OCR 程序还只能识别数字,这已经慢慢变成了人们的正常期望,所以好像只有你随手拍一个上下颠倒的菜单照片,电脑帮你把菜单生成文本放到你网店里——也就是美团点评做到的技术,你才会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它足够难,足够让你觉得只有人类才能做到这么复杂的规则,而机器不可能考虑得那么准确且全面。

总结一下,我觉得对于普通人来说,能够完成超乎想象地、足够难的一些任务的机器人,就是 AI。尽管对于业者来说并没有那么高深,只要是能够帮助完成人类工作的机器,就可以是 AI,所以最开始我们在游戏业者里面就经常听他们提到电脑的 AI 水平。其实这可能也跟媒体的宣传有关系,因为媒体喜欢炒作热点,喜欢带动普通人不甚了解的东西,这样才有流量,他们才有钱赚。

那之前说的终结者里面的天网呢,这类型的 AI 又怎么去定义?我们能拥有像 Jarvis 一样的 AI 管家吗?答案是完全有可能的,但这类究级人工智能离它的出现估计还有至少50年的距离,离飞入平常百姓家可能还需要上百年(而且没有战争的话这类技术的发展脚步肯定会很慢)。我的想法是这样子的,因为这类能够自己变强的人工智能,主要受制于强化学习(Reinforcement Learning)这个领域的发展,无论是最开始打败李世石的 AlphaGO,还是后来打败人类 Dota2 玩家的 OpenAI,目前所有的突破都还局限于某个具体能被规则定义的领域上,这也是强化学习自身的弱点——也就是要我能自我提高没问题,但是你得告诉我规则,告诉我游戏的边界,我才能自己跟自己玩。但是我们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聊天是没有任何边界的,而且目前非结构数据的处理并没有达到能把我们所有的日常数据变成机器能消耗的形式,换句话说,就是如果要造出天网这样的法拉利,现在的算法基础、数据处理形式、计算成本都远远不够。

但是科技发展日新月异,谁能知道过几年这些问题就被解决,然后就有“邪恶博士”带领一个团队去地下完成这些工作呢?所以 Elon Musk 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因为这种究级形态、能够自己按照自己喜欢的领域去自我学习的机器人,只要一出现,基本上是全方位地压制人类,因为人类的优点真的屈指可数。像X战警里面可以随意改头换面的人,如果这种易装材料出现,电脑用起来真的是毫不费力。

在未来的十年,会有越来越多的 AI 出现,而这些 AI 可能一开始人们会叫 AI,然后过几年就习以为常被忽略了,但我还是认为能代替人工作的就是 AI,只是能成为 Wow Factor 的,才会被媒体称之为 AI。我随便想了几个很可能会被替代的工作,比如普通饭店的厨师、观光景点的导游、证件照摄影、各类安检人员。所以我作为人类,还是得多去和别人沟通啊,因为能自由自在并带有感情地跟别人描述自己的想法,才是我们人类几百万年来闪闪发光的地方。

純真

純真,可以是在《盛夏光年》里最赤熱的夏天裏發生的最熱烈的故事,有時候你也分不清楚其中是友情還是愛情,而你喜歡的是異性還是同性。

它也可以是,在《藍色大門》里張士豪和孟克柔之間朋友之上戀人未滿的羞澀與曖昧,而這種故事在青春的風中總是留有淡淡的香。

純真甚至可以是,《念念》裏面育美和男友阿翔在快節奏的都市生活中,不時和自己的過去與陰影鬥爭與掙扎的文藝,觀者無情,但活者有意。就像在《調音師》裏面的那句疑似被翻譯誤解的台詞。

“What is life? It depends on the liver.”

“什麽是人生?這取決於過這一生的人。”(Youku上面翻譯成了肝臟…)

其實上面的共通點,可能就是不管是這個故事來自什麼地方,我們都想去學會欣賞愛情,而愛情有千百種,但在追求幸福的過程中,我們自然流露出來的希望除你之外的生靈的好奇與愛惜,是我理解的純真。我們常說小孩子才純真,我們小的時候對什麼都不清楚,但是卻又想去了解它,同時不希望在這個追逐的過程中傷害了什麽人。

在五月天的老大哥李宗盛眼裏,純真又是怎麽樣的呢?

抑或是《愛的代價》裏面的“走吧 走吧 人重要學著自己長大”?

還是《晚婚》裏面的“我從來不想獨身 卻有預感晚婚”?

也許宗盛大哥仍然是一個非常純真的小孩子,即使他已經滿頭白發。

而五月天一個團體對我而言的純真是什麼?

我想等陳信宏結婚之後再思考這個問題吧。

“若用愛和它相處 有沒有出路” —— 《念念》 劉若英

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缅怀

也不知道什么契机,我下午去搜索了一下黄家驹去世后的香港新闻视频,然后情感便一发不可收拾了。家驹去世的时候,我刚刚出生不久,但即使到了今天,他与Beyond的音乐仍然在影响着华语乐坛,他的才华和他的音乐追求,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褪色。在纪录片家驹棺木入土的那一瞬间,BGM里想起的《谁伴我闯荡》让我变成泪人——“前面是哪方,谁伴我闯荡”,家驹你在天上请相信,即使20多年过去了,仍然有千千万万的歌迷陪在你身边。

同在1993年去世的还有陈百强。不听粤语歌的人可能对陈百强不太熟悉,他的知名度放在今天也确实没有黄家驹这么高,但他的歌声与音乐才华也是非常突出的。我记得小的时候,当《一生何求》的旋律从收音机里传出来的时候,我发了疯似去翻磁带里面的歌词,直至今天,歌词里的那句“没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也常常提醒我珍惜当下。

其实这个时候,视频推荐算法并没有猜到我想要什么,视频网站“推荐”一栏里仍然在推荐给我90年代的一些香港乐坛新闻,但其实我脑海里已经飞到了2003年。

2003年4月1日,“哥哥”张国荣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其实在他去世消息传出来的时候,我并没有那么大触动,虽然我很喜欢哥哥拍的电影作品,但我很少听他的歌。随着TVB、翡翠台和凤凰台的轮番报道,我才渐渐意识到哥哥在香港娱乐圈的地位有多么大——那时候对于他葬礼的报道规格,可能超过了2001年911的覆盖度。过了若干年我在《80后》这部可能并不是被人熟知的电影里听到《风再起时》旋律的时候,我怅然若失。

同在2003年,刚刚送别完哥哥的大姐梅艳芳,也在年底离开了我们。不仅仅对于她的闺密和朋友们,梅艳芳对于影迷歌迷来说,也是大姐大的存在——她时而可以像小女人一样抚媚,也可以像男性一样安全感特别强,听到病魔带走她的消息,我也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时候,香港正是闹非典SARS最凶的时候,但仍然不能阻挡大姐灵车开出殡仪馆的时候,万人空巷的场面。

我接着又想起了“肥姐”沈殿霞,她在2008年同样被病魔带走。她是朋友之间的开心果,也是观众们的开心果,无论是她主持的综艺节目也好,还是她拍的那些电影电视剧(当时我常常把她误认为是《皆大欢喜》里面的薛家燕),都给跨了几个十年的观众很多美好的回忆,她的去世也是上一个我印象中我观看了翡翠台直播的一次,在那之后可能因为上高中、读大学了,看电视的时间逐渐减少了。

这时候网站里面的视频推荐算法可能get到了我想看什么,给我推荐了粤语版多啦A梦给机器猫配音的演员林保全于2015年去世的新闻视频。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好像优秀的娱乐圈工作者又少了一个。我没有点开,因为我怕再看下去,我一天都要自闭了。

最近许志安出轨被喷渣男,我却开始理解为什么郑秀文第一次发声是选择原谅,因为人与人之间建立感情真的很不容易,共同走过一段路更是值得珍惜,想要建一座罗马城可能要花30年,但烧毁罗马城只需要1天,正如最近被一把莫名其妙的火烧掉的、耗时几百年建造的巴黎圣母院。

恨的力量是强大的,爱的力量同样强大,但怨恨、生气、埋怨很具有爆发性,而感恩、热爱、宽容很需要积淀。最近上海有个17岁的少年因为在卢浦大桥上和母亲吵架,打开车门头都不回地跳了下去,留下懊悔的母亲捶地痛哭。我当时就联想起2017年初的时候我那“极度黑暗”的状态,我很庆幸我走过来了,不然就算我当时死了其实也没人送我的,而我的爱还存得满满不知道用在什么地方,因为我当时总是以为爱一定要有接收方。

今天下午之后,我更应该懂得,既然活在这个世上,就用力地爱吧,因为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不起眼的瞬间、每一个你之前觉得无所谓的人事物,都应该被爱。

因为我们,为爱而生。

Terrace House给了我当头一棒

最近因为准备离职的缘故比较有空闲,因此有些之前可写可不写的事情我都想先总结一下,以后回过头看的时候,能够在感情方面时刻警醒自己。

为了避免再次被某人说我有哪怕只是一点点消极,我决定在这篇文章里尽可能地输出我内心满满的正能量(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世界上有人觉得白羊座会消极,明明内心里面都是熊熊燃烧的烈火,火象星座代表之一,是我太闷骚了给了人错觉吗?)

继续走一波题,我的星座是白羊座,上升星座是射手座,总结了一下我查的几个星盘的信息来看,我的特点如下:

  • 非常开朗友善,直率与真诚
  • 说话太直,容易伤人,但并没有恶意(缺点)
  • 精力旺盛,热爱自由
  • 有时候会显得急躁而不够冷静

而月亮星座是处女座又带给我以下特点

  • 优秀的执行者,责任心超强,会考虑所有的细节。(我的责任心有时候真的让我自己都受不了)
  • 喜欢忙忙碌碌的生活。(一刻都闲不下来,kill time对我来说是很难实现的事情)
  • 很爱整洁,希望身边的事情都井井有条。(我以前一直以为我住酒店的时候喜欢用完的东西整理回去是有病,现在看来我是患了处女座OCD综合症,我觉得我的洁癖随着年龄增长有上升趋势)

好了,然后以我的性格为背景,我想开始说说为什么 Terrace House: Opening New Doors 给了我当头一棒。首先如果不知道 Terrace House 是什么综艺节目的,请自行谷歌。按照节目原话就是:

『テラスハウス』は見ず知らずの男女6人が共同生活する様子をただただ記録したものです。用意したのは素敵なお家と素敵なクルマだけ。台本はいっさいございません

可以把 Terrace House 理解为一个恋爱真人秀节目,然后说没有台本是肯定扯淡的,只是即使有台本,也可以从中观察出一些原始的反应,能从中学习到一些日本青年最おしゃれ的为人处世方式,是我看这个节目的最初目的。

然后我就深深陷进去了——“我中了节目组的圈套!”(真香警告)

后面断断续续看了几年,到了2018年的 Opening New Doors 篇,地址选在了軽井沢,Netflix Japan 的拍摄功力实在了得,成功向我安利了这个地方,等我再老一点去日本玩的时候,我一定会去这个地方滑滑雪。(为什么要老一点,是因为现在觉得一个人去怪可怜的,我喜欢一个人去荒郊野岭探险,但不喜欢一个人去进行文化探索,尤其是对于日本这个我还稍微有丁点了解的地方,但是再过一段时间我的沉淀更多之后,我就可以放心自己独自去日本了)

軽井沢篇的初始6人组其实是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搭配,因为这个节目是拍了之后一两周后就会 on air,因此是里面那些主人公也可以在电视上看见自己的样子,而观众又可以在电视上看见他们看自己的样子2333,好了不扯了,为了让读者能够更好理解我的内心波动,我决定用时间线顺序来写:

  • 18-5-19前后:我开始追这个Opening New Doors篇,最开始6人组里面的小室安未真的是太卡哇伊了,本人对卡哇伊女性毫无抵抗力,虽然她性格一般般,但是整体来看她就是闪闪发亮的存在。虽然6人组当中新井雄大是个二逼青年,但是”寮長”中村貴之作为老大哥成功镇住了男性的场子。这时候至恩和つば冴之间的偶像剧剧情以及Ami酱的颜是支撑我看下去的动力。
  • 过了几周:安未酱因为觉得这些男生老的老、傻的傻,选择了卒業,进来了一个叫翔平的jpop音乐人和节目的三朝元老島袋聖南,翔平一开始想追安未但是安未很快走人了,然后他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聖南的身上,其实我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个聖南,不是因为她来了三次,而是我觉得她让我想起来我的前女友,感觉是一个比较拜金的人,她的到来也为后来给我的当头一棒埋下了伏笔。至少在这个时候,她对于翔平的追求还是很有礼貌的。
  • 接下来偶像剧男主和女主——つば冴和至恩一起选择毕业,我顿时找不到支撑我看这部剧的动力了,因此从18年下半年开始我就没再追这一剧集
  • 2019-4-5前后,因为刚好上天选择让我过完生日就生病,在躺床发呆的时候刚好滑到 Netflix US 也引进了这軽井沢篇,我觉得既然有英文字幕不要我动脑子去查单词语法,好像很适合生病的我(后面发现英文字幕简直不能用,翻译得太离奇)。这时候的故事剧情主要是翔平和聖南的狗血剧情了,翔平感觉是一个很有才华的音乐人,他选择了追求拜金女聖南是他在节目里面的不幸。在翔平准备告白之际,来了三个人ノア、優衣、まゆ。ノア是个富二代,人长得帅还多金基本上是男神级别的人物,当他出场的时候我就已经猜想聖南肯定会想方设法去靠近他,即使他们年龄相差11岁。
  • 一开始ノア看上去是在追求優衣,实际上很快就演变成是優衣在追求他,而这也造成了優衣和まゆ之间的矛盾,直接导致了“宫斗”发生,这时候聖南坐收渔翁之利,等堂而皇之拒绝掉翔平精心设计的告白之后,立马就和ノア去上床了…此时此刻我是差点笑到吐血哈哈哈哈。

最近这一篇已经更新到ゲスの極み乙女的贝斯手“休息課長”在追求一个模特risako,胖胖的masao根本不可能追得上一个model,虽然他又有才华又会做饭还细心且有责任心,但是人长得不够帅是硬伤啊,大兄弟你没看见翔平的遭遇吗,追一个不可能的女生受伤的都是男生。

我总结出来的男女相处之间的几个规律,不知道以后会不会遇到让我推翻的事情,但是现在先写在这里,以后我养狗了我可以教它不要乱发情:

  • “如果你年轻五岁就好了”、“如果我跟你在一个地方就好了”、“如果你瘦点就好了”等等,虽然我没有妹妹也没有姐姐,但我觉得这些都只是拒绝的理由,为了不让男生那么伤心,并不是说你做到之后就有戏了。
  • 可以看下双方般配不般配,一方面是精神、思想上的般配,也就是三观合不合,另一方面也是纯外在的阶级、收入、外型上面的般配,如果不是两边都完美契合的话,最好就不要不撞南墙心不死,试探一下对方的意愿,如果没有明显反馈的话,痛下决心做个朋友吧。
  • 告白绝对是凯旋的号角,而不是死亡的冲锋。当一件事情需要进行到你明确表明你的态度的时候,多半是对方对你没什么意思,而踏出这一步很有可能让人既做不成情侣、也很难做朋友呀。
  • 聊天的时候双方找话题很轻松是一个很好的信号,而对方开始质疑你不够上进的时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暧昧阶段是最美好的。单相思是最浪漫的,也许人生都要有几次不顾成败放手一搏的表白,但除非你想做樱木花道,不然非常不建议一直用这个策略。毕竟正常人看到一直贴过来的单身狗都会心有余虑,但假设你有进有退反而有可能激起对方好奇心。
  • 还是得要会做饭啊,单身的话可以多一个爱好,有妹子的话还能温暖她的胃,真的是一件非常实际也非常浪漫的事情。

文章写到这里感觉已经有点逻辑混乱了,可能因为有点发烧的缘故,整个人都不是特别清醒,但我绝对不是在肆意告诉世界不要主动去追别人,而是不要“轻易地”亮出所有的底牌。在中国的话根据理论只有5000万男性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大家不在里面的概率都还是挺大的好伐。

(这篇文章真的是一堆乱七八糟的观点)

嘘,这是今天最重要的一件事

传说生日愿望如果说出来的话,就不会实现了。

所以在北京漫天黄沙的傍晚,我偷偷爬上了我的秘密博客,跟你,对,就是不管有意还是无意看着这篇文章的你,第一次还是常常在我内心世界游走的你,此时此刻可能出现在地球各个角落的你,我世界里唯一的你,说一声:

“没什么好看的啦,早点睡觉好不好”

这个跟你现在以及未来幸福相关的愿望,我一定要让它实现。

だから、何でもないや。私が絶対君を守ります。

私に優しくしてくれて、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Finally, Happy Birthday To Me.

灯塔

(photo taken in 淡水碼頭, 台北 in 2015)

我们都是 漂在海上的船

心里都装着梦想

努力对抗着平凡

 

海鸥偶尔 在天空悠扬

海豚常常 偷偷陪伴

海星总是 眯着眼睛 在深海里眺望

 

但海浪也 不断冲刷着未来

藏宝图也不总是 指往真的方向

来来去去的船员们 也让我们怀疑过

海海人生 人生海海

 

风暴来袭的时候

我们手紧握着船舵

准备迎接迷茫和失败

心里却默念着 黑暗过去 苦尽就会甘来

 

曾以为 这是一场浪漫的逃亡

现在却常常 希望能在夜里看见远处的光

残酷的神 不能支配我们

因为这是我们的船 我们的海 我们的理想

 

如果谁找到了宝藏

如果谁先靠了岸

请记得点亮灯塔

提醒对方要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