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行器的执行周期,刚好是五年

有时候音乐就是这么奇怪,有些歌在收藏夹里待了很久就从来没听过,而这些歌里的几首反而在无声无息的场合下却已经被听了很多次,只是我从来没有意识到。

郭顶的《水星记》,在2016年的时候就有朋友推荐给我,我一直都知道郭顶也一直都知道《水星记》,但莫名其妙地我就是从来没有听过这首歌,但是六年之后却突然在一个微博热搜里面听到了,爱上了,沉溺了。

那个微博热搜讲的是一位高中男生暗恋了一位女生整整3年,但因为她太过耀眼,所以他从来都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直到毕业各分东西,他累计三年写下的暗恋日记却得到了网友的共鸣。而郭顶的《水星记》,就是贯穿他三年心情的那首歌,而也因为那个微博热搜把他的经历做成了视频,背景音乐放上了《水星记》,所以伴随着他的故事,我进入了郭顶这首歌的音乐故事。

其实这首歌我觉得珍贵的点是,太多单恋的歌会写得很卑微,就像泥土里的尘埃想降落在玫瑰花瓣,虽然《水星记》仍然有这些影子,但却唱得更加的“独立”,更多的是我喜欢你只跟你有关系,即使你已经有伴侣我也不会因此低声下气,还可以隐藏自己的爱恋把纠结留给自己。在这首歌里,我听到有太多的条件不匹配,太多的不合适,你就像太阳,而我只是围着你公转的一颗小行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轨道离你最近的时刻,静静地欣赏你。

就比如你喜欢的人要求身高180,你却只有普通的170一样,与其寄望于感动天感动天地感动别人更改要求,最后感动自己到痛哭流涕不知所以,不如好好地欣赏和鼓励别人追寻幸福,因为爱和喜欢本来就可以这么纯粹,只是不巧这个冷冰冰的时代,狠心往它上面铺了一层纱。

我也愿意相信,爱会慢慢变得更加纯粹,即使我对自己的处境以及广大平凡男同胞的处境非常担忧,但是牺牲了这一代人,如果可以换来下一代人对幸福的重新定义,让他们变得纯粹和简单,让一切感情回到从心动的感觉出发,那其实我也会认清人生里面的某一些和命运的比赛,我其实完全没有胜算,除非这个比赛的胜负定义反转。

但至少在那发生之前,在意识到之后,在现实中,在梦里,我会继续向前,继续浪费时间,继续努力。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

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

也等着和你相遇

环游的行星 怎么可以

拥有你

——郭顶 《水星记》

2022,欢迎光临

现在是2021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的晚上11点,我坐在窗前打开了笔电,准备完成今年自己最后的一点仪式感。


其实2021年,我也就只是换了个工作、搬了次家而已,没有做什么惊心动地的事,但却有做很多还蛮酷的小事,你如果问今年的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可能我没有做到完美的好人,也不是坏人,我只是一个想过好每一天的平凡人。

其中一件令我比较骄傲的事情是,我又一次做到了零社交网络,但是跟几年前的那一次不一样,几年前是处于人生低潮的荒漠,非常口渴但没有人送冰可乐,但现在像是就算现在仍然处于在当时的荒漠,我也已经学会自己挖地下水,甚至想把荒漠改造成绿洲的状态。我觉得如果人会变种的话,现在的我是近十年最夸张的一个品种了,应该也有一些老朋友会觉得我现在很多说辞蛮不可理喻的。

我才意识到也许所谓的独立,其实应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生活自理上面的独立,但之前被我忽视太久的,是心理和情绪上的独立,而不幸的是我小时候的教育对后者的关注太少。

但我顽固的缺点还是有很多,所以有时候也会对自己的个性感到困惑——有一些方面像个小孩过于天真浪漫,另一些方面却像个老人家一样看得透彻,但是取得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之后,我终于发现说不定这才是生活。

12月是今年最充实的一个月,2021年也许是最近五年最充实的一年,我会把这些记忆藏在心里尚未崩坏的某一个角落,当未来某一天,有对的人、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问起的时候,我再慢慢说,反正我没的是时间,有的也是时间。

勇敢的人很了不起,更了不起的是在了解这个残酷的世界或者已经知道很多时候结果可能不尽如人意之后,还能选择去勇敢生活的人,这不流行,但很摇滚,也很嘻哈,还非常Are&Be。最重要的是要慢慢学会享受所有的过程,以及好好欣赏路上的风景。

新年快乐,我爱你们,2022见!

一篇悼文

如果生命可以用颜色比喻,那一定是白色的,因为每个人都会用自己的轨迹画上自己喜欢的色彩,但如果碰到了一段不喜欢画画的人生,日久失修的画布可能逐渐就变成了暗淡的灰色。

我抬头看,那些岁月留下的痕迹,那些每一次的希望带来的失望。如果会在头顶的天空上面点亮一颗星星的话,我的夜空会是繁星璀璨。

爱有初衷,但爱不一定能到此为止。我喜欢在回忆里遨游的、或者想象的,都是我希望它可以成为的样子,但一定不是它实际的样子。对于久久无法释怀这样的故事,我在中学的时候听人提起过,却没想到十年之后还是会听人提起。

爱情它产生的各种故事,真是穿越历史长河始终如一的东西。把主角换一个人,一点都不违和,就像你听到一些一百年前的情歌,你仍然能感受到当中的情绪。每个人都活在当下的围城里,比拼的只是谁进入过更多的围城,最后变成你觉得哪一座围城是你最喜欢的谈资。

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只是一种安慰剂,即使在那个时刻我知道我在努力地珍惜,但在时光面前,我没有办法证明我已经做到了当时最好的自己。在爱情沙洲,每个人走的每一步都觉得自己握紧了双手,但攥紧的拳头也握不住所有的沙。

这是一篇突然想写给我自己的爱情悼文,我想我其实偶尔也有点想念我丢掉已经很久的爱人之间的分享欲,我想念意气用事的自己,我想念我以前常常说的冷笑话,我想念那个感情充沛的我,那个单纯相信的我,那个奋不顾身的我。

爱过、恨过、释怀过的人生其实很完整。

至少每个人,都有一个刻在心底的名字。

小时候想做但没怎么做成的事

最近常常会想起一些学生时代的事,比如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朋友说好像马东很久都没有出现了,我说没有啊最近他才加入一个一个喜剧节目,但我确实也惊讶原来第一届《奇葩说》已经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在它很红的时候我都没有想看,直到现在这种节目已经接近绝迹,我才想起六七年前的国内综艺有多么热闹。

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而后代们也根本不会知道有些东西曾经存在过。昨天晚上听到国内朋友和一个台湾朋友之间对此进行的(友好)争吵,但是我深深地明白有些东西你没有拥有过,你根本不知道它的珍贵之处。刚好吃完饭还一起看了《摩加迪沙》,他们看完电影后又接着这个议题(友好)争吵了很久。

但是那个时候我已经神游了,我想起了一些东西。

我记得很小的时候,我超级喜欢看书,但是我看的书从来都不是《红楼梦》或者《三国演义》或者名人传记之类的”大作“,我喜欢的书是某一个兴趣领域内的所有著作,嗯真的,所有。还记得三年级的时候去逛新华书店,每一次去我都能买一本关于学吉他的书回来,我热爱起一件事情的时候真的有点不讲道理,现在我也很莫名其妙当时我的爸妈是怎么允许我花钱买书的。

买游戏机,不行。买书,可以。所以我后面买书的钱不知道花了多少,我高考后我爸妈也跟着扔了很多教辅书。

我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很喜欢跟着家人一起看《今日说法》、《中国西部重案实录》、《神探李昌钰》等讨论当今社会案件的纪录片,我尤其喜欢里面侦探推理的部分。我在那个时候还疯狂迷恋一个叫《冒险小虎队》的小说系列,里面有很多自己动手和思考的部分,比如解密卡,让我爱不释手。当时我还很喜欢做DIY,做过钱包、做过工具盒,哦对,贝爷的《Man vs Wild》当时只要电视上看到我就一定会让家人不要转台。

我超级喜欢侦探和冒险类的故事,虽然说没有到喜欢血腥的什么东西,但是我完全接受侦探在破案过程中要经受的一些”视觉冲击“,因为后面动脑推理演绎的快感,可以让我忘记前面的”痛苦“。

所以我又想起来当时读大学的时候很火的一部英剧《神探夏洛克》,我记得当时好多女生都喜欢看里面的卷福,但是我喜欢的却是里面的推理和冒险部分。说起来当时还因为喜欢侦探故事而去研究了记忆宫殿记忆法,当时在大一结束全校学生军训间隙,还给室友现场表演过仅需57秒我就可以记忆一副打乱的扑克牌的顺序和牌面,没想到那就是我的巅峰了,后面渐渐地因为逐渐脱离象牙塔,受到越来越多的打击,慢慢地就开始荒废了之前的很多爱好。

我到现在都还讨厌我高中班主任说的一些话,我记得当时高二上高三的时候我成绩也就一般般,班里面也就是5-10名之间徘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高中班主任就觉得我有什么潜力,那个暑假特意来我家家访,把我的mp3、吉他、闲书、相机等等全部装箱子里搬到他家里保管了,并且撂下一句我到今天都还记得的话:弹吉他弹钢琴有屁用,给我好好学习。

当年暑假还发生了另一件事就是我们高中开始分“尖子班”,从全校文科班18个班里面会抽60个人进到一个班里面整个高三进行实验性专门教学,我碰巧赶在年级大概55-60名之间末尾进去了(我当时高中那个班当时真的很强,进去了七八个人,写到这里我想起今天10.24还是当时班里第一名那个女班长的生日,但是她都已经结婚了,我还是默默祝她生日快乐吧,少打扰别人是我现在生活的宗旨,因为我自己一个人一点都不无聊)。

然后在高三开学的第一天,每个班里面都似乎哭的“梨花带雨”——因为每个班的几乎成绩好的都是班长、副班长、团支书、学习委员等影响力很大的人,最开心的就是坐在教室末尾那些不想上学的人,这群人也是我整个学生时代最喜欢的人哈哈。一大早八点钟早自习就看到每个班门口都站满了人,送这些“大佬们”去新的在最角落里面的教室。

我当时也是其中的一员,但是我今天想起来当时我做了一件似乎很“猛”的事情,我走路到一半的时候在中庭遇到了我另一个朋友,他跟我生日只差五天都是白羊座都一样非常重情重义,我问他想不想去所谓的尖子班,他说他不想,我说那要不我们不去了(当时我的出发点是我进去都是末尾的,而且当时女朋友也在提高班这样真的会被老师们发现,我当时没想到他是年级前五名,好像不太好跟我一样说不去就不去),他笑了笑说:“只要你敢不去,那我就跟着你不去”

结果我们就真的最后回头走向了各自的教室,我的高中班主任当时正在和班里面同学打气说走了班里面最好的一些人没关系,我们重新加油之类的话,大家看到我回来的时候惊讶了两三秒,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班主任也很快意识到,问了我一句:不去了?

不去了。

然后后面发生的事情相信我的班主任也还记得,我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反正就是突然间越来越明白出题者的意图,最后虽然高考成绩没有干翻所有的尖子班同学,但至少把我们班出去尖子班的、之前排在我前面的人都干翻了。

现在想起来真的是一个很酷的决定,这种事情就是我小时候想做但现在逐渐没有做成的事,现在我做决定也越来越保守,当然我明白原因在于我并没有外在情感因素影响着我,当时做这种被校长开会的时候点名批评的事情,是我回头的时候我能看到一班几十个人的友情,我真的愿意我高考全部考砸,为我做的决定后果负责,也不想我的同学觉得我是一个不值得交的朋友。

所以后面喜欢看《神探夏洛克》,除了看推理之外,我更是极其喜欢看卷福和华生一起出生入死的冒险,就像贝爷他自己的“荒野求生”,他背后也是有着一群出生入死的伙伴。

如果小时候我爸没有吓我国内想做侦探的话就只能做刑警,如果高中的时候我的班主任没有收走我的吉他和相机,我今天说不定在做着完全不一样的事情,可能也生活得很辛苦,但我相信同时也会充满冲击和乐趣。

我说我想念一段时光、一座城市、一段旅行的时候,我从来都是想念当时陪我一起疯一起哭一起笑的人。

却也是那些,慢慢失去联系的人。

熬游

每当我跟别人说我高中是文科生的时候,他们总要惊讶一声,其实在我眼里他们这种惊讶,实质上都是有色眼镜,而我从来都不喜欢跟心有偏见的人打交道。

到底是谁说的文科生就不能讲逻辑了……而且如果他们认真静下心听听,会发现我其实并没有什么逻辑,像极了文科生,但幸好那些人反正也不可能知道我还写博客,我连朋友圈都不看,社交网络里没有野生的我。

本来想着这个年纪世界应该可以让我遨游,却发现现在已经变成了熬夜的熬,其实我想到最有趣的一点就是我竟然变成了小时候听说过的那种很远的亲戚,只知道一直在国外几年也不回一次,但是那些小时候的远房亲戚他们也许真的是不想,而我回不去更多是看不惯这种朝令夕改的隔离制度。

这就涉及到我性格上面的缺点,我最近听说还有公司组织管理层互相揭发每个人的缺点,花上十几个小时表面上互相建议实际上是在互相攻击,如果是我被拉进这种会的话我估计我半小时就离席了,也不会给谁面子,因为我清楚地知道我性格上的缺点就是:

固执、性子急、吃软不吃硬、叛逆不羁、崇尚自由、极其喜欢冒险、说话从来学不会拐弯抹角、不懂撒谎、有一段时间内经常自以为是、怕麻烦、共情力太强、太喜欢换位思考而忘了自己、真社恐、假宅男、轻微强迫症、喜怒哀乐全在脸上、小孩子气、喜欢做白日梦、钢铁直男、太善良太容易相信别人、不懂怎么拒绝、容易害羞、熟人陌生人面前两个样、有时候很自私但生气后很快就懊悔、好奇心太强、闷但不一定骚、想得太多思维很复杂所以别人容易错判我的行为、太自律导致生活太规律、太重感情、偶尔很敏感也很悲观、只要某个场景配上了某首喜欢的歌我就可能后来一直记得住的神奇也令我困扰的记忆力等等等等……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直接跟自己提上面那些东西了,因为经过这么多年我已经接受了自己之所以为自己的设定和性格缺陷,同样我也非常讨厌跟别人去提别人身上的缺点,都活了大半辈子了,如果互相受不了那就用脚投票run away就好了,受得了的都不是什么真正的缺点。

爸爸跟我说不要担心家里,说至少今年我换了新工作也准备要搬家,我这边顺利就好。但是我私底下很想要去拜拜我的爷爷奶奶,我现在很少想一个人,但我却会放肆地说我想奶奶,我还是会想吃你做的早餐,想想我都快30岁了还没有吃够,对不起奶奶,我好像还没有长大,我好想你。

最近在看一些ABC的传记,我发现几乎没有任何人是一个人单枪匹马移民的,除了政治难民这个群体,所以越来越觉得我自己在外面这样下去似乎越来越找不到存在的意义,如果游没有方,是不我是一开始就不该想着远游。但是我是真的不想过NPC的生活,但我也不想做主角,我兴许只是想做一名真正的游戏玩家。

有时候也在想,如果平行时空里的另一个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那个小山城,他现在是不是会开心一点。

至少他的家人会开心一点吧。

拥抱那一秒钟

每个人都有过那一秒钟。

当你突然觉得你想拥有无数个这样的一秒钟的、那一秒钟。

无论是,当你来来去去,走走停停,不知道要往什么方向走的时候。

还是说,当你明明白白,小心翼翼,努力过好当前平凡生活的时候。

似乎总是有人,能够在你刚好恍惚的一刹那,送给你一副美好易碎的水晶。你也不会希望你拥有这份透明,因为总有各种事情束缚着你,但心里却暗自赞美这小小的一瞬。

如果生活有无数这样的一秒钟,即使是稍微想想,嘴角都会不自觉的扬起。这是每个人眼中最好的生活,如果我想象,我自己过上这样的生活,我是不是就不再有烦恼,因为身边总有人会帮我吃掉讨厌的烦恼。

但另一个自己,从来也不甘幕后,除了反复地提醒自己那样的生活不存在,也会反复地提醒那样的生活轮不到自己。因为美丽都易碎,所以要不要干脆不要再拥有,或者就像珍宝之于博物馆,我隔着玻璃,做一个看客也不错。

但每次在你想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之前,下一秒钟就发生了,然后你再一次进入上面的所有循环,似乎像,其实自己从来都没有想清楚过什么东西。

也许根本就没有确定与不确定,就像有时候慢慢来,反而比较快。

所以我不去抱怨,不去自我怜悯,因为我每时每刻,都在努力过那一秒钟,有时你觉得不是你的一秒钟,可能是别人的一秒钟,或者也许你也只是在等,游离在你灵魂之外的、另一个能跟你共振的那一秒钟。

不忘家乡

大概是半年之前偶尔在网上看到了有一部描述在史上最著名船难泰坦尼克上面的中国幸存者的故事,我就一直把这部纪录片加入了待看清单,在看之前,作为喜好灾难科幻片的我还期待着电脑特效,但是看完之后,我却被朴实无华的民间调查带入了一个个感人的故事。

这个故事,属于第一代华人移民。他们大多数来自广东福建沿海各地,他们很多人出海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家人,也有很多人从此颠沛流离失去联络,也有人执着地给家里写信寄钱整整八十年,他们都做着最低级的工作,没有当地的身份,但却有着最美好的向往和理想。

这部纪录片结尾的时候,调查人去到了广东台山,那里是中国最有名的侨乡之一,而在泰坦尼克上的六个中国幸存者里面,有三个人都来自台山。当航拍的镜头渐入,台山的绿水青山映入眼帘的时候,我想起了我的家乡,尤其是当当地的人员带调查人走到当年他们“下南洋”的入海口的时候,我惊觉原来不同地区之间的故事是有多么的相似,我也记得我奶奶带我去一个河边码头的时候,跟我提到她的爸爸当年就是从这里去的毛里求斯,之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只有寥寥家信几封,后面她爸爸娶了新的老婆,也逐渐断了联系。

直到五六十年后,我奶奶同父异母的弟弟寻根到梅州,我奶奶才从他们口中慢慢重新认识到了她的父亲。我觉得这样的匪夷所思的、对自己家乡的强烈连结,应该是第一代移民特有的——那个年代美国有排华法案、加拿大有排华法案、英国也不平等对待了很多中国劳工,很多人被迫妻离子散,我已经想象到一个人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面对陌生的语言有多么得辛苦,但依然没办法想象到在饱受歧视的情况下落地生根,以及在这种情况下维持着对故土的热爱。

也许我们现在的生活跟以前比起来实在是太好了,好到我们少了很多感激,多了很多理所当然,也不需要自己花多大的努力,更不需要勇敢去做什么冒险,我们习惯给自己各种各样的选择。虽然现在的移民动机、方式已经和当时完全不同,并且随着中国越来越强大,已经不太可能回到过去那种模式了,但我真的相信如果没有他们当年的努力、勇敢和坚持,我们根本不会有今天的选择。

真的想家了。

当你怀抱伤痕 依旧朝梦想狂奔

他会依旧心疼不忍同时又为你兴奋

——陈奕迅《相信你的人》

五月

如果说四月决定换工作是为了找件事情填充我每天的24小时,那今天从结果来看确实是一个成功的决定。

成功到我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证明了自己能够拼尽全力又怎么样,回头看自己的人生的时候一样地彷徨,只是我好像只能一直地一直地向前走,无论有什么烂理由。

如果今天的我有我在乎的人、有我在乎的家庭、有每个人都羡慕的房子车子,普通人想做的事情我全部都办到了,我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还是说,我依然会像今天一样,突如其然地陷入自己的世界里面,因为我知道如果不这样反反复复地审视自己的生活,我很快会下坠到我曾经最厌恶的地方,然后更加地厌恶自己。

很多人都说要“和自己和解”,我觉得我是既喜欢和自己和解又喜欢和自己较劲的人,有些事情我很早就认了命,但有些事情我却觉得我命硬,就像一个矛盾体。

月初还被前同事说觉得我这个人有点悲观,理由是我老是喜欢考虑最坏的情况,然后委屈了我一整天。因为我是动不动就掏心掏肺的人,如果我觉得过程中被伤害我接受不了的话,我没有理由开始跟那个人那件事产生交集。

这种自我保护,不同于你与挚爱分手的撕心裂肺、也不像不幸的家庭里父母离婚的后知后觉、也不是你在追求理想的路上不断的跌跌撞撞。

也许十年前,我会在晚上戴着耳机好好哭一场,但如今晚上我却能躺在床上,呆呆地睁着眼睛,凝视着黑暗。

我好像拥有全世界上所有的理由去脆弱,但我却脆弱不起来。

有时候翻开自己中学写的QQ空间,看着自己之前矫情的文字,现在却再也写不出那种多愁善感,以前是写得很文艺但活得很叛逆,现在是写得很白话,但不巧活得还是很不羁。

我还记得我上学的时候每认识一个人总会想去挖TA的历史,因为我一直觉得人是很复杂的一个动物,每个人都像是一本书、一部电影、一场自导自演偶像剧,我总会仔细地翻开每一页,记好每一个情节,但后面也发现其实像我这样傻的人,我还没有遇见第二个。

你们总说是我自己选择了今天的生活,其实是生活让我选择了今天的生活。

即使是超人,他也有伤心的权利。

“世界如果被残酷攻击

谁来接手我的超能力”

——五月天 《超人》

选择.冒险

这是一个很有勇气的标题。

每年到了这个日子总是要提笔,但今年却不知道从何写起,搞笑的是并不是因为病毒封锁而让我觉得没有回忆,而是最近反倒事情太多挤到了一个日子,我不知道要怎么开始我的碎碎念。

过去两周也许是我的“胃”活到现在最艰难的日子,几乎每天晚上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大餐,我在想我好像也没认识几个人,为什么他们会愿意在这个时候跟我吃饭告别呢(还愿意付钱呢 XD)?我自认为是很不习惯得到爱的人,遇到这样的情况有时候会让我受宠若惊,所以我还是很感恩过去两周我收到的关心,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们都知道我记忆力在我需要提取的时候都超强,所以我会把他们小心保管,你们需要爱的时候我再还给你。

其实在最后收东西之前,我去了趟医院,我还记得医生看了下我的脸,摇了摇头,说如果这个药对你没有用的话那西医已经没有办法了。我当时在想如果有这么强效的药为什么不一开始就给我,直到我被带去抽个血之后拿到一张“知情同意书”,才发现这个药的副作用长到竟然写满了两页双面打印的A4纸,如果现在的我问当时的我:”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想我根本就会不想要用这个药,“脸烂了有什么关系嘛?”,但现在我也只能苦涩地开启漫长的“皮肤玻璃人”生活,不过也没关系,我这个人一直都很乐观,即使看起来是在假笑。

最近是五月天成军二十四周年,我的偶像陈阿信已经四十五岁了,感谢你,不管你是隐婚还是隐恋,感谢你没有出来撒狗粮,所以我一直把你排在心中偶像第一名(对!!第一名!!),虽然你的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到我,但是你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我刚刚还重新翻到你的新浪博客,虽然你2016年就断更了、2011年之后就充满了很多宣传,但是其他的文章都充分展现了你自由自在的灵魂。我记得当时初中的时候有人问过我为什么觉得五月天的歌好听,我说因为五月天的歌里面不仅只有爱情,直到今天我都觉得这仍然是一个满分答案(当年的我就有如此觉悟哈哈哈哈),人生真的包括太多太多太多元素了,我从来都觉得爱情只是奢侈品,但不是必需品。

但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把游戏放到特别重要的位置。最近我还特意去买了搭载了新显卡的电脑,但回来之后还是在玩着单人佛系RPG游戏,虽然在故事之中的时候会很沉浸,但我总是两三小时之后就想跳开情境了,因为我总是会想我是不是应该去看看书或者做些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情。我这讨厌的自律经常给我制造焦虑,但也许是因为我不像游戏里面的将军可以操纵效忠他的千军万马,我只有全身所有细胞物化成的一个人,所以我还是提醒自己不要沉迷于虚幻世界。

想起当时和室友去台湾毕业旅行,环岛过程中在台东那片坐太鲁阁号其实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我还记得穿过某一座山洞之后,火车右侧的树林突然有一片明亮起来,等眼睛适应才发现那是湛蓝伟岸的太平洋,那份感动似乎从未褪色。所以当我看到太鲁阁号出轨意外的新闻之后,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打开了直播在关注整个事件,我看到这么淳朴的台东人民遇到这样的人为可以避免的意外会感到很难过,我现在开始觉得共情能力太强是一种病,甚至台湾朋友跟我说他都在家里打电动其实并没有怎么在关注,我一个大陆人这么关心陌生人死活是不是有病?我最近还疯狂在给别人安利《宠物医生》,因为我常常觉得我要是养宠物我一定会得内伤,因为我觉得不能交流的话我真的了解不到它们的痛苦,它们一旦生病我就会很难过,而人生已经很难过了,我也不需要回家之后有会动的东西给我能量,我似乎本身就是永动机。

五月天有一张是2001年“你要去哪里”台湾巡回演唱会的专辑,其实“你要去哪里”这个概念我作为一个究极五迷大概率觉得是出自《相信》这首歌的歌词里面,如果你问我现在打算去哪里,我会回答说冒险的方向,没有计划、没有行李、没有憧憬,但我相信生活每天都会充满惊喜——每一辆通往某处的列车,总有几个意外的旅客,这也是我放肆转向的理由。

此时此刻,嘿,让我再爱一秒此时此刻。

为什么快乐也会流下眼泪

灌溉了我的荒野开满了玫瑰

我不累 我不睡 我不休息 我不合眼

我不想浪费每一秒 在这有你的世界

——阿信 《歌名我不给》

天若有情

下午2点,我突然看到达叔病重的新闻传开,我慌忙地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敲下文字。一周前我看到他因为肝癌住进医院的时候,这部电影就一直若隐若现地浮现在我脑海里,一部我小时候特别“怕看”的电影、也是我最喜欢的达叔的电影——《天若有情》。

上个世纪末生长在广东的人都有一件在大陆独有的幸福事,就是你小时候能在香港电视上面反复观看原音的香港黄金时代的电影,而《天若有情》就是这么一部当时反反复复在各种频道反复播放的电影,如今很多电影在网络上触手可得,但我却很少有小时候那种认真坐在屏幕前看电影的代入感。

所以昨晚我拉上了窗帘,关上了灯,关掉了手机,找到了《天若有情》,抱着枕头在座位上然后特别有仪式感地按下了播放键。

一个半小时过后,我哭得像个傻子。

《天若有情》有三个主要角色,刘德华饰演的华Dee,吴倩莲饰演的Jojo和吴孟达饰演的太保,达叔凭借里面精彩的表演拿到了1991年香港金像奖的最佳男配角,尤其是达叔的角色在电影里生前的最后几秒钟抽搐的表演,真的让我二十年后重看都会看得心里特别纠结特别痛。

我记得可能是二十年前看这个电影的时候,我很怕看这个电影最后的十几分钟,因为悲剧结尾通常都有很强烈的预兆,而这部电影的最后仿佛是以直勾勾的拳头一拳一拳打过来的方式,告诉观众这个世界的不通人情,我们心里喊着“别去啊,别去”,而电影里面的华Dee和太保却毅然决然地往前走。

二十年前我什么都不懂,每次看这个电影我都怪华Dee为什么要去惹事,为什么太保不能聪明一点,为什么Jojo不能把华Dee一起带去加拿大,以一个小孩子的视角去考虑问题。二十年后,我竟然觉得华Dee走的每一步都没有很大的问题,而这样的结局也许已经是这部悲剧能给观众最好的礼物。

如果一切的决定变得合情合理,那人又是为什么而流泪呢?因为如果一切的剧情发展都在预料范围内,理应你都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就像如今达叔住进ICU,我为什么会觉得心里特别难受,我明明知道悲剧和意外随时都可能发生,为什么当那一刻真的发生的时候,我还是不能管理好自己的情绪?

春天,在一堆枯黄的秋叶堆中,如果你轻轻扫开,偶尔你会发现有一些绿色的嫩芽藏匿其下,遗憾的是我之前从来也没有问过造物神,为什么你明明知道她长大后要经历四季的洗礼和凋敝死亡,你还要她在一片枯败中努力成长呢?

为什么华Dee那么傻,要把Jojo救出来?为什么Jojo那么傻要喜欢上古惑仔?为什么太保和华Dee要这么讲义气?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勇敢?为什么?即使你们明明知道只有那一刹那的璀璨和浪漫而已?

我感动的,一定是你们不顾一切的勇敢和舍己为人的善良。

小时候的经典的人物渐渐走远,慢慢留下我一人在世间,如果我需要答应我的少年英雄们一件事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说:

我会勇敢地爱,因为我要跟你们一样,我会为这个黑白世界多画一道彩虹。

在这里,听见下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