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忍受着十二分的头痛,我翻开笔记本盖,打开 Spotify 熟练地找到林宥嘉的歌开始循环,这一次有点不同的是,我想写点东西,在这个最公开却也最私密的地方。

生病的时候往往人会变得脆弱,更别说遇到可恶的发烧,加上独自一人在异地他乡。几十平米的房间里,愣是找不到有生机的东西。想起在三四年前,手机还会有人不时提醒着我,我不是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但如今既不想让别人担心、自己也没办法找到排解方式的我,回到了最原始的形状。

也许写作是我现在最廉价的娱乐吧?

想想,也是因为自己不够好,所以才会在这几年不断地不断地失去。有时候也会痛恨为什么国人没有什么信仰,所以自顾自地自己创造一个“神”来瞻仰,但是一次一次,我无谓的祷告证明了一切都是徒劳。如果真的有神,那我的宿命注定就是在不断地失去,失去到有时候会怀疑自己存在价值的程度,但又一次一次地强迫自己回到现实,不要去想太多。我总是安慰自己,我所有的失去都是因为我不够好,拼不过别人,却发现这样活着是异常的累。人们常说是流眼泪是最没用的事情,其实祷告才是吧?

想起自己在最近一年里多少次对着镜子里的人歇斯底里地臭骂,我就觉得神对我特别的不公,现在开始觉得所有的没有自己亲眼见到事实为依据的鼓励都是鸡汤,苍白无力。这些年的遭遇,在最近几年我的交友圈里我还没见到比我的更加压抑。我总是在做好事,安慰别人的功力一流,用着的都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残忍事实。

我现在的孤独是如此的巨大,像一颗发育了两三年的肿瘤到了晚期,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救,也不觉得有人会来救我了。

谢谢这个让我世界观完全崩塌的世界,谢谢你。

请让我再痛一点,直到我知道我的极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