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有無與倫比的美麗,人生卻有幸福額度

三四年前,我經常在躺在床上準備入睡之前,想象著一個場景。

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盛夏的陽光熾熱,從每片草上反射而來的耀眼光芒,像泡泡一樣裝飾了夢境,我站在一片五彩斑斕的蝴蝶周圍,遠處的你轉身為了一張最好的自拍緩緩走上前面那個山丘,在現實生活中稍遠的距離在那裏也顯得微不足道,因為在哪個世界裏似乎沒有第三個人,我看著你走遠,慢慢地向後倒,我眼前的風景與太陽的夾角逐漸縮小,太陽光逐漸將我吞噬,大地的草坪像母親一樣抱住了我,無論是心裏還是身體都很溫暖。伴隨著這些想象和視覺化,我通常都睡得很愉快。

雖然在成人的世界裏,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去想象這一片風景,因為即使這些東西都擁有不了,想象擁有可以給我一個成功者的心態,也就是“人生待我如豬狗,我待人生如初戀”的爛泥心態。

想起之前翻爛的《小時代》,才發現自己電影四部曲自己有一部沒去看完,那時候剛好是2012年前後,人生世界觀第一次被擊潰,第四部就不想看了,因為我早已知道結局,即使看了也找不到人聊裏面的情節這種感受,其實會讓人避免看電影。人生的變化很快,生離死別、愛恨情仇、刀光劍影,我的周圍一切都已經變了模樣,但是我喜歡什麼卻從來沒有變過,以至於我看到現在網上聊起霸榜星座三分鐘熱度的白羊座的時候,都不屑於一笑,因為人跟人之間,真的有很大的不同,這可能也算是我的後知後覺。

當時看林志玲與黃渤在《幸福額度》裏面的對手戲的時候,當時的關注點都在嘲笑編劇,因為這種戀愛關係明明在現實生活中無法維持,但現在卻發現這個電影在描述底層人物黃渤的生活以及心態上面特別傳神,我現在可能過得就是街上二道販子的生活水平,平時跟朋友討論的也多是對上層社會的吐槽,所以我現在更加確信這個電影裏面描述的太理想化,但就像剛剛討論的想象場景,人生就總是會有各種各樣的方法拋出一種誘餌,一種你不想拒絕的誘餌,你可能知道吃了之後會墮入深淵,但是卻忍不住去覬覦這隻誘餌,因為深海的世界實在太孤獨也太無聊。

偷偷地去找一些想象的幸福,可以讓人生這張信用卡臨時獲得透支的信用額度,但借出來的幸福,總會在你清醒的時候還回去的。好了不寫了,我要準備去透支了。

(寫文章時聽的四首歌分別是蘇打綠《無與倫比的美麗》、《我好想你》、《幸福額度》以及Eason的《漸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