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镇——这是我向往的真情

刻意去找电影看对我来说是比较稀罕的一件事,尤其是刻意去找中国电影看就更少了,大概是快五六年前我就开始觉得国内的文化产品越来越差劲,所以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国内电影了。


已经面世快四十年的《芙蓉镇》让我重新看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国内电影人的“脊梁”,也痛心我们这么多优秀的题材没有办法以大屏幕的方式呈现给下一代的国人。其实整体东亚的文化就是偏反省主义的,但是最近几年的文化作品却少有这样的题材,更别说一些历史书里面也找不到的历史了,而了解的越多,就越容易了解当今的世态——一切都是历史的循环,就像人是一个复杂的系统一样,一切都在变的同时有些东西却一直没变。

你也是人

在这部电影里面,我看到了姜文、刘晓庆、张光北等一众优秀演员的出色表演——纯粹、自然和合理,也看到了谢晋导演拍摄一个时代的苦难时里刻意想用蒙太奇表达出来的美好。我一直跟我爸妈说我最喜欢的就是八十年代,我也曾经以为2010年代接着2000年代可以媲美那个时光,但是现实也没有逆转这种排序,我直到今天都觉得国内的1980年代是最美好的。

在《芙蓉镇》这部电影里,从1963年讲到1979年,从四清运动讲到文化大革命,我相信我这个年龄的人,估计看过《芙蓉镇》的人应该不会超过1%,当然大家不看都是有理由的,因为当别人的苦难跟自己没有关系的时候,大多数人并没有这种同理心,所以我也不会跟别人提起这类的话题。所以这就涉及到另一个我不是很理解的点,如果说中国年轻人失去了传统文化里面的自我修正和自我反省,但是在国外却也不积极学习西方思想的话,那这样最后是一个怎么样的状态?——就只有生活,而没有理想,而我受不了这样的四不像的样子。

运动情况变化很快

很多事情在一帆风顺的时候很多人不关心,但是一旦遇到困难的时候问题就浮现了,其实问题一直存在,只是我们选择性忽视了它,或者说你觉得跟你没有关系。电影里最令我感动的,是秦书田(姜文)在运动中跟“富农婆”胡玉音(刘晓庆)相依为命的“革命”情感的发展,但是在这过程中,却是满满的“荒诞”,昨天的“人”成了今天的“鬼”,而不久后“鬼”又成了“人”。

任何的时代总会结束,但是为此而丢掉的青春时光,动荡中丢失的人,却再也不会回来了。不过我仍然会羡慕秦书田和胡玉音,因为虽然时代会让人产生一些恍惚,但是我很确认那个样子的爱情,永远不可能再发生在历史长河中,已经离我们远远而去了,现在的男男女女,各自都有着奇奇怪怪的思想,已经不可能再纯粹了。在快餐主义年代,已经不可能再有在逆境中这么乐观的爱情了,应该说能忍受逆境的人,就不剩下多少了。

完了,没完!

这可能是电影中最经典的场景和台词之一,粮仓主任谷燕山在一晚上醉酒之后,在大雪纷飞中胡言乱语,甚至一度以为回到了革命年代,把酒瓶当作手榴弹,把手当作机枪。而我自己其实时不时也有这种错觉。

我之前觉得我这个年代长大的人,大多数思想会和我很类似,怎么可能跟四五十年前那个样子产生共鸣呢?但是我慢慢地发现,我这个想法真的是错得离谱,我太低估了“系统”和“环境”对人的塑造,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我也是经过了系统加工,但是我没有这样,但是绝大多数我的同学们还是变成了四五十年前的那个样子——完全没有任何不同,我以为肯定完了,其实没完,就像有一个开关一样。

时代若是不变,他说的兴许有点道理

芙蓉镇在湘南,湖南也一直是我最喜欢的省份之一,除了有几个很熟悉的湖南朋友之外,另一个原因也是湖南文化本身也吸引着我。我觉得我是幸运的,幸运在很早就意识到我们是一个很大的世界,很多人都过着跟我们不同的生活。

老百姓的日子,有容易的,也有难的。“学着过点老百姓的日子,别总想着跟他们过不去”是秦书田最后一次遇到李国香说的话,我深以为然。我不知道我爸妈已经多久没有过过一个正常的“年”了,以各种名义,没有亲戚拜访,也很难跨区流动,没有鞭炮、也没有我在家。我相信这些过去几年逐渐变寻常的百姓感受,却并不是某些人的生活,如果他们过了这种生活,就知道这样的生活,哪是人过的生活。

我知道我写这些都没有什么用,除了时刻提醒自己,要做一个真诚的人,也要学会自己苦中作乐,这个世界总有剩下一些好人,而我要围绕着他们旋转,努力地旋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