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碎片化的记忆

天冷下来的时候,偶尔突然会有一些模糊的音乐记忆侵袭入我的大脑。

京城冬日的某个下午,突然想起来周董的《你听得到》,然后赶紧去 spotify 里面找到《叶惠美》这张专辑,开始了在不同歌曲之间的随机游走。

我听完《你听得到》之后,顺着听了十几秒的《同一种调调》,然后切到了《晴天》,接着是充满了对竞争精神质疑的《三年二班》,突然我又想听《她的睫毛》。天慢慢黑了下来,我又切到了《东风破》,似乎一张专辑也可以被这样切成碎片般打乱顺序,也能听得滋滋有味。

就像我脑海里面的记忆,现在随机想起过去那些事,总会有那么几个不起眼的瞬间,闪耀着,总是在我想起某件事的时候以适当的方式切入进来,没有半点喧宾夺主的意味,反而让我的怀念显得更加灿烂。

刚刚从印尼回来,labuan bajo 的海水,以及在 komodo 国家公园的那些历险和摄影时光,似乎都没有一个情景闪耀:在某个无人小岛上,我和小伙伴去得特别早,周围只有我们一条船,我们二话不说就跳下去游泳、浮潜,偶尔上岸晒晒太阳,即使到今天我晒伤的皮肤也在提醒着我当时的日光倾城。有一幕让我印象很深,可能是因为它太梦幻、太脱离现实、甚至也是太自由自在,以至于让我对这个碎片赋予了特殊的意义:我游累了,仰面漂浮在沙滩旁边的海上,靠近沙滩比较有温度的海水,以及稍远处深海冰冷的海水不断地在我身体下方穿梭与碰撞,我戴着泳镜的头随着波浪时而在水上时而在水下,眼前的船头和太阳都透露着折射后的太阳光,摇啊摇,特别像小说里面的情节。这时候我仿佛看见我的同行伙伴把他的镜头对准了我,我对着他笑了笑,也不知道他看见了没有。

一切都是没有设计好的快乐。

类似的事情还有好多,对每一件事情,我的大脑里都有一处碎片,全部都是除了我可能没有人观察到的角落,但那些角落在我心里却非常耀眼,我每次想起这些记忆碎片的时候都特别快乐。我也不清楚,是不是我的情绪感知能力太过度,以至于赋予了这么多没有感情的物件或者情景难以言状的感情。

毕竟我这些记忆碎片的背后,都是一个个真实且已经遥远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