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如霜 谁在彼岸 天涯一方

2016年,五月天和周杰伦各自发了一张专辑,转眼六年过去了,周董终于发布了新砖头,但是五月天却迟迟不来,就像我在自己博客上写的文章,以前觉得一定要在每年跨年写一次,后面觉得算了就在自己生日写一次就好,直到现在已经没有办法给自己确定一个写作周期。

也许艺术家们都相通——分享得越多,对内容本身的要求也就越来越高,其实我倒不觉得是分享欲降低了,我相信大多数艺术家们一辈子都是大小孩,都有着充沛的分享欲,只是他们已经不再需要给大家分享这种情绪,有三两好友知己足够,而如果不是有着高于自己平均线的作品,那就默默藏在心里好了。

但还好,至少周董和五月天都还在写着歌,而我也在这六年还在写着博客,虽然这个过程中,已经看过很多人尝试捡起然后接着放弃一件爱好,但也没有影响我继续表达自己。我在想如果2015年的时候,假设我是因为喜欢某位女生而开始写作的话,也许今天这个网站早已经无法打开,因为我也不知道我有过多少无疾而终的喜欢了,这是我偶然的幸运吗?因为人其实真的很需要一块自留地来留下一些二十年后可以跟朋友们炫耀的事情——你看,我二十年前就这么想了。

回到这张新专辑,如果忘记有六首歌是单曲的话,这张专辑其实质量超级高,其实如果要找一个“可以帮助你想象如何忘记有六首歌是已经发行过的单曲”的想象很简单,只需要想想五月天就好了,因为五月天这六年是真的连单曲都没怎么出,别说歌迷等的歌荒有多长了。而这张专辑里我最喜欢的新歌,必然就是这首《红颜如霜》了,因为这首歌是经典的周氏中国风加上我喜欢的方文山的“素颜韵脚诗”的结合。想起我在念中学的时候,虽然很喜欢林夕黄伟文他们写小人物的笔触,但是最喜欢的两位词人,一位是“素颜韵脚诗”的方文山,另一位就是写“摇滚诗”的五月天阿信,所以其实我写起词来的笔触,一定带有他们两个人的影子。

相比于阿信词风的第一人称,方文山的“素颜韵脚诗”里面其实有好多对周围事物的形容,然后比较少地落笔提及个人的情绪感受形容,但有非常多的笔墨在拟人、词性混用和借物抒情上面,如果要我再试着写几句的话,就像是:

西山亭外 荷叶摇曳 粼粼波光

树荫小巷 蝉鸣掀起 阵阵清香

石板路上 青苔垂柳 行人匆忙

你轻轻拉上雨帘 在画里 点上一笔斜阳

而我在桥上 静静欣赏 你浓淡总相宜的脸庞

所以听到《红颜如霜》这首歌的时候,就掀起了我很多回忆,以前我特别喜欢想象着一个场景然后去写几句文字,但是现在却很少让自己的大脑停下来去云游四方,然后写的文字也越来越生活化,但这并不是我喜欢的一种写作感觉。

就让我把这张专辑当作一封信,寄给第三人称的自己,世界这么纷扰,我还有风景没有写,还有小说没有读,还有回忆没有冰冻,还有未来没有踏足,其实我,还拥有很多,这是属于我的、一种很特别的自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