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那些乱七八糟的观点

孙孙孙孙孙燕姿

我并不是一个孙燕姿的脑残粉,但是一个合格的真爱粉,买过5、6张她的CD,几乎所有的歌都听过,大部分会跟着哼,对《我的爱》、《我也很想他》等的MV情节的记忆如数家珍。

我真的非常喜欢她的歌,进而也喜欢她这个人。从出道开始就没多少花边新闻,在鼎盛时期选择和一个并没什么名气的男友结婚,直到现在变成一个合格的母亲,她做出的榜样和生活追求都是我所崇拜的。其实仔细想想,在我还小的时候,同学就一直“指责”我说:“你怎么不听女生的歌?”其实我也听得很多,尤其是在我觉得自己算是情感细腻这种type的人的情况下。不过我一直和时代接不上轨呐,在我很喜欢孙燕姿、梁静茹的时候,那时候的乐坛,可能还是jolin的粉丝更多一点。喜欢孙燕姿的,想必是跟喜欢梁静茹的粉丝一样,被她独特的声线和唱功吸引吧?也不是说蔡依林唱得不好,只是我比较喜欢孙燕姿这种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清新感的女歌手。

在时隔多年之后,在势不可挡的综艺浪潮下,我终于看见了一个有诚意的音乐节目邀请到了孙燕姿,谢谢《我想和你唱》这个节目,谢谢“韩涵组合”!(请来谭校长更是不用说了,永远25岁的校长,像他这样的专心唱歌的歌手多几个该有多好)

因为孙燕姿,加上林俊杰,我从小就对新加坡非常向往,但其实可能向往的不是某个国家,而是MV里营造的那种氛围,泛黄泛青的海边,大家组个band在一起嗨皮,暂时扔掉所有的烦恼与忧愁。我在和本科室友环岛的时候,曾经短暂体会到了这种感觉,所以可能我向往的,是2000年代的台湾乐坛,还有他们塑造出来的青春。

其实两个时代的审美虽然都是看脸,我更喜欢《王子变青蛙》里的明道,《命中注定我爱你》的阮经天,《听说》里的彭于晏,却对现在国内的鹿晗、李易峰等拍的戏毫无兴趣。我觉得可能不是我已经丧失了审美能力,而是这个社会病了。我不断地尝试打开一个个国内电影电视剧,然后一个个忍受不到10分钟就点了关闭按钮,就像大多数人匆匆看你一眼,就觉得把握住了你整个人生轨迹,区别在于前者的我知道历史上的好,而后者却完全出于他们的臆想。

看脸的时代其实还真有高低之分,但说白了,不管看脸不看脸,孙燕姿都一直会是我最喜欢的华语女歌手。

熟悉的味道大安利

要夸一个综艺好,有很多条标准。我们可以拿它和当下的其他综艺比娱乐性和观赏性,也可以就其自身蕴含的意义和影响做出评估,还可以看里面的主持人对突发状况和全局的把控,甚至还可以凭个人对嘉宾的喜好做出判断,而《熟悉的味道》在我心里,就是无论从任何一点去评判都是目前最优秀的综艺节目之一。

从主持人上来说,第一季和第二季有些许的不同。第一季为李咏、曾宝仪和孙坚,我觉得这个搭配其实是目前最佳的,首先李咏是中国主持人届大哥的存在,气场压得住,话题聊得开,遇到年纪大一点的嘉宾可以很快的接上头;其次曾宝仪也是港台地区很有人气的主持人,确实也很老辣很有经验,承接了很多笑点,尤其是遇到港台地区嘉宾的时候,宝仪姐会使他们更有一种熟悉感;最后是很大的惊喜——孙坚,我之前从来不知道他,但我不得不说他也在里面承担着不可替代的角色,他虽然年轻但是固有一种难以言表的亲和力,所以经常都是派他去和嘉宾的感恩对象接头聊天,而他真的很棒。第二季用罗小希替代了宝仪姐,目前来看罗希很努力的在进入角色,但我也不想苛求新人太多,但愿她可以在节目中找到自己的定位。

说到嘉宾,我真的是佩服这个节目——它在一片污浊的娱乐圈中保持了一股清流,也许跟主题也有关吧,所有请的嘉宾都是行业里面的翘楚和经典——刘欢、张艺谋、李宇春、张继科、岳云鹏、汤唯等等,而且就算是平日在其他综艺承接笑点的明星比如岳云鹏,在节目里也体现出了他严肃认真的一面,最接地气的一面,试问有多少个小鲜肉或者小公主现在愿意以这种面目这种形式示人?在嘉宾的高标准下,节目的情节设计也稳定地以每次节目嘉宾亲手做一道他/她熟悉的菜给他想感恩的人为基点,辅以过程中其他的小游戏。说真的,并不是每一个嘉宾都会做菜,有人熟练有人生疏,但每一次看见嘉宾们去到菜市场,那弯腰过去挑菜、和摊主交流等等的动作,我都觉得帅炸了,不管会不会做饭,他们都没有忘掉参加节目的本意——感恩,所以有几期真的是特别特别感人,如果嘉宾是放下了一切架子,像个平凡人般地去感恩帮助过自己的人,那一期往往都会特别精彩。

这是一档美食节目,更是一档发人深省的感恩节目。它对我带来最大的影响就是,我通过这个节目看到了明星们普通人的一面,也让我明白时间不等人,感恩不能等。越长大越觉得,对待自己最亲的人往往最苛刻,而对一些毫不相干的人却释放自己最大的爱心,这时候,你需要看一集《熟悉的味道》,无论如今漂泊在天涯海角,这个节目都可以让你在心中找到一丝“家”的温暖,不仅仅是对亲人,而且对于朋友、对于爱人,对于人生成长的道路上无条件帮助过自己的人、事隔许多年后还记得你的人、你爱着的也爱着你的人,真心地说一句:“谢谢你们!”

如果树欲静而风不止,那就让自己成为风,一起在森林里摇摆吧!

什么?豆瓣电影还要被约谈?

今天早上起来看到新闻,除了一如既往的八卦、政治题材,一个让我颤栗的消息映入了我眼脸 ——《豆瓣、猫眼因评分过低被电影局约谈》。那刚好,我早就想聊聊中国的电影市场了。

我不打算去引经据典说明豆瓣和猫眼的评分有多么科学,也不想用中国足球的球迷为反例来说明以上逻辑有多么荒谬,我只想说说我的两点感受:第一是我没想到连电影评分都管,第二是我已经很久不看国产电影了。

似乎是我大学开始吧,我知道了豆瓣电影这个东西,有了豆瓣的账号,但从不发表文字,后来我知道了有猫眼电影的这个APP,买电影票还挺方便的,偶尔也会看看猫眼电影上面的评分。以豆瓣电影为例,我的感受是,上面的评分大致上代表了国内最有艺术欣赏能力的一群人的评价,95%的情况下都是可信的,本来评分就是带有主见的,但是评分的人数多了,平均下来,也能得到非常具有参考价值意见。现在在美国,看电影之前会看一眼美国的两大电影评价体系,IMDB和烂番茄指数,这两个指数不一定会合拍,有时候也会一高一低,而且评分低确实会影响我看电影的欲望,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假如我不顾评分,靠个封面和 trailer 就去看某个电影,我基本上是走上了失望这条路。

批评评分体系是可笑的,我不去过多揣测豆瓣和猫眼被约谈的内容是什么,但既然被批评“评分低”,那估计结果要么是人为干预或者直接功能下架,最终导致培养了这么长时间的用户和平台流失,这是中国电影史上的一大倒退。

screen-shot-2016-12-28-at-7-44-07-am电影局好像攻击的是,国产电影的低评分,尤其是最近的《长城》和《摆渡人》的低评价。那说到国产电影,算起来,我已经整整一年没有怎么去电影院看过国产电影了,想起刚来洛杉矶的时候,我还会去看看《港囧》之类的图个热闹,这一年来,我看过最好的华语电影,我会提名《追凶者也》,剧情框架着眼于现实,导演用镜也讲究,演员刘烨和张译的发挥也是难以挑剔,这电影在豆瓣上的评分是7.6分,这个不低了吧?更不用说我觉得仅仅还行但鉴于题材和演员的出色演技而大热的《湄公河行动》得到的是8.1分,我觉得今年最好看的电影《你的名字》也只有8.6分。还有,反面例子是,我觉得差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是5.1分,我非常认同这个分数,这个电影里演员大多演技生硬,剧情对于没看过小说的人来说非常离奇,场景设计也没花心思。

我为什么很就都不想去电影院看电影,而是等着在优酷上或者iTunes上等着付费下载,就是因为被坑怕了。这个不仅仅是针对国产电影,美国好莱坞电影最近我也很少去电影院看,因为真的,很多看完都会大呼上当。我对电影的要求,与一般人比可能会比较较真,我之前也经常一个人去看电影,因为我非常认同的一个观点是,电影仍然是一门艺术,如果这个艺术不能让你有一丝情感的波澜,那这个艺术就不值得你花钱去鉴赏它。看看现在中国国产电影的市场,就算把所有的评分平台都打垮,口碑这个东西,是不会消失的。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为什么要把不好归咎到口碑上面,而不是承认自己的不足,砍掉那些离奇古怪的、毫无文化价值的商业电影?或者让观众去决定哪个差电影不值得大家购票支持?

中国电影界最近的“鲜肉”和“美女”走向是我最不能理解的方面,我理解的一个因素是他们偶像的粉丝多,可以带来稳定的票房,但是真的,他们的演技让我再也不想花钱看此类电影,知乎上面的高票回答是正确的,其实看个海报就知道这个电影打算走什么路子。我对跨界这种事情向来比较反感,不是反感这个概念,而是反感明知道自己做得不够好却还好意思接电影的人,他们在我眼里根本不配“演员”二字。我觉得现在的美国电影里就比较少走这种歪门邪路,或者看看邻国日本的小栗旬和柏原崇是怎样展示自己“演技”的,或者什么时候 Justin Bieber 出演电影了,我再来推翻我的观点。

最后一句,我怀念80年代90年代的香港电影,那真是个传奇年代。

尽信书,得先读书

最近在看梁文道的书,然后顺着字里行间的推荐,循线找到了张爱玲的几本书。说起来也惭愧,我从来没有怎么看过张爱玲的书,虽然我脑海里有对她印象深刻的一句——“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但这个记忆是来源于“她”,并不是她的书。
继续阅读尽信书,得先读书

Tank,你的所有不如意都是为了开出灿烂的花

“我觉得作为人而生活在在社会里,有一件东西是我们一定会逐渐失去的,或者说,一定有一股力量想把它抢走的,那个东西就是我们自己。”

我记得周一的时候就传出来Tank的消息,但那时候我并没有在意,因为我对他的喜爱从来没有因为他退出歌坛而减少过,但最近微博上Tank在西门町街头弹唱的事情传得越来越热,又一堆大V开始消费这件事情,消费人们仅剩的情怀,所以我反而想写一篇没有人看的文章,来好好和我自己聊聊人生。

我觉得作为人而生活在在社会里,有一件东西是我们一定会逐渐失去的,或者说,一定有一股力量想把它抢走的,那个东西就是我们自己,而我找回自己的方法,无外乎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我并不一定多会,但我却很有兴趣去学。经历了这些高高低低起起伏伏的不断失去我却又找回我的过程,我顿时特别钦佩先人们总结出来的一些道理:阅读、写作、音乐、艺术等等东西,就是有一种魔力,可以让你进入别人的生活,分享自己的情绪,然后最终结果是我的世界变得很广阔。有一段时间我特别鄙夷这些东西,虽然我这人生下来就适合这东西,然后我回过头去学实用的编程、数据分析,不再写歌不再写词也不再写文章,因为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弱者的爱好,最终发觉原来是当时自己的内心不够强大,也已经迷失了自己。
继续阅读Tank,你的所有不如意都是为了开出灿烂的花

OmniFocus与日历

首先说明我只是普通用户,并不是技术宅,在这篇文章里不会涉及到 applescript 等协同 OmniFocus (以下简称 OF ) 和日历的脚本文件,本文以我的使用实际出发,探讨 OF 与日历的“合作”

刚开始知道并开始 OF 已经是半年前,但是日历这个 IOS 和 OS X 原生应用很久之前就或多或少把玩过,但是我一直没有搞清楚过有了 to-do list 之类的 app 之后,日历这个 app 对于普通用户的意义在哪里。

继续阅读OmniFocus与日历

OmniFocus与日历

首先说明我只是普通用户,并不是技术宅,在这篇文章里不会涉及到 applescript 等协同 OmniFocus (以下简称 OF ) 和日历的脚本文件,本文以我的使用实际出发,探讨 OF 与日历的“合作”

刚开始知道并开始 OF 已经是半年前,但是日历这个 IOS 和 OS X 原生应用很久之前就或多或少把玩过,但是我一直没有搞清楚过有了 to-do list 之类的 app 之后,日历这个 app 对于普通用户的意义在哪里。
继续阅读OmniFocus与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