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那些乱七八糟的观点

写在黎明破晓前

最近的人生状态又像进入了五年前,有一种黑暗混沌中摸索光亮的感觉,但是远没有五年前那么严重,但一样得会令人头疼。

我是一个习惯失败但从不甘于失败的人,所以我会用各种各样奇怪的说辞来打压自己的期待(因为我知道不好的大概率会发生,毕竟这就是人森啊),但是同时背地里又在默默地努力(白羊座从来不接受平庸)。也就是这样的人生哲学让我过了一年又一年,如果要按照我小时候对自己设想的计划来说的话,如果我下一站从新加坡再去了一个新的地方,那接下来,我应该要和什么人在什么地方完成什么事情,会开始变成我的头号问题。

假设我说我往上爬的人生35岁就结束,那如果以我现在的状态,大概率会发生的事情是我会变得没有目标无所事事没有追求,这当然不是我希望的结果,所以我在想有几种可能性:

  1. 创业。
  2. 安定。
  3. 继续基于现状随机地流浪。

以我的个性来说,第一点是最可能发生的,其次是第三点,第二点的可能性比较低,原因是我一个人的话我需要一个非常特别的安定理由,所以这个选项掺杂了太多不确定项,要么是走向普普通通的生活,要么就走向莫名其妙的避世,无论哪一种我都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如果缘分真的到了,那第二点发生的概率是很可能跃升为第一的。

如果排除掉我无法主动控制的第二个“安定”选项(比如我无法控制家庭的问题、无法控制我喜欢上什么人或者突然喜欢什么生活的哲学),那比较依赖主观能动性的第一点和第三点其实就是在自己给自己打工和给别人打工之间的两个选项,而如果最终选择了第三个方案,那其实不太需要我进行任何战略和风险的思考或者不需要我太过焦虑,认认真真地选择一条赛道走下去就行了,结果应该也不会太差,但是最终我肯定不会让我为自己的成就骄傲。

如果要排除万难选择创业,那这个就会变成我未来几年的思考中心,因为我一没资本二没经验,简而言之,一无所有,这种情况下我要去选择什么创业方向、创业模式、创业规划都会成为巨大的问题。但是人这个动物奇怪的就是,一旦我开始想这些东西,似乎我全身的细胞都在跳动,可能是我天生喜欢挑战和冒险的缘故,即使最后就开了个宠物店做了个猫奴,似乎都比长期打工人的生活会更不同,而且我可能会更骄傲自己动手做的事情。

所以我开始担心起我自己未来的这次选择,因为这一次的选择会大概率决定我十年后怎么看待我自己。其实我的人生到现在,尤其是经历最近几年社会的冲刷之后,我更在乎我怎么看自己,更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了,就像是一种对外佛系对内就狼性得不得了的状态。

假设我选择了创业的话,其实也意味着会有更多的失败,但可能也就像今天的我一样尝试过很多失败的滋味,既有大的失败又有小的失败,但是我却已经是乐在其中。即使我从来没有成功过,未来也不会有成功,至少失败也会是我最亲密的朋友,这样的人生,是不是也会比安于现状更有意思?我死之前是不是更能安静地闭上眼?

I need to think it over.

正义的算法

最近出于陈柏霖和郭雪芙的颜,以及《华灯初上》之后一段时间没看台剧的冲动,我不小心地就又在自己意识到时间流逝之前,刷完了Disney Plus出品的第一部原创台剧《正义的算法》。


《正义的算法》是一部律政轻喜剧,主角是陈柏霖饰演的狂妄自大、实力超强但心存善良的律师刘浪,和郭雪芙饰演的“正义狂人泡面头”律师林小颜,每两集都有固定的结构,一集讲述一个故事,另一集讲述这个故事和法律产生的联系以及法庭上这个故事的呈现。除了台剧一贯做得超级好的演绎和节奏之外,每两集里面的小故事——食品安全、工伤、直销诈骗、家庭变故和防疫政策等等,都显得非常真实与贴地气,让观者觉得非常亲切和有代入感。所谓的喜剧部分,主要就聚焦到刘浪、林小颜和侯彦西饰演的徐达恩身上,所以与其说是喜剧,我倒觉得像是一部伏笔很长很好的感情戏或者伦理剧,跟《华灯初上》的冗长不同,《正义的算法》见好就收,让我觉得有一种没有看够的感觉。

大家都说一部好剧需要有一首好的OST,正如《华灯初上》里告五人那令人惊鸿一瞥般的片尾曲,《正义的算法》里面的插曲《我陪你好吗》也是成功赚走了我廉价的眼泪,成为了接下来一个月我会在耳机里单曲循环的一首歌。这首歌除了歌词超棒之外,最能抓住我耳朵的是副歌里面的旋律,让我在流行音乐里面似乎听到了悠扬的民谣,让我这种很喜欢悠长旋律的人很难拒绝,没有多余的转音和拖沓,跟剧本身一样,总有一种让我看不够的感觉。

最让我拍手叫绝的地方,就是这部剧讨论的主题——正义,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形状,似乎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剧中的林小颜是一个觉得正义是有一个绝对标量的概念,事事都在追求绝对的公道和正义,进而造成处处碰壁,然后刘浪又是另一个极端,他是一位以当事人的利益为上的贪财律师,他并不觉得有正义这个东西,只有利益。他们两个人在剧中26集当中交错出来的火花,也是编剧在暗示观众,现实中的我们可能最后还是要去两者当中取一个平衡——没有钱也万万不行,但是有钱也并不能买到所有东西,所以结局的不完美,倒是非常真实的人生常态。

最让我扼腕叹息的地方,就是陈柏霖和郭雪芙这么吸睛的CP,编剧竟然没有编任何的感情线,拜托大编剧,我真的要被你气死了,如果他们最后能再多靠近对方一点点,我都可以多甜几天!但是我也明白也许这就是你剧里想要表达的人生——没有完美无缺的人,大家都是在不断地遗憾中坚持着自己的理想。

刘浪最后一集的独白里面提到一句:“两个受伤的灵魂,会更加懂得珍惜彼此”。我真的超级认同这句话。我觉得这句话,似乎也完整概括了我听到《我陪你好吗》会很感动的原因。

哪里有容易的人生,只有一群苦中作乐的人们。所谓的正义的算法,就像是一座天平,你在一端放上了正义,在另一端也得付出相当的重量,也许天底下真的有绝对的公平,但是达到平衡的过程注定有着各种艰难险阻,而明知如此还迎难而上的人们,谢谢你们。

“其实没关系

笑到疯狂 哭到肿胀

放不下 也无妨

纠结好过伪装

你身体里蜷缩的灵魂

颤抖迷惘

会好的 我陪你好吗”

——《我陪你好吗》 张若凡

芙蓉镇——这是我向往的真情

刻意去找电影看对我来说是比较稀罕的一件事,尤其是刻意去找中国电影看就更少了,大概是快五六年前我就开始觉得国内的文化产品越来越差劲,所以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国内电影了。


已经面世快四十年的《芙蓉镇》让我重新看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国内电影人的“脊梁”,也痛心我们这么多优秀的题材没有办法以大屏幕的方式呈现给下一代的国人。其实整体东亚的文化就是偏反省主义的,但是最近几年的文化作品却少有这样的题材,更别说一些历史书里面也找不到的历史了,而了解的越多,就越容易了解当今的世态——一切都是历史的循环,就像人是一个复杂的系统一样,一切都在变的同时有些东西却一直没变。

你也是人

在这部电影里面,我看到了姜文、刘晓庆、张光北等一众优秀演员的出色表演——纯粹、自然和合理,也看到了谢晋导演拍摄一个时代的苦难时里刻意想用蒙太奇表达出来的美好。我一直跟我爸妈说我最喜欢的就是八十年代,我也曾经以为2010年代接着2000年代可以媲美那个时光,但是现实也没有逆转这种排序,我直到今天都觉得国内的1980年代是最美好的。

在《芙蓉镇》这部电影里,从1963年讲到1979年,从四清运动讲到文化大革命,我相信我这个年龄的人,估计看过《芙蓉镇》的人应该不会超过1%,当然大家不看都是有理由的,因为当别人的苦难跟自己没有关系的时候,大多数人并没有这种同理心,所以我也不会跟别人提起这类的话题。所以这就涉及到另一个我不是很理解的点,如果说中国年轻人失去了传统文化里面的自我修正和自我反省,但是在国外却也不积极学习西方思想的话,那这样最后是一个怎么样的状态?——就只有生活,而没有理想,而我受不了这样的四不像的样子。

运动情况变化很快

很多事情在一帆风顺的时候很多人不关心,但是一旦遇到困难的时候问题就浮现了,其实问题一直存在,只是我们选择性忽视了它,或者说你觉得跟你没有关系。电影里最令我感动的,是秦书田(姜文)在运动中跟“富农婆”胡玉音(刘晓庆)相依为命的“革命”情感的发展,但是在这过程中,却是满满的“荒诞”,昨天的“人”成了今天的“鬼”,而不久后“鬼”又成了“人”。

任何的时代总会结束,但是为此而丢掉的青春时光,动荡中丢失的人,却再也不会回来了。不过我仍然会羡慕秦书田和胡玉音,因为虽然时代会让人产生一些恍惚,但是我很确认那个样子的爱情,永远不可能再发生在历史长河中,已经离我们远远而去了,现在的男男女女,各自都有着奇奇怪怪的思想,已经不可能再纯粹了。在快餐主义年代,已经不可能再有在逆境中这么乐观的爱情了,应该说能忍受逆境的人,就不剩下多少了。

完了,没完!

这可能是电影中最经典的场景和台词之一,粮仓主任谷燕山在一晚上醉酒之后,在大雪纷飞中胡言乱语,甚至一度以为回到了革命年代,把酒瓶当作手榴弹,把手当作机枪。而我自己其实时不时也有这种错觉。

我之前觉得我这个年代长大的人,大多数思想会和我很类似,怎么可能跟四五十年前那个样子产生共鸣呢?但是我慢慢地发现,我这个想法真的是错得离谱,我太低估了“系统”和“环境”对人的塑造,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我也是经过了系统加工,但是我没有这样,但是绝大多数我的同学们还是变成了四五十年前的那个样子——完全没有任何不同,我以为肯定完了,其实没完,就像有一个开关一样。

时代若是不变,他说的兴许有点道理

芙蓉镇在湘南,湖南也一直是我最喜欢的省份之一,除了有几个很熟悉的湖南朋友之外,另一个原因也是湖南文化本身也吸引着我。我觉得我是幸运的,幸运在很早就意识到我们是一个很大的世界,很多人都过着跟我们不同的生活。

老百姓的日子,有容易的,也有难的。“学着过点老百姓的日子,别总想着跟他们过不去”是秦书田最后一次遇到李国香说的话,我深以为然。我不知道我爸妈已经多久没有过过一个正常的“年”了,以各种名义,没有亲戚拜访,也很难跨区流动,没有鞭炮、也没有我在家。我相信这些过去几年逐渐变寻常的百姓感受,却并不是某些人的生活,如果他们过了这种生活,就知道这样的生活,哪是人过的生活。

我知道我写这些都没有什么用,除了时刻提醒自己,要做一个真诚的人,也要学会自己苦中作乐,这个世界总有剩下一些好人,而我要围绕着他们旋转,努力地旋转。

Live Light

到了周末,我会做什么。


要让每个人诚实地回答这个问题,我觉得并没有那么容易,因为大家都想彰显出自己的生活有多么与众不同。我觉得我在不同的地方展现出来的兴趣会完全不同,就像我这个人给很多人的印象在几年后也需要重铸。

在工作很多的时候,我可能会选择工作,因为有时候遇到很有意思或者很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会按捺不住去解决它的冲动,就像读到一本好书,周末会想时不时地拿起来读几页,在没有其他更重要的事的时候。

但是我永远都接受不了一天到晚工作,所以如果在家里的时候,我有一大堆室内可以做的爱好,比如刷剧、看综艺、学一门新的语言、了解一些感兴趣的或者是新的事情、弹吉他、做运动、玩游戏、写文章、听一张新专辑。但是如果走到户外的话,我倒是一个很喜欢散步的人,甚至散步得很硬核,可以连续走好长的时间。因为相对于地下铁,我更喜欢能看见周围世界的步行,而相对于乡村,我更喜欢在城市中步行,因为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和不同的风景,似乎永远都不会觉得无聊。

我本身是一个很希望往荒郊野岭跑的人,只是我对“户外”的定义很严格,像在新加坡这样的城市花园,似乎走到哪里都是一个小城市的样子,所以新加坡的户外徒步我都一直不是很感冒,我会觉得还不如去市中心楼下转转,但是假设把我扔到了加州,可能一整个周末我都会去各种国家公园待着,因为在空旷无人的地方会更有冒险的感觉,而我这个人超喜欢冒险。

每一次做性格测验的时候,我在内向和外向者当中都是摇摆不定,通常情况下都是一边稍微高一点,譬如51%对49%,我知道自己大多数时候是在独处的时候搜集能量的,所以从这个定义出发我是个内向的人。但是我同时又知道如果你把我扔到一个全部是陌生人的地方,我完全不会社死,甚至我可以主动发起话题聊天。所以这说明了其实无论是星座、性格测试、生肖还是什么判定人的东西,最终都敌不过人的复杂度,所以我逐渐地也开始更多地去感受别人的情绪,更少地去推理,因为如果逻辑推理有用的话,这世界上就没有小说了。

说到这里,我现在觉得工作的状态会很大的影响周末的状态。如果你并不喜欢自己的工作,那你的周末多半会跟工作毫无关系,在平时有多压抑,周末就有多happy。但是如果周一到周五的工作让你觉得还挺成为生活一部分的话,那我觉得周末至少有半天你可能会在浏览一些跟自己的工作相关的东西或者知识,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而在户外和室内活动之间的选择,也完全看每个人的性格和当时的生活环境,并没有说整个周末待在家里的人就等于无聊,也不代表一整天泡在外面的人就等于花心,真真正正的每个人内心活动,都是只有通过交流之后才能去互相理解。

所以我只能说,我一定会有充电的时间,也一定会有释放能量的时间,而室内或者室外,独处或聚会,都只是一种表现的形式。但如果让我选,我会稍微倾向于独处的时间多一点,因为我的工作里天天都要跟人打交道,有时候会巴不得周围安静下来,形成一种平衡。

最近受到安利在看Netflix上面的日综<Love is Blind (Japan)>,我就觉得他们每个人都超级勇敢,没有任何的见面,单单凭借声音和交流,通过自己脑补的形象,去确定交往对象。所以由此综艺而来的,接下去努力生活的信条,就是——

我要活得更加纯粹。

一篇悼文

如果生命可以用颜色比喻,那一定是白色的,因为每个人都会用自己的轨迹画上自己喜欢的色彩,但如果碰到了一段不喜欢画画的人生,日久失修的画布可能逐渐就变成了暗淡的灰色。

我抬头看,那些岁月留下的痕迹,那些每一次的希望带来的失望。如果会在头顶的天空上面点亮一颗星星的话,我的夜空会是繁星璀璨。

爱有初衷,但爱不一定能到此为止。我喜欢在回忆里遨游的、或者想象的,都是我希望它可以成为的样子,但一定不是它实际的样子。对于久久无法释怀这样的故事,我在中学的时候听人提起过,却没想到十年之后还是会听人提起。

爱情它产生的各种故事,真是穿越历史长河始终如一的东西。把主角换一个人,一点都不违和,就像你听到一些一百年前的情歌,你仍然能感受到当中的情绪。每个人都活在当下的围城里,比拼的只是谁进入过更多的围城,最后变成你觉得哪一座围城是你最喜欢的谈资。

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只是一种安慰剂,即使在那个时刻我知道我在努力地珍惜,但在时光面前,我没有办法证明我已经做到了当时最好的自己。在爱情沙洲,每个人走的每一步都觉得自己握紧了双手,但攥紧的拳头也握不住所有的沙。

这是一篇突然想写给我自己的爱情悼文,我想我其实偶尔也有点想念我丢掉已经很久的爱人之间的分享欲,我想念意气用事的自己,我想念我以前常常说的冷笑话,我想念那个感情充沛的我,那个单纯相信的我,那个奋不顾身的我。

爱过、恨过、释怀过的人生其实很完整。

至少每个人,都有一个刻在心底的名字。

熬游

每当我跟别人说我高中是文科生的时候,他们总要惊讶一声,其实在我眼里他们这种惊讶,实质上都是有色眼镜,而我从来都不喜欢跟心有偏见的人打交道。

到底是谁说的文科生就不能讲逻辑了……而且如果他们认真静下心听听,会发现我其实并没有什么逻辑,像极了文科生,但幸好那些人反正也不可能知道我还写博客,我连朋友圈都不看,社交网络里没有野生的我。

本来想着这个年纪世界应该可以让我遨游,却发现现在已经变成了熬夜的熬,其实我想到最有趣的一点就是我竟然变成了小时候听说过的那种很远的亲戚,只知道一直在国外几年也不回一次,但是那些小时候的远房亲戚他们也许真的是不想,而我回不去更多是看不惯这种朝令夕改的隔离制度。

这就涉及到我性格上面的缺点,我最近听说还有公司组织管理层互相揭发每个人的缺点,花上十几个小时表面上互相建议实际上是在互相攻击,如果是我被拉进这种会的话我估计我半小时就离席了,也不会给谁面子,因为我清楚地知道我性格上的缺点就是:

固执、性子急、吃软不吃硬、叛逆不羁、崇尚自由、极其喜欢冒险、说话从来学不会拐弯抹角、不懂撒谎、有一段时间内经常自以为是、怕麻烦、共情力太强、太喜欢换位思考而忘了自己、真社恐、假宅男、轻微强迫症、喜怒哀乐全在脸上、小孩子气、喜欢做白日梦、钢铁直男、太善良太容易相信别人、不懂怎么拒绝、容易害羞、熟人陌生人面前两个样、有时候很自私但生气后很快就懊悔、好奇心太强、闷但不一定骚、想得太多思维很复杂所以别人容易错判我的行为、太自律导致生活太规律、太重感情、偶尔很敏感也很悲观、只要某个场景配上了某首喜欢的歌我就可能后来一直记得住的神奇也令我困扰的记忆力等等等等……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直接跟自己提上面那些东西了,因为经过这么多年我已经接受了自己之所以为自己的设定和性格缺陷,同样我也非常讨厌跟别人去提别人身上的缺点,都活了大半辈子了,如果互相受不了那就用脚投票run away就好了,受得了的都不是什么真正的缺点。

爸爸跟我说不要担心家里,说至少今年我换了新工作也准备要搬家,我这边顺利就好。但是我私底下很想要去拜拜我的爷爷奶奶,我现在很少想一个人,但我却会放肆地说我想奶奶,我还是会想吃你做的早餐,想想我都快30岁了还没有吃够,对不起奶奶,我好像还没有长大,我好想你。

最近在看一些ABC的传记,我发现几乎没有任何人是一个人单枪匹马移民的,除了政治难民这个群体,所以越来越觉得我自己在外面这样下去似乎越来越找不到存在的意义,如果游没有方,是不我是一开始就不该想着远游。但是我是真的不想过NPC的生活,但我也不想做主角,我兴许只是想做一名真正的游戏玩家。

有时候也在想,如果平行时空里的另一个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那个小山城,他现在是不是会开心一点。

至少他的家人会开心一点吧。

五月

如果说四月决定换工作是为了找件事情填充我每天的24小时,那今天从结果来看确实是一个成功的决定。

成功到我不知道是对还是错。

证明了自己能够拼尽全力又怎么样,回头看自己的人生的时候一样地彷徨,只是我好像只能一直地一直地向前走,无论有什么烂理由。

如果今天的我有我在乎的人、有我在乎的家庭、有每个人都羡慕的房子车子,普通人想做的事情我全部都办到了,我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还是说,我依然会像今天一样,突如其然地陷入自己的世界里面,因为我知道如果不这样反反复复地审视自己的生活,我很快会下坠到我曾经最厌恶的地方,然后更加地厌恶自己。

很多人都说要“和自己和解”,我觉得我是既喜欢和自己和解又喜欢和自己较劲的人,有些事情我很早就认了命,但有些事情我却觉得我命硬,就像一个矛盾体。

月初还被前同事说觉得我这个人有点悲观,理由是我老是喜欢考虑最坏的情况,然后委屈了我一整天。因为我是动不动就掏心掏肺的人,如果我觉得过程中被伤害我接受不了的话,我没有理由开始跟那个人那件事产生交集。

这种自我保护,不同于你与挚爱分手的撕心裂肺、也不像不幸的家庭里父母离婚的后知后觉、也不是你在追求理想的路上不断的跌跌撞撞。

也许十年前,我会在晚上戴着耳机好好哭一场,但如今晚上我却能躺在床上,呆呆地睁着眼睛,凝视着黑暗。

我好像拥有全世界上所有的理由去脆弱,但我却脆弱不起来。

有时候翻开自己中学写的QQ空间,看着自己之前矫情的文字,现在却再也写不出那种多愁善感,以前是写得很文艺但活得很叛逆,现在是写得很白话,但不巧活得还是很不羁。

我还记得我上学的时候每认识一个人总会想去挖TA的历史,因为我一直觉得人是很复杂的一个动物,每个人都像是一本书、一部电影、一场自导自演偶像剧,我总会仔细地翻开每一页,记好每一个情节,但后面也发现其实像我这样傻的人,我还没有遇见第二个。

你们总说是我自己选择了今天的生活,其实是生活让我选择了今天的生活。

即使是超人,他也有伤心的权利。

“世界如果被残酷攻击

谁来接手我的超能力”

——五月天 《超人》

转变

最近被Kira问了一个我自己也特别好奇的问题,我觉得我应该找个空闲时间,拿起思绪的笔,在名为文字的白纸上尝试画出我心里的那幅画。

“你为什么变开朗了”,我会怎么回答?

如果从星座的角度出发,作为一支普通白羊座,我仍然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仍然有着强烈的好胜心,仍然是说走就走的行动派,但是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没有那么小孩子脾气了,似乎也没有那么天真了。我仍然保有一部分自己坚持的价值观,但是已经不介意把一大部分放在阳光下与人分享并且接受别人的意见,不再会觉得自己一定是对的,这在五年前的我看来可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在网络里搜寻白羊男的资讯,终于在一堆吐槽白羊渣男和白羊男头脑简单的文章中找到了一些我觉得说得挺好的观点——白羊座的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就是开拓者,哪里好玩我去哪里,好奇心驱使我去不断寻找我想要的东西,那体现着人际关系里面,就是我非常渴望别人的关心,也许这一阶段就是渣男众出的阶段,因为常常会有三分钟热度的问题。到了第二阶段就是惜福者,白羊座开始体会到谁对自己是真心的好,然后这个阶段白羊座对待自己在乎的人和不在乎的人的态度截然不同,如果说第一阶段的白羊座是细节灾难,那这一阶段的白羊开始各种在乎关系里面对方的感受。“如果说白羊的第一阶段是无限的索取,那么白羊座的第二阶段则是有给有拿的公平,而白羊座的第三阶段就是一种我只想着给却不计较得不得到的状态”——文章里面的这句话真的描述得很精准,我发现我现在就处于这种状态,难怪我各种心理测试出来的心理年龄都达到了死人的水平,我已经完全不计较我会得到什么,也不想给朋友们什么压力,只要开心,此时此刻就是完美的。

如果从经历的角度出发,我觉得为什么是来了新加坡后变成这样,更多的应该只是巧合,我相信应该是过去五六年积累的见识和思考慢慢导致的转变,只是我并不是一个喜欢粘着朋友的人,所以经常和别人见面都是按年算,那确实可能会觉得我的性格有变化,只是身在其中的我可能没有旁人看我一样看得清。所以如果说有什么经历,那我觉得可能也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只是喜欢讲故事的人会把这些小事讲得栩栩如生,而我自己觉得这些故事对于别人来说都是负能量,如果没有必要我也根本不会提起这些事情,反正我觉得活在自己喜欢的状态里就好了,只有学会处理自己的心事才能做到真正的独立。

如果从听的歌的角度出发(原谅我是一个迷恋音乐的孩子),举个例子的话,还记得四五年前我一直在听谢震廷的《你的行李》,因为我超喜欢歌词里面的“行李”和“心里”的谐音组合,“有些话我没有打包进你的行李”这句话让我痴迷了好久,但是在最近几年,我强迫自己去听各种新歌,并且避开一切华语音乐,在近几年的嘻哈和电子音乐浪潮的帮助下,我听的歌的类型也变得更加多元,甚至有一段时间我听到华语口水歌的前奏我就想吐槽,一直让自己曝露在这样的多元音乐类型中其实也助长了我的好奇心,在对好听的音乐不断地探索中我也开始意识到自己过去是多么的无知,而如今回过头去听那些华语歌,我变得多了一份坦然,少了一份自艾。

如果从……我觉得可能我再写就没人读了。

毕竟人生没有如果,做只宠物至少可爱迷人。

最近晚上常常做梦,总是梦到一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让我每天早上醒来的那一刻都会觉得可惜——那只是梦而已。

最近的雨,不巧碰上了张敬轩的新专辑,导致以为已经练就刀枪不入钢铁之心的我瞬间又融化成了水,在湿热的岛上无法被蒸发,于是我又不得不打开博客写下自己乱七八糟的心情。

新冠肺炎疫情其实让一些东西变得很公平,无论是畅通无阻免签游历世界的护照,还是到哪几乎都需要办签证的中国护照,全世界的人都被困在自己所在的地方,让你有了时间思考,自己生活所在的地方是不是能满足你所追求的生活方式。

以前的我很难否定很多外在的东西,比如常人所说的美酒跑车名表,觉得那些物品都是成功的标志,但是过去的一年迅速地让我觉得很多事情其实就应该顺其自然,每个人的生活目标其实都可以不尽相同,越被长期锁在一个地方,就开始越明白其实生活的本质很简单,最重要的还是有自己的几个朋友,有自己想玩的地方,然后可以健康地、放肆地玩。如果说工作是在消耗精神,那生活其实就是一个可以恢复精神的地方,而这个地方的定义越简单,活得就越轻松。

我想,活得越明白的人,活得越“糊涂”,我也慢慢地学会与这个世界和睦相处,不再把所有的错误怪到天头上或者我头上,开始享受犯错的过程,不再为一些事情焦虑,但祝所有事情都会有圆满结局。

当把思维定式抛开之后,我发现我什么都不缺。最近有之前的同学跟我吐槽说,他的女朋友吐槽他三十岁了没房没车,我笑着跟他说,等我很快三十岁了你赶紧来吐槽我,因为我也肯定不会有房有车,然后我们在哈哈哈的笑声中把聊天收场。我的朋友们都到了要成家立业的时候,虽然我自己是内心想着你们赶紧结婚之后我就可以脱离份子钱这种奇怪的习俗了,但是这四五年我都是朋友们可靠的“比惨对象”,每次聊完他们一想都觉得确实如果论漂泊,他们谁都比不过我,但也恰恰因为他们觉得我这样漫步人海不好,而我觉得无所谓,他们才能在比惨大会中得到鼓励。就像《Soul》里面的爵士琴师和22,当他意识到珍贵的是生活的每一秒的时候,才会发现珍贵的不是《陀飞轮》吐槽过的高薪高职高级品,而是平白无奇的生活,昂贵的只有流逝的时间。

当明白人是群居动物之后,即使是一个人走在街上,两旁的陌生人都可以给你能量,只要我开始睁开眼睛去看清楚他们的眼睛。

2021年,我想我什么都缺,但我其实也同时什么都不缺。

谁来假装妥协 心不对口

暗地也有伤口 无法善后

祝你与我此后 各有新出口

因邂逅你才看透 我终身志愿

为所爱认命 或为所信分开 如没法可兼有

——张敬轩 《俏郎君》

漫步

我一直都很喜欢在Youtube上面找在其他国家和城市漫步或者驾车的第一人称4K视频,然后戴上降噪耳机,或者发呆似地望着其他城市的光景,或者就放在显示屏上,然后在笔记本电脑里读书或者写点文字。

我为什么喜欢看在别人眼里这么无聊的视频?

从小的时候我就很喜欢认路,无论后来的我去了什么城市,无论现在科技地图多么发达,我都喜欢走在街道上,用双眼丈量我与目的地之间的距离。无论我在那个城市里是只能坐得起地铁公交,还是我开得起车,我都喜欢走在能看得到太阳的地方,能看见方向的地方,所以经常就有朋友吐槽我一点都不省交通的钱,而我的反驳一直都是“你在一个城市里生活了那么久还不认路,只认识地铁线,难道不羞愧吗?”

我觉得我是一个好奇心超级超级超级重的人,所以我看的漫步视频通常都是我没去过但很想去的地方(虽然我偶尔也会看我曾经待过的地方的漫步视频,那通常都是怀念),我喜欢在视频里看到别的城市街道上的样子,喜欢看到不同地方的天气,喜欢看不同的车水马龙,甚至常常会思考如果我走在那条街上,我会听着什么歌曲,去记住那一个时刻;为什么路牌长这个样子?人们说着的是什么语言?路人之间相处的方式又是怎么样?我什么都想知道,即使我现在离那个地方很遥远。

通常这类视频里都有一个我非常喜欢的元素——环境声。我非常喜欢听到不同地方的环境声,即使是在繁忙的街道上,那种声音也可以让我觉得放松和专注,我知道有挺多人获取这种心流状态是通过纯音乐或者古典音乐或者交响乐,但是鄙人不才,我喜欢土到不行的环境声,尤其是下雨的时候,雨滴打到伞上的声音,汽车驶过刮起水花的声音,路人鞋子踩到水时叽叽喳喳的声音,我就会觉得自己现在在空调房里很有幸福感(虽然有一种想冲出去淋雨的冲动)。

也许我追求的只是一种脱离感?我也说不清楚,我不清楚的是我制造这种脱离感是随机的,还是我真的想要到达那个城市生活或者工作,在肉体无法旅行的今年,也许这是唯一一种能让我有抽离出现实世界的方法了——戴上降噪耳机,关掉所有通知,用巨大的屏幕盖住自己所有的视觉。

或者说,我只是想把自己扔到周围都有人的环境里,所以我就不用想你那么多。

擦肩而过的万千生命

上一秒他是路人甲 下一秒撞进生命里

慢慢学会不追问原因

人间有多少的遗憾 就会有多少的惊喜

——《意外的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