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那些乱七八糟的观点

喜欢粉色的男人

从前,有一个喜欢粉色的男人,他非常在意自己的外表,喜欢出门前简单的上妆,追逐着时尚的潮流,穿着中性的服装,在他眼里,他并不是要去追某个女生,只是觉得自己这么打扮出门才对得起这个美好的世界。他插花、养猫、买很多包包鞋子和化妆品,但他不太敢跟别人过多分享这些兴趣爱好。

因为突然有一天,他被别人说了娘。

他拿起手中BTS的新专辑,虽然他对韩国男团的喜爱已经被EXO占据了一大半,但是他还是掩饰不住他对里面一些歌曲的喜爱,无论是从旋律、还是从翻译过来的歌词。他偷偷摸摸地学习韩语,开始了并不疯狂的追星。他找不到周围任何一个男性朋友可以分享这种喜爱,因为女性朋友喜欢BTS的多,所以他和她们很快就打成了一片。他其实很希望有男生可以一起讨论男团的歌曲,但是他总是担心别人觉得他是gay,觉得是娘炮,反而会失去一些挺不错的男性朋友。

他其实想不明白,为什么在他眼里,单纯的喜欢以及对个人形象的追求,在别人眼里是这么危险的东西,这始终是困扰他的一个东西,尤其是当他到了日韩看到了当地人得体、独特但不扰人的穿着之后,他更加困惑了。

今天早上,我和美国朋友聊天的时候提到他女朋友在的一个创业公司的中秋party,他给我发了张她女朋友instagram的截图,我说里面三个肯定是中国人,他说确实是的。其实也不用我开这个可能不太恰当的玩笑,作为亚裔他其实也能一眼分辨出中国大陆的学生与日韩学生的区别。虽然日韩学生之间的区别也不小,但是分辨他们更多是在长相上,而不是在穿衣服的衣品上。我其实一直希望我能把这个表达得委婉一点,因为有很多很酷的同胞,但是平日里我走在路上看到的情况,跟日韩有很大的差距,可能跟美国的比较像,但美国的随意是建立在他可以很pro(也就是他们懂基础的穿着礼仪)的前提下的,所以我觉得总体来看国内的男性时尚taste(包括我)还需要下苦功。

其实这也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当自己不注重仪表的时候去吐槽甚至打压一些注重仪表的人群的时候,我就觉得整个侧重点就不太对了。

论情商

从小就被人说情商低,以至于我都快接受了这个标签。

我不懂如何恭迎别人,也不知道怎么矫揉造作,更不清楚如何能用一句话能让女孩高兴,但至少不至于经常搞砸。

如果那是情商的定义,那我低到了泥土里,因为我对很多事情充满着不屑,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越来越多,看的事情也越来越多,我逐渐发现了“情商”二字真正的精髓可能不在于“如何与别人社交”身上,反而在于“如何和自己独处”身上。

每个人都承认,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譬如说有外向的人与内向的人,喜欢说话的人与不喜欢说话的人等等,各种各样的交叉导致了你不可能遇到完全一样的朋友,但你会记得一些很特别的朋友。如果“让别人高兴的同时让自己高兴”是情商的定义,那么内向的同学们天生就低情商,但这明显不符合现实逻辑。所以当我们定义情商的时候,我们究竟在定义什么?

情商——Emotional Intelligence Quotient,简称EQ,维基百科上写着指代一种自我情绪控制能力的指数,不知道为何在百度百科上还加上了“管理他人情绪的能力指数”,可能是国内一直就有理解上的误区,也可能是国内就喜欢给别人贴标签,而不喜欢追根溯源查询这个词的定义究竟是什么。

我觉得真正的情商是什么,就是“跟你自己对话”的能力,管理自己情绪的能力。无论你“管理别人情绪的能力”多么高超,那也是排在管理自己情绪能力之后的。很多人都失恋了,有些人选择了不放手死死追求,有些人选择了逃避自杀,有些人选择控制自己的情绪,让时间解决一切问题;再者,很多人都失败到一败涂地过,有些人选择逃避,有些人选择沉寂,有些人选择原地爬起来重新来过。情绪可以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坏情绪可以吞噬你的人生,好情绪可以是强大的助推器,我觉得除非特殊情况,没有人会选择天天都活在坏情绪里,因为那需要强大的情绪管理能力,否则很容易走入歧途。

如果你内向、一直失败、觉得自己毫无社交,以至于怀疑自己,我觉得这就是考验自己情商的时候,你可能需要看很多书、走很多路、吃很多奇奇怪怪的食物、或者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让你重新掌控你的情绪,而那是你重新出发的前提。

所以,我觉得我情商挺高的,哈哈。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我会想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尤其是 走在路上的时候
你一玩手机 我就尴尬得结了冰
尤其是 两个人的时候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我会想是不是你对我没有兴趣
因为明明 我就已经很努力地找话题了
我兴趣爱好好像也不少 擅长的事情也很多
所以就是我长得不好看咯?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我总会好心提醒别人路上的危险
假装自己是守护天使的骑士
挡住送外卖的车 推开不怀好意的人
才发现可能别人只是需要白马王子而已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我会趁不注意加快吃东西的速度
等他们把回过头的时候 会发现我已经快吃完了
我以为他们会感受到不和我聊天的愧疚
然而他们却重新拿起了手机 我呆若木鸡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是我知道一切该结束的时候
你甚至不需要说 我也懂了你的想法
无奈 却只能接受

如果手机比你眼前的我重要
其实也没什么很大问题
我只是羡慕手机传讯对面的那个人而已

孤独的美食家

最近不知道什么原因,《孤独的美食家》里面的五郎形象被消费成了壁纸,配上“我什么都没有做,都已经XXXX点了”,其中“XXXX”指代手机上的当前时间。乍看一下特别有趣,五郎刚饱腹之后吸完一只事后烟,半满足半忧郁的眼神,很符合那句话的颓废之意——“怎么今天就过去了?”

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真正看过《孤独的美食家》(日版原文『孤独のグルメ』),看过的人当中又有多少人看过本作的漫画版?电视剧版中,松重丰活灵活现地演绎了这个角色,他把一个玻璃制品厂的销售的工作时的内心活动、以及对探索美好食物的旅程表现了出来,在 Netflix 上面,《孤独的美食家》也是可以与《深夜食堂》相媲美的美食剧。如果说《深夜食堂》里面讲了太多光怪陆离的奇异人生故事,那《孤独的美食家》里面的更加贴近现实,让观者觉得更为轻松。尤其加上松重丰栩栩如生的演绎,将漫画里五郎大快朵颐的乐趣表现了出来。

但其实如果我没看过漫画版的话,我也许会觉得《孤独的美食家》只是日本版《舌尖上的中国》而已,但漫画版里面的故事,给整个五郎的人生,都蒙上了一层忧郁。最开始我也是从电视剧版入坑的,当时为了学日语,天天在那里看五郎吃东西,每一集的末尾,漫画原作者都要实地去店里面访问,推荐一下他在那边喜欢的东西。作者是个光头大叔,特别喜欢喝啤酒,乍看之下还会觉得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人。每一季的最后一集,他都会亲自上阵做一个路人甲引来松重丰在剧里面对他的逗比表现侧目。但是在他的笔下,五郎君有着自己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在电视剧版里面被淡化了,人物角色更多地被松重丰改造了一下。在漫画版里面,很早就提到过五郎在法国工作的时候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经历,当时他和她女朋友都在巴黎,感情发展地很稳定,有一天女孩问他:“我们留在法国的话,就结婚吧。”五郎不够勇敢,没有直接回答她,在那之后因为工作原因他回到了日本,而他女朋友留在了法国,在那之后联络越来越少,后面就分手了。他时常回想当时如果他立刻就答应下她有意无意的那句话,现在结果会不会有些不同。

在漫画里,他会在开车的时候,在一间很别致的海边餐厅吃饭的时候,在爬山的时候等等很多情况下提起这件事情,而他在那之后再也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再喜欢上任何一个人。可能有人会觉得他的忧郁是因为颓废度日,他作为日本小市民阶级,工作上不顺利而看不清未来等等(因为每一集的开头他总要去到各种各种奇怪的地方和奇怪的人介绍业务),但实际上他开的是BMW,在东京有自己的房子,也并不是最底层的销售人员,加上他吃饭从来不在乎价钱(虽然推荐的店性价比都很高),熟悉他故事的人都很清楚,他的忧郁并不来自于自己本身,而是来自于感情。他觉得自己什么都稳定了的情况下,少了他喜欢的人在身边,而他偶尔还是会想起她。换位思考一下,这确实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吧。

五郎有几个固定的朋友,虽然也都是奇奇怪怪的人物,但友谊和日常生活中存在的各种小感动,尤其是肚子饿的时候随机遇到美食带来的感动,会偶尔减少他日常的忧郁感吧。即使在漫画版的五郎君身上,遇到美好的食物的时候,他的眼睛也是会驱散所有的烦恼而发光的,像那种看见珍宝的、难以置信的眼神。我也很感谢松重丰能够在电视剧版里面稍加改造,让喜爱这个系列的观众们少一些去感受人生的残酷。其实这个人物的孤独,我理解起来也特别简单,可能因为我和五郎都是有一堆相似且不为人知的故事的人,但只要有好东西吃,下一秒又有什么东西不能期待呢?

非走不可的弯路

没有不好看的花,只有不懂发现美的眼睛。

没有一定要赢的比赛,只有一定要赢的人生,不过人生却不是比赛,如果它硬要被是,那你的对手只能是昨天的自己,因为你将要过的是你的人生。欲望来自于攀比,并不来源你真正想要的东西。

你会遇到很多事情,但切记不要把快乐和悲伤寄托在别人身上,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你的感受最终都只会归于你。有些事情会让你一夜长大,也有些事情会让你一夜白头,但时间会解决所有的问题,不要选择逃避,在互联网时代没有人能够一直藏在洞里,你需要的只有两件事:走出去,以及找朋友。

随着见识越来越多,你会变得越来越宽容,越来越和善,但你却会时刻与人保持着不同。永远也不要待在舒适区太久,尤其是思维上的舒适区,那会磨灭你的好奇心,而那却是上帝给予你最珍贵的东西。世界这么大,价值观也很多,人生观也很多,活出的人生有很多种,你会遇到很多你甚至完全不想去沟通的人,但一定记得尊重他们的观点,因为说不定他们打开了你一扇新的大门。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如果没找到,那一定是你懒于思考的问题,因为那个属于你的东西,在这个伟大的星球上一定存在。

人生虽然充满可能性,但是关键的节点就那几步,虽然年轻可以多试错,但是社会的容错率也会越来越低,如果你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要做好长时间承受巨大的压力的准备。

有很多人生上的问题你可能找不到答案,你会想很多哲学上、心理学上的大问题,但感受是真实的、切肤的,只要时刻记得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人生,你的选择就是合理的。不要让谁导演你的人生,演好自己的偶像剧。

多看一些历史书,因为在相似的框架下,历史会不断重演,这也是地球伟大的地方,它给予了每个人预测未来最基本的能力,然后顺势而为,勿逆势而动。

愿你成为一个独立而自由的人。

“知识分子”

我是不是一名知识分子?很不幸,我可能算一个。作为一个享受了国家一流大学本科教育,也有海外经历的人,和其他很多有类似经历的人一样,组成了一个庞大的群体,先人给我们这个群体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斯文败类?oops,不好意思,是叫知识分子。

小时候去北京旅游的时候,还记得在寒风凛冽的圆明园的某根柱子上,估计有哪位有识之士刻下了总理的名言“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我当时虽然小,但我记得我隐约嘟囔了一句:“书里没有教你不要破坏文化古迹吗?”转眼间十多年过去了,我发觉书里还真可能没有教你这一条,可能是教材的问题,也有可能是这些东西不应该是书本教材教的东西,但至少当时那位有志青年,还记得国家,不管是真心还是无意的,他当时一定有着读书报国的崇高理想。

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多,除了表面上大家看到的、在热烈讨论的社会新闻,其实有很多是大部分人,尤其是大部分“知识分子”不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具体的事情,即使是在我自己的网站里也不便多谈(我很同情那些被删帖的公众号和微博人士,但我也觉得他们某种程度上也活该),在这个时代,想再开始去做一些事情已经太晚了。我不想谈论具体事件本身,我想讨论的是我的知识分子同志们,我想问他们一句:你们的“大我”去哪了?

仅有个人抱负的,醉心于自己的事业;连个人抱负也没有的,在生存线上挣扎;有钱且虚荣的,在到处晒优越,没钱的,窝在家里打游戏。其实上面的都是我每天能看到生活的一个切面,并不一定是你看见的,你看见的可能是另外的角度,有另外的见解。但是没有人可以否认一件事情,就是一大批一大批有能力去多个角度看待问题的人,或者因为懒或者是觉得无所谓,或者是已经没脑子了,长期地只相信他自己相信的东西,不再有去想象、好奇、质疑、求真的能力。当发生了一些事情的时候,你找到他们描述这件事情,他们会喷你愤青;当你说以后有些事情可能做不了的时候,他们会说没了就没了,又不是活不下去;当你跟他们谈论国家未来的时候,他们自豪满面地跟你说这个好那个好,感觉什么问题都不存在。

诶,你说奇怪不奇怪,有了社会热点事件喊得声音最大的除了水军还就是这群人。

我从小就挺喜欢文史哲,高中最后也是选的文科。文史哲当中,我了解比较多的是历史,我也比较喜欢历史,因为通过历史你会总结出很多规律,你会觉得历史可能会不断地重演,这仿佛是建立在某种地球运转“规律”之上的,比如我看见目前有些现象,别的国家几百年前的好像也有过,但是又因为国情的略微不同而不能生搬硬套,我就得反过头去分析去推理,再升华提炼出更多的总结,特别有趣。我非常热爱我的国家,所以我对我自己国家的历史特别地感兴趣,我非常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人,能够好好从其他角度看看我们自己国家的历史,让自己多个角度去分析问题,因为最了解我们国家历史的地方或者说角度,可能并不在你所知的视野范围内。

当大家都处于“小我”的状态的时候,整个氛围就是自私的,我会看见身穿西装的人若无其事地插队,我会看见一大堆伸手党,我会看见一群人对过去关键事件沉默却又对有关小孩老人等弱势群体的事件莫名敏感。其实我也不应该怪谁,我更不应该怪你们,因为现在嘴皮上扯什么都有点晚了,不是说解决某件社会热点问题太晚了,而是讨论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这件事情已经太晚了,至少在我所预见的十年内,只会哔——————。

但是希望也在呐,五十年后,一百年后,等大家都不再在乎吃不吃得饱肚子,等大家都能自由追随自己的梦想而不是为生计工作奔波,等大家对关键问题出现一个咬住一个,等到大家“脑子”和“大我”同时回归,我相信我深爱的中国,一定是真正强大的。

突然想起鲁迅,我想这时代学医还不错吧,至少还能给自己赚点钱。

黑名单

最近国内的国际网络出口只剩下运气好的人或者是超级厉害的人才能走出去了,看 V2EX 以及综合推特和微博的消息,感觉这一次是 ISP 在测试或者部署白名单/黑名单这种东西,同时对端口和域名进行管制。

这直接导致我上班的效率暴降(因为我并不想把自己最后的几个放自己鸡蛋的篮子在公共场合使用),我不能再自由地去 Github 查代码,去 StackOverFlow 找相关问题答案,不可以去 Google 一些国外的文献来佐证分析。其实怎么说都说不完,但是我今天写这个文章是因为我想起了我两个月前写好的一小段文字,跟网络没什么关系。当时觉得自己的微博很凄惨,而且我也抱有一丝希望这件事情不要真的发生,最后还是发生了,其实也是意料之内的事情呀,只是突然从这几天网络上遇到的情况,联想到了那段文字罢了。

黑名单

黑名单是世界上 最好的发明

一次拖动 点击 确定 代表你给的最后交集

潜在的受害者们 亦步亦趋

用@代替了评论 用点赞代替了私信

以为不发一语 就可以改变宿命

这渐行渐远的 感情

其实这一年毫无起色地经历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挫折,我早已经把2017看做自己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年。直到现在,我整个人都仿佛被包裹在黑暗里,浮在半空中。

我可能经常有上你黑名单的时候,却可能并没有跟你说再见的机会。

无题

忍受着十二分的头痛,我翻开笔记本盖,打开 Spotify 熟练地找到林宥嘉的歌开始循环,这一次有点不同的是,我想写点东西,在这个最公开却也最私密的地方。

生病的时候往往人会变得脆弱,更别说遇到可恶的发烧,加上独自一人在异地他乡。几十平米的房间里,愣是找不到有生机的东西。想起在三四年前,手机还会有人不时提醒着我,我不是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但如今既不想让别人担心、自己也没办法找到排解方式的我,回到了最原始的形状。

也许写作是我现在最廉价的娱乐吧?

想想,也是因为自己不够好,所以才会在这几年不断地不断地失去。有时候也会痛恨为什么国人没有什么信仰,所以自顾自地自己创造一个“神”来瞻仰,但是一次一次,我无谓的祷告证明了一切都是徒劳。如果真的有神,那我的宿命注定就是在不断地失去,失去到有时候会怀疑自己存在价值的程度,但又一次一次地强迫自己回到现实,不要去想太多。我总是安慰自己,我所有的失去都是因为我不够好,拼不过别人,却发现这样活着是异常的累。人们常说是流眼泪是最没用的事情,其实祷告才是吧?

想起自己在最近一年里多少次对着镜子里的人歇斯底里地臭骂,我就觉得神对我特别的不公,现在开始觉得所有的没有自己亲眼见到事实为依据的鼓励都是鸡汤,苍白无力。这些年的遭遇,在最近几年我的交友圈里我还没见到比我的更加压抑。我总是在做好事,安慰别人的功力一流,用着的都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残忍事实。

我现在的孤独是如此的巨大,像一颗发育了两三年的肿瘤到了晚期,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救,也不觉得有人会来救我了。

谢谢这个让我世界观完全崩塌的世界,谢谢你。

请让我再痛一点,直到我知道我的极限。

F1! F1!

自从迈克尔舒马赫退役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过 F1 的比赛,这种感觉就像你看 F1 的唯一动力失去了,对其他领域来说,就像是假如费德勒退役了再也不想看网球,科比退役了再也不想看篮球,周杰伦不发专辑了再也不想关注乐坛。

最近林肯公园的主唱自杀,也让我想写一篇关于 F1 的文章,进而延伸到一个更加难以回答的问题:最爱的人离开之后,还有没有可能去爱。

我不知道,对 F1 来说,自从舒马赫退役后,红牛和奔驰的崛起,让我觉得这个运动已经从车技和战略决定胜负变成了引擎和车本身决定胜负的游戏。并不是说这样就偏离了这个运动的宗旨,但确实这样不是我喜欢的样子,加上舒马赫的退役,我失去了对 F1 的所有热情。但是五六年之后,在我在美国读书的最后一年,我阴差阳错地认识了一个很喜欢 F1 的同学,也阴差阳错地办理了电视 cable,因此抱着不看白不看的心情,我看了2016年的新加坡站。

这一场比赛让我看到了 F1 的另外一面,之前我从来没有去考虑过的一面:它不仅仅是车队车手以及赛车的较量,它更是一座城市向世界展示它的文化和人们的平台。我之前一直都是以一个车迷的身份来看这个运动,所以一旦它的一些变动不符合我这个“车迷”的心思时,我就会失去对它的兴趣,而我却从来没有思考过,我之前并没有完全认识它所包含的东西。在我看新加坡站的过程中,让我觉得精彩纷呈的,不仅仅时街道赛带来的火星撞地球般的刺激,还有评论员对新加坡这个国家文化、历史的介绍,作为从一百年前才发明出来的汽车,在短短的一个世纪之间,已经在世界各个角落无处不在,并留下了一串串灿烂的历史。其实,除此之外,今年的法拉利和奔驰之间的赛车技术不相上下,很有机会能产生一个非常精彩非常有竞争性的赛季,这也是让我回过头看 F1 的另一个原因。

所以对于这些体育运动来说,我不喜欢的可能只是它现在这个样子,没有竞争性的单调样子,只要这种现状一改变,加上一次阴差阳错的机会,我又会“重投怀抱”。这说明我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吗?

我觉得恰恰相反,我很念旧,当然现在也很好,但是我没有必要为了前进就一味否定以前喜欢的东西,这反而是不太健康的心态。讲到这,我又想回到之前提到的林肯公园主唱的悲剧,我虽然不是他,没有可能了解他经历了什么,但是我却很清楚艺术家那种“痛苦产生艺术”的心态。虽然现在很多舆论观点提到没有必要为了灵感把自己放在那个位置,但是没有亲身经历过一些事情,是没有办法去感受到那种感受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认可这一点,尤其对于创作者来说,在自己身上发生过的真真切切的事情,让自己痛苦抑或快乐,可以帮助自己创作出打动人的作品,这可能也是创作者的幸运与不幸吧。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说着 F1 就说到这里了,可能也是心里有太多的多余的话吧。这种没有灵魂找不到灵魂的感觉,也已经很久了呢。

孙孙孙孙孙燕姿

我并不是一个孙燕姿的脑残粉,但是一个合格的真爱粉,买过5、6张她的CD,几乎所有的歌都听过,大部分会跟着哼,对《我的爱》、《我也很想他》等的MV情节的记忆如数家珍。

我真的非常喜欢她的歌,进而也喜欢她这个人。从出道开始就没多少花边新闻,在鼎盛时期选择和一个并没什么名气的男友结婚,直到现在变成一个合格的母亲,她做出的榜样和生活追求都是我所崇拜的。其实仔细想想,在我还小的时候,同学就一直“指责”我说:“你怎么不听女生的歌?”其实我也听得很多,尤其是在我觉得自己算是情感细腻这种type的人的情况下。不过我一直和时代接不上轨呐,在我很喜欢孙燕姿、梁静茹的时候,那时候的乐坛,可能还是jolin的粉丝更多一点。喜欢孙燕姿的,想必是跟喜欢梁静茹的粉丝一样,被她独特的声线和唱功吸引吧?也不是说蔡依林唱得不好,只是我比较喜欢孙燕姿这种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清新感的女歌手。

在时隔多年之后,在势不可挡的综艺浪潮下,我终于看见了一个有诚意的音乐节目邀请到了孙燕姿,谢谢《我想和你唱》这个节目,谢谢“韩涵组合”!(请来谭校长更是不用说了,永远25岁的校长,像他这样的专心唱歌的歌手多几个该有多好)

因为孙燕姿,加上林俊杰,我从小就对新加坡非常向往,但其实可能向往的不是某个国家,而是MV里营造的那种氛围,泛黄泛青的海边,大家组个band在一起嗨皮,暂时扔掉所有的烦恼与忧愁。我在和本科室友环岛的时候,曾经短暂体会到了这种感觉,所以可能我向往的,是2000年代的台湾乐坛,还有他们塑造出来的青春。

其实两个时代的审美虽然都是看脸,我更喜欢《王子变青蛙》里的明道,《命中注定我爱你》的阮经天,《听说》里的彭于晏,却对现在国内的鹿晗、李易峰等拍的戏毫无兴趣。我觉得可能不是我已经丧失了审美能力,而是这个社会病了。我不断地尝试打开一个个国内电影电视剧,然后一个个忍受不到10分钟就点了关闭按钮,就像大多数人匆匆看你一眼,就觉得把握住了你整个人生轨迹,区别在于前者的我知道历史上的好,而后者却完全出于他们的臆想。

看脸的时代其实还真有高低之分,但说白了,不管看脸不看脸,孙燕姿都一直会是我最喜欢的华语女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