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那些乱七八糟的观点

流浪地球

似乎最近全人类都在见证历史,见证了这个,又接着见证了那个,上帝是不是偶尔也可以问一下地上的人类,是不是累了。

我还没有去过火星,却已经见过荒诞的世界;还没有好好享受当下,却发现平凡的生活也已经成为奢侈品。平日里沐浴过的午后阳光、牵过爱人的手、最爱食馆里面的那几道拿手菜、邻居家那只慵懒的猫,一切光景都像是玻璃杯,轻轻一碰,就会碎。当阳光再次穿过浓雾进来洒在这些玻璃碎片上的时候,虽然光线反射得依然很透明,但当黑夜来临,这些碎片再没法像一个容器一样装下喜怒哀乐。

在这个时候,还能伸手触碰到的幸福,一定是最坚定的。

通勤路上听到的那首好听的歌、疲惫的时候朋友送过来的关心、在空调房里躺在床上看过的那些剧、家里生机盎然的几株花,都永远在那里,而现在因为世界停摆而闲下来的你,是否也开始体谅一些自己从来理解过更没有感同身受过的爱。

流浪地球是一个很美的名字,等地球渡过这一次的难关,再次找到可以安家的角落,一定是我们作为傲娇的传道人再次流浪的日子。

也许我们都以为只要一直在路上,人类就不需要一个家。

2020世界也不会因为20就爱你

此刻窗外嘈杂的烟火让我想起了很小的时候的春节,那时候没有关于烟花的种种限制,每到过年的时候我都特别期待去玩烟火,也记得每年大年三十晚上肯定不用想睡一个好觉——因为窗外的烟火声就像一直在不断安可的演唱会现场,此起彼伏。但现在国内已经很难感受到这种氛围,对一些传统文化不合时宜的控制,让我们的年味越来越淡。

现在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2019年就快过去了,2020年就快要来了,随着年纪越大,反而觉得人生的跑道越来越长,也觉得每一年的跨年夜来得越来越快。我在这个快时代中,最近七八年形成的“很简单”的习惯,就是在Youtube上面和五月天跨年演唱会直播一起跨年,这个小小的仪式感对于秉持“一切都在变但希望有一些不变”生活理念的我来说很重要。

其实小的时候在每年的跨年夜特别容易有各种想象,有很多自己强加给自己的“多愁善感”,比如2019变成2020年是第三位数字的变化,这样的变化十年只会有一次,曾经的我会非常想赋予这种变化某一种意义,但现在不知不觉也觉得只想追求一种“平平淡淡”,或者说,我有轰轰烈烈,但我并不会觉得被别人认可的轰轰烈烈,才是轰轰烈烈,所以在2019年后半年开始又一次像以前一样完全扔掉了社交网络,“甘愿来做憨人”。

2019年想起来也是去了不少地方,甚至在一些刹那会忘记我原来走了这么多地方(也许这就是不发社交网络的坏处),最近跟一些同学聚会,他们觉得我很酷很潇洒,我甚至反复确认了很多次他们是认真的吗,因为我觉得我也没有酷,我只是有点小任性,我甚至希望大家都可以任性,因为有些事现在不做,以后就再也不会做了。

在2019这一年里面,我慢慢开始了解到了一些事情,又慢慢拾回了一些纯粹,甚至又一次开始对不公平的事情很逆反。不过我相信大家也是这样一步一步地在探索着这疯狂的人生吧,没有人知道下一站在哪里,也没有几个人能一直在你身边,所以不应该感到失望,因为我们生而为人,想要往前便注定流浪漂泊。

2020年,希望世界能像五月天的《玫瑰少年》这首歌背后故事的灵魂一样开放、正义、温柔和阳光,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不应该需要为最基本的“做自己”而感到抱歉。

哪朵玫瑰 沒有荊棘?

最好的 報復是 美麗

最美的 盛開是 反擊

別讓誰去 改變了你

你是你 或是妳 都行

會有人 全心的 愛你

——《玫瑰少年》

海底世界

(最近看到综艺《一起乐队吧》的总决赛,被节目的最后一首歌——旅行新蜜蜂的《可笑》深深地感动)

如果一个人沉入最深的海底,会看见什么东西呢?

在地球能找到的最纯粹的黑暗中,在人类已知的最强烈的压力之下,我仍然看得见生命。

这里的生命都似乎逃避着群体生活,有些埋在沙子里,一动不动地躺在海床上,还有些轻声屏息地移动着——生怕别人发现这里还有生命的痕迹。但即使在这样完全的无声环境中,有些生命体还自己带着光,像是闪耀在幽暗海底的星星。

或许,它只是想给其他孤单生命体一些些探索的鼓励。

最近整个世界似乎都处在撕裂状态中,每个个体似乎都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争吵得不可开交,无论是在陆地上为了自私的利益而互相攻击的人类、还是海洋表面在洋流交汇处争夺食物的鱼群,都是如此。

很多地面上乱七八糟的小事,即使生活的海底世界有一万米距离,但地心引力从来也没有放过把任何一件地面上的产物拉进地心的机会。只是为什么人类有的那些美好的东西深海鱼都没有,而那些不美好的东西却都要随着雨水通通冲刷到生态脆弱且敏感的海底呢?

最近在国内新闻中看见有一些学生和刚刚工作的年轻人因为抑郁症而自杀的新闻,每次看到这些我心里都很难受,虽然我自己最黑暗的那段日子已经过去将近三年,但我仍然深深地明白并不是每一条深海鱼都有足够的勇气与运气,能够在做傻事之前发现自己其实也被这个世界爱着,而且即使过去了一段时间,抑郁带给一个人的后遗症也会是反反复复的,别人甚至完全发现不了异常。

但爱远远比恨有力量,只要你鼓起勇气选择去相信,someone, someday, somewhere。可能只是买甜筒的时候阿姨多给了你一勺,可能只是你刚好回到家才天空才下起了大雨,可能只是你扔纸团的时候不小心刚好扔进垃圾桶,可能只是唱一首很难的歌的时候刚好全唱对,可能……可能,也许还有很多可能。

只要活着,总会被很多事情感动,而且我明白无论那件事情多么微不足道,在敏感的你们眼里应该都闪闪发着光,就像夜空里升空的烟火,即使只有一瞬间的耀眼,也会在人们心里留下爱的种子——“活着真的很好呀”。

在深邃的大洋底,即使周围似乎没有生物必须的氧气,即使周围漆黑到你流泪也没人发觉,即使来自孤独的大气压让你喘不过气,即使现实世界安静得让你觉得自己可笑,即使心里有一万种可怕的想法,

也请拜托善良的你,这边内向的你,还有那边假装没事的你,不要闭上你们美丽的眼睛。

因为你的存在,可能就是你沉默的同类活下去的勇气。

孤单北半球

新加坡属于北半球吗?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但是我又一直觉得热带的岛屿在地球上没有归属感,它们似乎无论南北半球有多好,也心安理得地居住在赤道。

其实我说上面那段话,是为了不希望读者觉得我听这首歌的时候代入的是我这个人,虽然以下的想法确实是出自我的胡思乱想,但我毕竟目前在热带的岛屿游泳,所以随便啦。

最近因为一些契机又听到了《孤单北半球》这首歌,我记得一开始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是听到欧得洋的版本,后面才听到林依晨的翻唱,但是时至今日貌似林依晨的版本受欢迎程度远远大于原唱,所以我也一直在单曲循环这个版本,结果听着听着我就在想,这首歌唱的是住在哪里的人的心声呢?

首先,《孤单北半球》这个歌名蕴含着两个信息,一就是主人公在北半球,而是主人公很孤单,考虑到这首歌是华语流行音乐,所以北半球比较多华人聚集的区域基本上就有东亚、北美和欧洲三个地方了,恰好这三个地方也是比较容易发生异国恋故事的地方。

然后我们来到开头前四句:

用你的早安陪我 吃晚餐 記得把想念 存進撲滿

我 望著滿天星 在閃 聽牛郎對織女說 要勇敢

不怕我們在地球 的兩端 看你的問候 騎著魔毯

飛 用光速飛到我面前 你讓我看到北極星有十字星作伴

这里也蕴含了很多信息,首先就是主人公与另一半有时差问题,而且具体到北半球的晚上是南半球的早上的两个地方,其实能选择的地方不多。如果是东亚的晚上的话,满足南半球的早安的地方只有南美和非洲大陆的一小块,我想东亚人应该不喜欢这两个地方吧……那假如主人公在欧洲的晚上的话,满足吃晚餐的时间是别人早上的南半球地区在太平洋上面……如果主人公是在北美的话,那南半球有一个大洲很符合要求——大洋洲,而且碰巧这两个地区都是比较多华人聚居的地方,所以我觉得这是最有可能的组合。

接下来的歌词也似乎印证了这个讯息:

少了你的手臂當枕頭 我還不習慣

你的望遠鏡望不到 我北半球的孤單

太平洋的潮水跟著地球 來迴旋轉

我會耐心地等 等你有一天靠岸

少了你的懷抱當暖爐 我還不習慣

E給你照片看不到 我北半球的孤單

世界再大兩顆真心就能 互相取暖

想念不會偷懶 我的夢通通給你保管

太平洋刚好就印证了是北美大陆和大洋洲的信息,因为假设是欧洲的话,他们之间相隔的是大西洋甚至是印度洋。“等你有一天靠岸”可能也暗示着主人公在的是一个港口城市,那是纽约?温哥华?好像都有可能,但是洛杉矶应该不太像,因为歌词里面有提到“少了你的怀抱当暖炉”以及“世界再大两颗真心就能互相取暖”这两句,似乎暗示着主人公所住的地方还蛮冷的。

所以我分析的结论是,孤单北半球讲的应该是北美的某个冬天比较寒冷的港口城市与大洋洲某个城市之间两人的异国恋。这样的组合在现实生活中应该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应该有一定机会能撞见。

即使是在南半球常驻的十字星,每年也有一小段日子可以闪耀在北半球北纬25°以南的地区与北极星作伴,而恰好这个时间就是在四月,而且这个四月并没有谁的谎言。

好像我的思绪变得越来越无聊了xD

「孤高之人」

最近三个月,专业书也好,纯文学书也好,陆陆续续看了一些些,但让我印象最深的其实是这部叫「孤高之人」的漫画。

说来也巧,我并不是因为觉得自己是个「孤高之人」而去找了叫这个名字的漫画去看(这简直显得我无可救药),反而书名的”孤高“理解起来很直接,因为他讲述的是一个有些许社交障碍的青年如何从登山中逐渐发现自己的灵魂所向,并一步一步朝着自己的终极理想——被誉为世界上最难攀登的高峰K2,孤独前行的。

我看这个漫画,其实是因为自己也喜欢登山。虽然从来没有带着安全绳和冰锥去几千米高的冰壁上尝试过,但那确实是自己的一个小小的愿望。尤其是看完了去年的最佳原创纪录片「free solo」之后,有一段时间又重新燃起了自己想要登山的激情。记得在美国的时候每个周末都自己往野外跑,虽然上半身的动力纯粹是喜欢带着相机拍摄风景,但下半身的动力却是那种原始的、甚至是纯动物性的想去野外探险的欲望。

漫画里说,登山队里人与人的关系是最原始的。

虽然都在一个团队,虽然都是要去攀登一座山,但每个人的目的不尽相同:有人是为了名利场,有人是为了赢得女人心,有人是为了完成使命,有人却是纯粹喜欢登山,而主角恰恰是最后一种人。而在登山的过程中,一旦出现意外,团队关系在生死面前瞬间分崩离析,所有的道德和社会教条在小社会里都不存在——那是一个你死我活的世界。

所以,漫画里也说,登山是孤独的。

如果以一己之力不足以登上某一座山,那就不要去尝试。不断地练习、冥想、视觉化攀爬路线,等到自己身体上和精神上都准备好的那一天,再开始自己的旅途,这是登山的法则。尤其在攀登雪山、需要中途留宿山腰的时候,独自一人的那种感觉就像自己漂浮在了半空中,如果没有强烈的信念,遇到一件小小的事情可能也会精神崩溃。人们常说喜欢安静,但如果在绝对安静的环境里,没有几个人能坚持多久。

那么,登山的信念是什么?

山如果是神,那他只会倾听最纯粹的声音,如果你背叛了山,山也会背叛你——这是漫画里作者写下的句子。我一开始因为看到带着各种乱七八糟目的登山的人全都死了,我就以为只有像作者那样的“纯粹喜欢登山”的那种精神才是山神所需要的,但其实最后主人公在攀登K2东壁的时候,在被受到女人迷惑而盲目攀登的徒弟的死拖累、毫无补给以及通讯方式的情况下,依靠自己对家人的挂念,成功登上了顶峰并在第二天早上被救援——代价是他失去了被冻伤的十个脚趾。虽然真实故事中(这个漫画是根据日本一位有名的登山家故事改编)的主人公没有那么好的结局(登顶过程中遇难),但是这结局也展现了漫画作者的善意——除了热爱本身、从他人身上得到的爱也可以支撑你走过绝境。

所以一切又绕回到了高中看的那本朗达拜恩的关于吸引力法则的一本书——《秘密》,人与人之间就像两个磁场,相斥还是相吸取决于自己散发的能量。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把自己的梦想以及鼓励自己实现梦想的话制作成了彩色铅纸打印的小册子装订起来了,刚刚翻开它,我被当年的自己感动到了,也许我想要登山的想法其实那时候就有了。我好像从未改变——一直是一个不羁、叛逆的人,偶尔很闷骚,但从来不无聊。

“如果你要成为黑暗中的光,就请别抱怨。”

不要拒绝新的

写这篇文章的起因,在于以下一个可能不被世俗认可的观点:

在自我道德约束范围内,不要拒绝新的。

不要拒绝新的很好理解,以音乐为例子,很多中年人听了大半辈子的邓丽君和齐秦,可能顶多在小孩的影响下听了些周杰伦和五月天,但是整个音乐世界实在是太广阔了,而每个人每天都只有24小时,一直听着旧的东西就很容易失去接触新东西的机会,也许你觉得旧东西就是最好的,但或许新的东西更适合你,而你也更喜欢。

为什么要加一个“在自我道德约束范围内”这个状语,是因为肯定有人会像这样抬杠说:结婚之后遇到喜欢的异性,是不是也不要拒绝新的?所以我认为如果你觉得合适,那出轨不出轨你自己可以决定,但如果是觉得这样很不符合你的世界观人生观你也做不出来,那就不是什么事情都不要拒绝新的。在不同假定的情况下策略就会不一样,有时候耐心等待也会是坏事,可能走了很远你发现最适合的已经在很早之前出现过,那种后悔也是很痛苦的。

在可能的范围内,不拒绝新事物有什么好处呢?我自我的感受是见识越来越广带来的豁达和坦荡,容易在人生里“出戏”,到一种见怪不怪的程度。另一方面,接受新事物也能增强好奇心,强迫你不断走出舒适区,直到你已习惯这种一直“在路上”的状态。以上面提到的问题举例,假设你结婚前已经接触过了够多的异性,你更加明白你需要的是什么。或者假设你很喜欢买某一样东西,在大量的收集之后你可能也能够总结出最爱的两三款。我一直觉得人类的注意力有限,不太想相信人类的“喜新厌旧”是本能,如果一个人“花心”,是不是只是他仍然在某一方面仍然有“探索欲”的表现?

那拼命拥抱新事物的坏处就是,人心暂时还“安定不下来”。譬如以下这种“典型”状态:我不知道也不再想知道我是谁我在哪我想做什么,我知道的就是我必须往前走,让我自个儿待着以现有的状态等死的话,我可能很难接受这种情况。我天生有一种担心被时代“抛弃”的焦虑感,我不想在我还没探索的情况下,就片面的觉得东西都是过去的好,即使我本身是一个比较不喜欢扔掉旧东西的人。对旧事物的偏好很容易会让你产生认知偏差,这个纠正过程也特别痛苦且孤独,经常得刻意而为之。

也许随着经历越来越复杂,活得就可以越来越简单,我想说的最好的状态可能就是兼具着猫的好奇心与狗的忠诚吧。(怎么听起来怪怪的2333)

要用像夏天的 微笑

隐藏好心情有 多糟

不做你沉重的 背包

当作相知一场的 回报

——《夏天的微笑》 by S.H.E in 2003

致《香港这座城市还有救吗》作者

最初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是在这个月初香港那边事情比较多的那周,在微信朋友圈里突然间就有人开始转发。因为转发的人大多数都是我本科的同学和朋友(侧面也反映了这件事情或者说香港的任何事情在广东以外很难激起关注),我就点进去看了一下。里面文章提到的观点用的论据都是他本人经历,我认为泛化给整个社会的价值很低,而且带有强烈的个人色彩,尤其是涉及到教育的这方面,我觉得你认为的大陆九年义务教育比香港的教育好是很偏颇的,因为教育不仅仅是教你天文地理数学英语这些实用技能,也包括教你很多艺术音乐鉴赏和价值观形成等无形资产。

最近又有几位同学开始转这个文章,我就觉得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一下好了:虽然我对你的观点不完全同意,但是我尊重你写文章发表观点的权利。你看见的是你眼里的香港,但如果我们国内有很多人对此意见趋同,那我反而会有点担心。

其实这整件事情在我眼里可能还是来源于社会矛盾。十几年前开始香港人说大陆人蝗虫的时候我很气愤,没想到十几年后很多香港人心里对中国的感受还是这样:认为中国的经济是骗来的,政治是胡来的,文化上一无是处,我觉得并不是教育出了问题,更可能是香港媒体上面出了问题,而很多人宁可去相信写的东西拍的东西,而不愿意自己跨过江水去自己体验一下祖国大陆。我现在觉得一个国家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是很有必要的,跟个人也很类似,你听成功的人分享经验你总会觉得是一派胡言,所以想照搬别人的成功经验,你往往都很难成功。

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正是香港人心里一些普世的价值观才会让我觉得想反驳那篇文章的观点。不管一部分香港人现在有多么荒谬、多么无知、多么冲动,这个制度会实现自我纠正,因为总有人在发表自己心里的想法。如果他们不能自我成长,仍然抱着现在心里的很多不成熟的想法,那这群人的上限就到了,肯定会有另外一些更成熟的声音出来。

所以你文章里暗喻香港没有救了,我觉得是大错特错的。

香港有救,因为香港是个成年人。

我眼中的“AI”是什么

这是一篇不该出现在我中文博客里的文章,因为一般我只会在英文里吐槽一下当今的科技发展,但是因为刚好现在端午假期有时间,且看到一本书里又一次尝试对机器学习、深度学习、人工智能(AI)以及认知学习等等相似概念进行分类,我在想我是不是也可以随手写篇文章,把自己的理解写下来。

首先,我觉得 AI 早已存在,人工智能早已存在。首先存在于人们的愿景,无论是90年代终结者电影里面的终极人工智能天网,还是08年的钢铁侠里面的贾维斯,他们的形态都源自于科学家们的预测,而今天在2019年,科技的发展正在一步一步地接近于那个最终形态,但是也有李开复和 Elon Musk 这些人在警告究极形态的人工智能可能对人类社会带来的危害。我作为一个略懂这个行业的人,我非常同意那种“终极人工智能”的样子,那确实会是这门技术的究极目标,而且我也同意大神们对这种形态的担忧,因为很明显的事情是——机器是没有任何感情的,所以人类如果要与机器去斗争,必是死伤惨重。

其次是 AI 早已存在于各类游戏之中。如果是一个喜欢玩游戏的人,你可能早已经在和朋友讨论攻略的时候经常提到某个某个关卡boss好难打,或者某游戏的电脑好厉害我打不过,无论是进入中国最早的一批游戏——暴力摩托、红色警戒、星际争霸,还是现在炙手可热的一些 IP —— Dota2,League of Legends,Overwatch,我们最开始接触游戏的时候都是打电脑的,而最初的时候这些 AI 都只是一些规则化的程序,只要一点时间,几乎每个热爱那款游戏的玩家,都可以轻松地吊打电脑。

那为什么当时我们说的这些电脑 AI,我们现在看不上了,而反而去定义一些自动驾驶、图像识别、机器翻译等技术为 AI 呢?我觉得很大程度上这变化是基于人们的期望的。在一款游戏发行的时候,我们就知道里面会有电脑,而且也知道这些电脑就是一些套路,你可以打败他,我们现在对游戏里面的 AI 的期望就是如此。另一方面来说,可能在早期的时候,OCR(optical character recognition)都可以被称之为 AI,因为它让机器做到了当时人类无法想象机器能做到的事情,但是现在几乎没有人把 OCR 称为 AI,因为它就是识别文字,很多 OCR 程序还只能识别数字,这已经慢慢变成了人们的正常期望,所以好像只有你随手拍一个上下颠倒的菜单照片,电脑帮你把菜单生成文本放到你网店里——也就是美团点评做到的技术,你才会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它足够难,足够让你觉得只有人类才能做到这么复杂的规则,而机器不可能考虑得那么准确且全面。

总结一下,我觉得对于普通人来说,能够完成超乎想象地、足够难的一些任务的机器人,就是 AI。尽管对于业者来说并没有那么高深,只要是能够帮助完成人类工作的机器,就可以是 AI,所以最开始我们在游戏业者里面就经常听他们提到电脑的 AI 水平。其实这可能也跟媒体的宣传有关系,因为媒体喜欢炒作热点,喜欢带动普通人不甚了解的东西,这样才有流量,他们才有钱赚。

那之前说的终结者里面的天网呢,这类型的 AI 又怎么去定义?我们能拥有像 Jarvis 一样的 AI 管家吗?答案是完全有可能的,但这类究级人工智能离它的出现估计还有至少50年的距离,离飞入平常百姓家可能还需要上百年(而且没有战争的话这类技术的发展脚步肯定会很慢)。我的想法是这样子的,因为这类能够自己变强的人工智能,主要受制于强化学习(Reinforcement Learning)这个领域的发展,无论是最开始打败李世石的 AlphaGO,还是后来打败人类 Dota2 玩家的 OpenAI,目前所有的突破都还局限于某个具体能被规则定义的领域上,这也是强化学习自身的弱点——也就是要我能自我提高没问题,但是你得告诉我规则,告诉我游戏的边界,我才能自己跟自己玩。但是我们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聊天是没有任何边界的,而且目前非结构数据的处理并没有达到能把我们所有的日常数据变成机器能消耗的形式,换句话说,就是如果要造出天网这样的法拉利,现在的算法基础、数据处理形式、计算成本都远远不够。

但是科技发展日新月异,谁能知道过几年这些问题就被解决,然后就有“邪恶博士”带领一个团队去地下完成这些工作呢?所以 Elon Musk 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因为这种究级形态、能够自己按照自己喜欢的领域去自我学习的机器人,只要一出现,基本上是全方位地压制人类,因为人类的优点真的屈指可数。像X战警里面可以随意改头换面的人,如果这种易装材料出现,电脑用起来真的是毫不费力。

在未来的十年,会有越来越多的 AI 出现,而这些 AI 可能一开始人们会叫 AI,然后过几年就习以为常被忽略了,但我还是认为能代替人工作的就是 AI,只是能成为 Wow Factor 的,才会被媒体称之为 AI。我随便想了几个很可能会被替代的工作,比如普通饭店的厨师、观光景点的导游、证件照摄影、各类安检人员。所以我作为人类,还是得多去和别人沟通啊,因为能自由自在并带有感情地跟别人描述自己的想法,才是我们人类几百万年来闪闪发光的地方。

純真

純真,可以是在《盛夏光年》里最赤熱的夏天裏發生的最熱烈的故事,有時候你也分不清楚其中是友情還是愛情,而你喜歡的是異性還是同性。

它也可以是,在《藍色大門》里張士豪和孟克柔之間朋友之上戀人未滿的羞澀與曖昧,而這種故事在青春的風中總是留有淡淡的香。

純真甚至可以是,《念念》裏面育美和男友阿翔在快節奏的都市生活中,不時和自己的過去與陰影鬥爭與掙扎的文藝,觀者無情,但活者有意。就像在《調音師》裏面的那句疑似被翻譯誤解的台詞。

“What is life? It depends on the liver.”

“什麽是人生?這取決於過這一生的人。”(Youku上面翻譯成了肝臟…)

其實上面的共通點,可能就是不管是這個故事來自什麼地方,我們都想去學會欣賞愛情,而愛情有千百種,但在追求幸福的過程中,我們自然流露出來的希望除你之外的生靈的好奇與愛惜,是我理解的純真。我們常說小孩子才純真,我們小的時候對什麼都不清楚,但是卻又想去了解它,同時不希望在這個追逐的過程中傷害了什麽人。

在五月天的老大哥李宗盛眼裏,純真又是怎麽樣的呢?

抑或是《愛的代價》裏面的“走吧 走吧 人重要學著自己長大”?

還是《晚婚》裏面的“我從來不想獨身 卻有預感晚婚”?

也許宗盛大哥仍然是一個非常純真的小孩子,即使他已經滿頭白發。

而五月天一個團體對我而言的純真是什麼?

我想等陳信宏結婚之後再思考這個問題吧。

“若用愛和它相處 有沒有出路” —— 《念念》 劉若英

Terrace House给了我当头一棒

最近因为准备离职的缘故比较有空闲,因此有些之前可写可不写的事情我都想先总结一下,以后回过头看的时候,能够在感情方面时刻警醒自己。

为了避免再次被某人说我有哪怕只是一点点消极,我决定在这篇文章里尽可能地输出我内心满满的正能量(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世界上有人觉得白羊座会消极,明明内心里面都是熊熊燃烧的烈火,火象星座代表之一,是我太闷骚了给了人错觉吗?)

继续走一波题,我的星座是白羊座,上升星座是射手座,总结了一下我查的几个星盘的信息来看,我的特点如下:

  • 非常开朗友善,直率与真诚
  • 说话太直,容易伤人,但并没有恶意(缺点)
  • 精力旺盛,热爱自由
  • 有时候会显得急躁而不够冷静

而月亮星座是处女座又带给我以下特点

  • 优秀的执行者,责任心超强,会考虑所有的细节。(我的责任心有时候真的让我自己都受不了)
  • 喜欢忙忙碌碌的生活。(一刻都闲不下来,kill time对我来说是很难实现的事情)
  • 很爱整洁,希望身边的事情都井井有条。(我以前一直以为我住酒店的时候喜欢用完的东西整理回去是有病,现在看来我是患了处女座OCD综合症,我觉得我的洁癖随着年龄增长有上升趋势)

好了,然后以我的性格为背景,我想开始说说为什么 Terrace House: Opening New Doors 给了我当头一棒。首先如果不知道 Terrace House 是什么综艺节目的,请自行谷歌。按照节目原话就是:

『テラスハウス』は見ず知らずの男女6人が共同生活する様子をただただ記録したものです。用意したのは素敵なお家と素敵なクルマだけ。台本はいっさいございません

可以把 Terrace House 理解为一个恋爱真人秀节目,然后说没有台本是肯定扯淡的,只是即使有台本,也可以从中观察出一些原始的反应,能从中学习到一些日本青年最おしゃれ的为人处世方式,是我看这个节目的最初目的。

然后我就深深陷进去了——“我中了节目组的圈套!”(真香警告)

后面断断续续看了几年,到了2018年的 Opening New Doors 篇,地址选在了軽井沢,Netflix Japan 的拍摄功力实在了得,成功向我安利了这个地方,等我再老一点去日本玩的时候,我一定会去这个地方滑滑雪。(为什么要老一点,是因为现在觉得一个人去怪可怜的,我喜欢一个人去荒郊野岭探险,但不喜欢一个人去进行文化探索,尤其是对于日本这个我还稍微有丁点了解的地方,但是再过一段时间我的沉淀更多之后,我就可以放心自己独自去日本了)

軽井沢篇的初始6人组其实是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搭配,因为这个节目是拍了之后一两周后就会 on air,因此是里面那些主人公也可以在电视上看见自己的样子,而观众又可以在电视上看见他们看自己的样子2333,好了不扯了,为了让读者能够更好理解我的内心波动,我决定用时间线顺序来写:

  • 18-5-19前后:我开始追这个Opening New Doors篇,最开始6人组里面的小室安未真的是太卡哇伊了,本人对卡哇伊女性毫无抵抗力,虽然她性格一般般,但是整体来看她就是闪闪发亮的存在。虽然6人组当中新井雄大是个二逼青年,但是”寮長”中村貴之作为老大哥成功镇住了男性的场子。这时候至恩和つば冴之间的偶像剧剧情以及Ami酱的颜是支撑我看下去的动力。
  • 过了几周:安未酱因为觉得这些男生老的老、傻的傻,选择了卒業,进来了一个叫翔平的jpop音乐人和节目的三朝元老島袋聖南,翔平一开始想追安未但是安未很快走人了,然后他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聖南的身上,其实我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个聖南,不是因为她来了三次,而是我觉得她让我想起来我的前女友,感觉是一个比较拜金的人,她的到来也为后来给我的当头一棒埋下了伏笔。至少在这个时候,她对于翔平的追求还是很有礼貌的。
  • 接下来偶像剧男主和女主——つば冴和至恩一起选择毕业,我顿时找不到支撑我看这部剧的动力了,因此从18年下半年开始我就没再追这一剧集
  • 2019-4-5前后,因为刚好上天选择让我过完生日就生病,在躺床发呆的时候刚好滑到 Netflix US 也引进了这軽井沢篇,我觉得既然有英文字幕不要我动脑子去查单词语法,好像很适合生病的我(后面发现英文字幕简直不能用,翻译得太离奇)。这时候的故事剧情主要是翔平和聖南的狗血剧情了,翔平感觉是一个很有才华的音乐人,他选择了追求拜金女聖南是他在节目里面的不幸。在翔平准备告白之际,来了三个人ノア、優衣、まゆ。ノア是个富二代,人长得帅还多金基本上是男神级别的人物,当他出场的时候我就已经猜想聖南肯定会想方设法去靠近他,即使他们年龄相差11岁。
  • 一开始ノア看上去是在追求優衣,实际上很快就演变成是優衣在追求他,而这也造成了優衣和まゆ之间的矛盾,直接导致了“宫斗”发生,这时候聖南坐收渔翁之利,等堂而皇之拒绝掉翔平精心设计的告白之后,立马就和ノア去上床了…此时此刻我是差点笑到吐血哈哈哈哈。

最近这一篇已经更新到ゲスの極み乙女的贝斯手“休息課長”在追求一个模特risako,胖胖的masao根本不可能追得上一个model,虽然他又有才华又会做饭还细心且有责任心,但是人长得不够帅是硬伤啊,大兄弟你没看见翔平的遭遇吗,追一个不可能的女生受伤的都是男生。

我总结出来的男女相处之间的几个规律,不知道以后会不会遇到让我推翻的事情,但是现在先写在这里,以后我养狗了我可以教它不要乱发情:

  • “如果你年轻五岁就好了”、“如果我跟你在一个地方就好了”、“如果你瘦点就好了”等等,虽然我没有妹妹也没有姐姐,但我觉得这些都只是拒绝的理由,为了不让男生那么伤心,并不是说你做到之后就有戏了。
  • 可以看下双方般配不般配,一方面是精神、思想上的般配,也就是三观合不合,另一方面也是纯外在的阶级、收入、外型上面的般配,如果不是两边都完美契合的话,最好就不要不撞南墙心不死,试探一下对方的意愿,如果没有明显反馈的话,痛下决心做个朋友吧。
  • 告白绝对是凯旋的号角,而不是死亡的冲锋。当一件事情需要进行到你明确表明你的态度的时候,多半是对方对你没什么意思,而踏出这一步很有可能让人既做不成情侣、也很难做朋友呀。
  • 聊天的时候双方找话题很轻松是一个很好的信号,而对方开始质疑你不够上进的时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暧昧阶段是最美好的。单相思是最浪漫的,也许人生都要有几次不顾成败放手一搏的表白,但除非你想做樱木花道,不然非常不建议一直用这个策略。毕竟正常人看到一直贴过来的单身狗都会心有余虑,但假设你有进有退反而有可能激起对方好奇心。
  • 还是得要会做饭啊,单身的话可以多一个爱好,有妹子的话还能温暖她的胃,真的是一件非常实际也非常浪漫的事情。

文章写到这里感觉已经有点逻辑混乱了,可能因为有点发烧的缘故,整个人都不是特别清醒,但我绝对不是在肆意告诉世界不要主动去追别人,而是不要“轻易地”亮出所有的底牌。在中国的话根据理论只有5000万男性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大家不在里面的概率都还是挺大的好伐。

(这篇文章真的是一堆乱七八糟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