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那些乱七八糟的观点

非走不可的弯路

没有不好看的花,只有不懂发现美的眼睛。

没有一定要赢的比赛,只有一定要赢的人生,不过人生却不是比赛,如果它硬要被是,那你的对手只能是昨天的自己,因为你将要过的是你的人生。欲望来自于攀比,并不来源你真正想要的东西。

你会遇到很多事情,但切记不要把快乐和悲伤寄托在别人身上,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你的感受最终都只会归于你。有些事情会让你一夜长大,也有些事情会让你一夜白头,但时间会解决所有的问题,不要选择逃避,在互联网时代没有人能够一直藏在洞里,你需要的只有两件事:走出去,以及找朋友。

随着见识越来越多,你会变得越来越宽容,越来越和善,但你却会时刻与人保持着不同。永远也不要待在舒适区太久,尤其是思维上的舒适区,那会磨灭你的好奇心,而那却是上帝给予你最珍贵的东西。世界这么大,价值观也很多,人生观也很多,活出的人生有很多种,你会遇到很多你甚至完全不想去沟通的人,但一定记得尊重他们的观点,因为说不定他们打开了你一扇新的大门。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如果没找到,那一定是你懒于思考的问题,因为那个属于你的东西,在这个伟大的星球上一定存在。

人生虽然充满可能性,但是关键的节点就那几步,虽然年轻可以多试错,但是社会的容错率也会越来越低,如果你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要做好长时间承受巨大的压力的准备。

有很多人生上的问题你可能找不到答案,你会想很多哲学上、心理学上的大问题,但感受是真实的、切肤的,只要时刻记得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人生,你的选择就是合理的。不要让谁导演你的人生,演好自己的偶像剧。

多看一些历史书,因为在相似的框架下,历史会不断重演,这也是地球伟大的地方,它给予了每个人预测未来最基本的能力,然后顺势而为,勿逆势而动。

愿你成为一个独立而自由的人。

“知识分子”

我是不是一名知识分子?很不幸,我可能算一个。作为一个享受了国家一流大学本科教育,也有海外经历的人,和其他很多有类似经历的人一样,组成了一个庞大的群体,先人给我们这个群体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斯文败类?oops,不好意思,是叫知识分子。

小时候去北京旅游的时候,还记得在寒风凛冽的圆明园的某根柱子上,估计有哪位有识之士刻下了总理的名言“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我当时虽然小,但我记得我隐约嘟囔了一句:“书里没有教你不要破坏文化古迹吗?”转眼间十多年过去了,我发觉书里还真可能没有教你这一条,可能是教材的问题,也有可能是这些东西不应该是书本教材教的东西,但至少当时那位有志青年,还记得国家,不管是真心还是无意的,他当时一定有着读书报国的崇高理想。

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多,除了表面上大家看到的、在热烈讨论的社会新闻,其实有很多是大部分人,尤其是大部分“知识分子”不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具体的事情,即使是在我自己的网站里也不便多谈(我很同情那些被删帖的公众号和微博人士,但我也觉得他们某种程度上也活该),在这个时代,想再开始去做一些事情已经太晚了。我不想谈论具体事件本身,我想讨论的是我的知识分子同志们,我想问他们一句:你们的“大我”去哪了?

仅有个人抱负的,醉心于自己的事业;连个人抱负也没有的,在生存线上挣扎;有钱且虚荣的,在到处晒优越,没钱的,窝在家里打游戏。其实上面的都是我每天能看到生活的一个切面,并不一定是你看见的,你看见的可能是另外的角度,有另外的见解。但是没有人可以否认一件事情,就是一大批一大批有能力去多个角度看待问题的人,或者因为懒或者是觉得无所谓,或者是已经没脑子了,长期地只相信他自己相信的东西,不再有去想象、好奇、质疑、求真的能力。当发生了一些事情的时候,你找到他们描述这件事情,他们会喷你愤青;当你说以后有些事情可能做不了的时候,他们会说没了就没了,又不是活不下去;当你跟他们谈论国家未来的时候,他们自豪满面地跟你说这个好那个好,感觉什么问题都不存在。

诶,你说奇怪不奇怪,有了社会热点事件喊得声音最大的除了水军还就是这群人。

我从小就挺喜欢文史哲,高中最后也是选的文科。文史哲当中,我了解比较多的是历史,我也比较喜欢历史,因为通过历史你会总结出很多规律,你会觉得历史可能会不断地重演,这仿佛是建立在某种地球运转“规律”之上的,比如我看见目前有些现象,别的国家几百年前的好像也有过,但是又因为国情的略微不同而不能生搬硬套,我就得反过头去分析去推理,再升华提炼出更多的总结,特别有趣。我非常热爱我的国家,所以我对我自己国家的历史特别地感兴趣,我非常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人,能够好好从其他角度看看我们自己国家的历史,让自己多个角度去分析问题,因为最了解我们国家历史的地方或者说角度,可能并不在你所知的视野范围内。

当大家都处于“小我”的状态的时候,整个氛围就是自私的,我会看见身穿西装的人若无其事地插队,我会看见一大堆伸手党,我会看见一群人对过去关键事件沉默却又对有关小孩老人等弱势群体的事件莫名敏感。其实我也不应该怪谁,我更不应该怪你们,因为现在嘴皮上扯什么都有点晚了,不是说解决某件社会热点问题太晚了,而是讨论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这件事情已经太晚了,至少在我所预见的十年内,只会哔——————。

但是希望也在呐,五十年后,一百年后,等大家都不再在乎吃不吃得饱肚子,等大家都能自由追随自己的梦想而不是为生计工作奔波,等大家对关键问题出现一个咬住一个,等到大家“脑子”和“大我”同时回归,我相信我深爱的中国,一定是真正强大的。

突然想起鲁迅,我想这时代学医还不错吧,至少还能给自己赚点钱。

黑名单

最近国内的国际网络出口只剩下运气好的人或者是超级厉害的人才能走出去了,看 V2EX 以及综合推特和微博的消息,感觉这一次是 ISP 在测试或者部署白名单/黑名单这种东西,同时对端口和域名进行管制。

这直接导致我上班的效率暴降(因为我并不想把自己最后的几个放自己鸡蛋的篮子在公共场合使用),我不能再自由地去 Github 查代码,去 StackOverFlow 找相关问题答案,不可以去 Google 一些国外的文献来佐证分析。其实怎么说都说不完,但是我今天写这个文章是因为我想起了我两个月前写好的一小段文字,跟网络没什么关系。当时觉得自己的微博很凄惨,而且我也抱有一丝希望这件事情不要真的发生,最后还是发生了,其实也是意料之内的事情呀,只是突然从这几天网络上遇到的情况,联想到了那段文字罢了。

黑名单

黑名单是世界上 最好的发明

一次拖动 点击 确定 代表你给的最后交集

潜在的受害者们 亦步亦趋

用@代替了评论 用点赞代替了私信

以为不发一语 就可以改变宿命

这渐行渐远的 感情

其实这一年毫无起色地经历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挫折,我早已经把2017看做自己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年。直到现在,我整个人都仿佛被包裹在黑暗里,浮在半空中。

我可能经常有上你黑名单的时候,却可能并没有跟你说再见的机会。

无题

忍受着十二分的头痛,我翻开笔记本盖,打开 Spotify 熟练地找到林宥嘉的歌开始循环,这一次有点不同的是,我想写点东西,在这个最公开却也最私密的地方。

生病的时候往往人会变得脆弱,更别说遇到可恶的发烧,加上独自一人在异地他乡。几十平米的房间里,愣是找不到有生机的东西。想起在三四年前,手机还会有人不时提醒着我,我不是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但如今既不想让别人担心、自己也没办法找到排解方式的我,回到了最原始的形状。

也许写作是我现在最廉价的娱乐吧?

想想,也是因为自己不够好,所以才会在这几年不断地不断地失去。有时候也会痛恨为什么国人没有什么信仰,所以自顾自地自己创造一个“神”来瞻仰,但是一次一次,我无谓的祷告证明了一切都是徒劳。如果真的有神,那我的宿命注定就是在不断地失去,失去到有时候会怀疑自己存在价值的程度,但又一次一次地强迫自己回到现实,不要去想太多。我总是安慰自己,我所有的失去都是因为我不够好,拼不过别人,却发现这样活着是异常的累。人们常说是流眼泪是最没用的事情,其实祷告才是吧?

想起自己在最近一年里多少次对着镜子里的人歇斯底里地臭骂,我就觉得神对我特别的不公,现在开始觉得所有的没有自己亲眼见到事实为依据的鼓励都是鸡汤,苍白无力。这些年的遭遇,在最近几年我的交友圈里我还没见到比我的更加压抑。我总是在做好事,安慰别人的功力一流,用着的都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残忍事实。

我现在的孤独是如此的巨大,像一颗发育了两三年的肿瘤到了晚期,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救,也不觉得有人会来救我了。

谢谢这个让我世界观完全崩塌的世界,谢谢你。

请让我再痛一点,直到我知道我的极限。

F1! F1!

自从迈克尔舒马赫退役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看过 F1 的比赛,这种感觉就像你看 F1 的唯一动力失去了,对其他领域来说,就像是假如费德勒退役了再也不想看网球,科比退役了再也不想看篮球,周杰伦不发专辑了再也不想关注乐坛。

最近林肯公园的主唱自杀,也让我想写一篇关于 F1 的文章,进而延伸到一个更加难以回答的问题:最爱的人离开之后,还有没有可能去爱。

我不知道,对 F1 来说,自从舒马赫退役后,红牛和奔驰的崛起,让我觉得这个运动已经从车技和战略决定胜负变成了引擎和车本身决定胜负的游戏。并不是说这样就偏离了这个运动的宗旨,但确实这样不是我喜欢的样子,加上舒马赫的退役,我失去了对 F1 的所有热情。但是五六年之后,在我在美国读书的最后一年,我阴差阳错地认识了一个很喜欢 F1 的同学,也阴差阳错地办理了电视 cable,因此抱着不看白不看的心情,我看了2016年的新加坡站。

这一场比赛让我看到了 F1 的另外一面,之前我从来没有去考虑过的一面:它不仅仅是车队车手以及赛车的较量,它更是一座城市向世界展示它的文化和人们的平台。我之前一直都是以一个车迷的身份来看这个运动,所以一旦它的一些变动不符合我这个“车迷”的心思时,我就会失去对它的兴趣,而我却从来没有思考过,我之前并没有完全认识它所包含的东西。在我看新加坡站的过程中,让我觉得精彩纷呈的,不仅仅时街道赛带来的火星撞地球般的刺激,还有评论员对新加坡这个国家文化、历史的介绍,作为从一百年前才发明出来的汽车,在短短的一个世纪之间,已经在世界各个角落无处不在,并留下了一串串灿烂的历史。其实,除此之外,今年的法拉利和奔驰之间的赛车技术不相上下,很有机会能产生一个非常精彩非常有竞争性的赛季,这也是让我回过头看 F1 的另一个原因。

所以对于这些体育运动来说,我不喜欢的可能只是它现在这个样子,没有竞争性的单调样子,只要这种现状一改变,加上一次阴差阳错的机会,我又会“重投怀抱”。这说明我是一个喜新厌旧的人吗?

我觉得恰恰相反,我很念旧,当然现在也很好,但是我没有必要为了前进就一味否定以前喜欢的东西,这反而是不太健康的心态。讲到这,我又想回到之前提到的林肯公园主唱的悲剧,我虽然不是他,没有可能了解他经历了什么,但是我却很清楚艺术家那种“痛苦产生艺术”的心态。虽然现在很多舆论观点提到没有必要为了灵感把自己放在那个位置,但是没有亲身经历过一些事情,是没有办法去感受到那种感受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认可这一点,尤其对于创作者来说,在自己身上发生过的真真切切的事情,让自己痛苦抑或快乐,可以帮助自己创作出打动人的作品,这可能也是创作者的幸运与不幸吧。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说着 F1 就说到这里了,可能也是心里有太多的多余的话吧。这种没有灵魂找不到灵魂的感觉,也已经很久了呢。

孙孙孙孙孙燕姿

我并不是一个孙燕姿的脑残粉,但是一个合格的真爱粉,买过5、6张她的CD,几乎所有的歌都听过,大部分会跟着哼,对《我的爱》、《我也很想他》等的MV情节的记忆如数家珍。

我真的非常喜欢她的歌,进而也喜欢她这个人。从出道开始就没多少花边新闻,在鼎盛时期选择和一个并没什么名气的男友结婚,直到现在变成一个合格的母亲,她做出的榜样和生活追求都是我所崇拜的。其实仔细想想,在我还小的时候,同学就一直“指责”我说:“你怎么不听女生的歌?”其实我也听得很多,尤其是在我觉得自己算是情感细腻这种type的人的情况下。不过我一直和时代接不上轨呐,在我很喜欢孙燕姿、梁静茹的时候,那时候的乐坛,可能还是jolin的粉丝更多一点。喜欢孙燕姿的,想必是跟喜欢梁静茹的粉丝一样,被她独特的声线和唱功吸引吧?也不是说蔡依林唱得不好,只是我比较喜欢孙燕姿这种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清新感的女歌手。

在时隔多年之后,在势不可挡的综艺浪潮下,我终于看见了一个有诚意的音乐节目邀请到了孙燕姿,谢谢《我想和你唱》这个节目,谢谢“韩涵组合”!(请来谭校长更是不用说了,永远25岁的校长,像他这样的专心唱歌的歌手多几个该有多好)

因为孙燕姿,加上林俊杰,我从小就对新加坡非常向往,但其实可能向往的不是某个国家,而是MV里营造的那种氛围,泛黄泛青的海边,大家组个band在一起嗨皮,暂时扔掉所有的烦恼与忧愁。我在和本科室友环岛的时候,曾经短暂体会到了这种感觉,所以可能我向往的,是2000年代的台湾乐坛,还有他们塑造出来的青春。

其实两个时代的审美虽然都是看脸,我更喜欢《王子变青蛙》里的明道,《命中注定我爱你》的阮经天,《听说》里的彭于晏,却对现在国内的鹿晗、李易峰等拍的戏毫无兴趣。我觉得可能不是我已经丧失了审美能力,而是这个社会病了。我不断地尝试打开一个个国内电影电视剧,然后一个个忍受不到10分钟就点了关闭按钮,就像大多数人匆匆看你一眼,就觉得把握住了你整个人生轨迹,区别在于前者的我知道历史上的好,而后者却完全出于他们的臆想。

看脸的时代其实还真有高低之分,但说白了,不管看脸不看脸,孙燕姿都一直会是我最喜欢的华语女歌手。

熟悉的味道大安利

要夸一个综艺好,有很多条标准。我们可以拿它和当下的其他综艺比娱乐性和观赏性,也可以就其自身蕴含的意义和影响做出评估,还可以看里面的主持人对突发状况和全局的把控,甚至还可以凭个人对嘉宾的喜好做出判断,而《熟悉的味道》在我心里,就是无论从任何一点去评判都是目前最优秀的综艺节目之一。

从主持人上来说,第一季和第二季有些许的不同。第一季为李咏、曾宝仪和孙坚,我觉得这个搭配其实是目前最佳的,首先李咏是中国主持人届大哥的存在,气场压得住,话题聊得开,遇到年纪大一点的嘉宾可以很快的接上头;其次曾宝仪也是港台地区很有人气的主持人,确实也很老辣很有经验,承接了很多笑点,尤其是遇到港台地区嘉宾的时候,宝仪姐会使他们更有一种熟悉感;最后是很大的惊喜——孙坚,我之前从来不知道他,但我不得不说他也在里面承担着不可替代的角色,他虽然年轻但是固有一种难以言表的亲和力,所以经常都是派他去和嘉宾的感恩对象接头聊天,而他真的很棒。第二季用罗小希替代了宝仪姐,目前来看罗希很努力的在进入角色,但我也不想苛求新人太多,但愿她可以在节目中找到自己的定位。

说到嘉宾,我真的是佩服这个节目——它在一片污浊的娱乐圈中保持了一股清流,也许跟主题也有关吧,所有请的嘉宾都是行业里面的翘楚和经典——刘欢、张艺谋、李宇春、张继科、岳云鹏、汤唯等等,而且就算是平日在其他综艺承接笑点的明星比如岳云鹏,在节目里也体现出了他严肃认真的一面,最接地气的一面,试问有多少个小鲜肉或者小公主现在愿意以这种面目这种形式示人?在嘉宾的高标准下,节目的情节设计也稳定地以每次节目嘉宾亲手做一道他/她熟悉的菜给他想感恩的人为基点,辅以过程中其他的小游戏。说真的,并不是每一个嘉宾都会做菜,有人熟练有人生疏,但每一次看见嘉宾们去到菜市场,那弯腰过去挑菜、和摊主交流等等的动作,我都觉得帅炸了,不管会不会做饭,他们都没有忘掉参加节目的本意——感恩,所以有几期真的是特别特别感人,如果嘉宾是放下了一切架子,像个平凡人般地去感恩帮助过自己的人,那一期往往都会特别精彩。

这是一档美食节目,更是一档发人深省的感恩节目。它对我带来最大的影响就是,我通过这个节目看到了明星们普通人的一面,也让我明白时间不等人,感恩不能等。越长大越觉得,对待自己最亲的人往往最苛刻,而对一些毫不相干的人却释放自己最大的爱心,这时候,你需要看一集《熟悉的味道》,无论如今漂泊在天涯海角,这个节目都可以让你在心中找到一丝“家”的温暖,不仅仅是对亲人,而且对于朋友、对于爱人,对于人生成长的道路上无条件帮助过自己的人、事隔许多年后还记得你的人、你爱着的也爱着你的人,真心地说一句:“谢谢你们!”

如果树欲静而风不止,那就让自己成为风,一起在森林里摇摆吧!

什么?豆瓣电影还要被约谈?

今天早上起来看到新闻,除了一如既往的八卦、政治题材,一个让我颤栗的消息映入了我眼脸 ——《豆瓣、猫眼因评分过低被电影局约谈》。那刚好,我早就想聊聊中国的电影市场了。

我不打算去引经据典说明豆瓣和猫眼的评分有多么科学,也不想用中国足球的球迷为反例来说明以上逻辑有多么荒谬,我只想说说我的两点感受:第一是我没想到连电影评分都管,第二是我已经很久不看国产电影了。

似乎是我大学开始吧,我知道了豆瓣电影这个东西,有了豆瓣的账号,但从不发表文字,后来我知道了有猫眼电影的这个APP,买电影票还挺方便的,偶尔也会看看猫眼电影上面的评分。以豆瓣电影为例,我的感受是,上面的评分大致上代表了国内最有艺术欣赏能力的一群人的评价,95%的情况下都是可信的,本来评分就是带有主见的,但是评分的人数多了,平均下来,也能得到非常具有参考价值意见。现在在美国,看电影之前会看一眼美国的两大电影评价体系,IMDB和烂番茄指数,这两个指数不一定会合拍,有时候也会一高一低,而且评分低确实会影响我看电影的欲望,但是大多数情况下假如我不顾评分,靠个封面和 trailer 就去看某个电影,我基本上是走上了失望这条路。

批评评分体系是可笑的,我不去过多揣测豆瓣和猫眼被约谈的内容是什么,但既然被批评“评分低”,那估计结果要么是人为干预或者直接功能下架,最终导致培养了这么长时间的用户和平台流失,这是中国电影史上的一大倒退。

screen-shot-2016-12-28-at-7-44-07-am电影局好像攻击的是,国产电影的低评分,尤其是最近的《长城》和《摆渡人》的低评价。那说到国产电影,算起来,我已经整整一年没有怎么去电影院看过国产电影了,想起刚来洛杉矶的时候,我还会去看看《港囧》之类的图个热闹,这一年来,我看过最好的华语电影,我会提名《追凶者也》,剧情框架着眼于现实,导演用镜也讲究,演员刘烨和张译的发挥也是难以挑剔,这电影在豆瓣上的评分是7.6分,这个不低了吧?更不用说我觉得仅仅还行但鉴于题材和演员的出色演技而大热的《湄公河行动》得到的是8.1分,我觉得今年最好看的电影《你的名字》也只有8.6分。还有,反面例子是,我觉得差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是5.1分,我非常认同这个分数,这个电影里演员大多演技生硬,剧情对于没看过小说的人来说非常离奇,场景设计也没花心思。

我为什么很就都不想去电影院看电影,而是等着在优酷上或者iTunes上等着付费下载,就是因为被坑怕了。这个不仅仅是针对国产电影,美国好莱坞电影最近我也很少去电影院看,因为真的,很多看完都会大呼上当。我对电影的要求,与一般人比可能会比较较真,我之前也经常一个人去看电影,因为我非常认同的一个观点是,电影仍然是一门艺术,如果这个艺术不能让你有一丝情感的波澜,那这个艺术就不值得你花钱去鉴赏它。看看现在中国国产电影的市场,就算把所有的评分平台都打垮,口碑这个东西,是不会消失的。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为什么要把不好归咎到口碑上面,而不是承认自己的不足,砍掉那些离奇古怪的、毫无文化价值的商业电影?或者让观众去决定哪个差电影不值得大家购票支持?

中国电影界最近的“鲜肉”和“美女”走向是我最不能理解的方面,我理解的一个因素是他们偶像的粉丝多,可以带来稳定的票房,但是真的,他们的演技让我再也不想花钱看此类电影,知乎上面的高票回答是正确的,其实看个海报就知道这个电影打算走什么路子。我对跨界这种事情向来比较反感,不是反感这个概念,而是反感明知道自己做得不够好却还好意思接电影的人,他们在我眼里根本不配“演员”二字。我觉得现在的美国电影里就比较少走这种歪门邪路,或者看看邻国日本的小栗旬和柏原崇是怎样展示自己“演技”的,或者什么时候 Justin Bieber 出演电影了,我再来推翻我的观点。

最后一句,我怀念80年代90年代的香港电影,那真是个传奇年代。

尽信书,得先读书

最近在看梁文道的书,然后顺着字里行间的推荐,循线找到了张爱玲的几本书。说起来也惭愧,我从来没有怎么看过张爱玲的书,虽然我脑海里有对她印象深刻的一句——“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但这个记忆是来源于“她”,并不是她的书。
继续阅读尽信书,得先读书

Tank,你的所有不如意都是为了开出灿烂的花

“我觉得作为人而生活在在社会里,有一件东西是我们一定会逐渐失去的,或者说,一定有一股力量想把它抢走的,那个东西就是我们自己。”

我记得周一的时候就传出来Tank的消息,但那时候我并没有在意,因为我对他的喜爱从来没有因为他退出歌坛而减少过,但最近微博上Tank在西门町街头弹唱的事情传得越来越热,又一堆大V开始消费这件事情,消费人们仅剩的情怀,所以我反而想写一篇没有人看的文章,来好好和我自己聊聊人生。

我觉得作为人而生活在在社会里,有一件东西是我们一定会逐渐失去的,或者说,一定有一股力量想把它抢走的,那个东西就是我们自己,而我找回自己的方法,无外乎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我并不一定多会,但我却很有兴趣去学。经历了这些高高低低起起伏伏的不断失去我却又找回我的过程,我顿时特别钦佩先人们总结出来的一些道理:阅读、写作、音乐、艺术等等东西,就是有一种魔力,可以让你进入别人的生活,分享自己的情绪,然后最终结果是我的世界变得很广阔。有一段时间我特别鄙夷这些东西,虽然我这人生下来就适合这东西,然后我回过头去学实用的编程、数据分析,不再写歌不再写词也不再写文章,因为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是弱者的爱好,最终发觉原来是当时自己的内心不够强大,也已经迷失了自己。
继续阅读Tank,你的所有不如意都是为了开出灿烂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