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希望你可以听到的歌

亲爱的陌生人

我刚坐下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旁边这个很害羞的小女生。

我本来也是个害羞与外向之间左右摇摆的人,所以我刻意起来若无其事绕着附近的座位区走了一圈,发现她还是会偷偷观察演唱会期间会坐在她旁边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出于为了避免接下来三个小时的尴尬,我回去之后就趁她玩手机抬头的时候,想到了一个最不易引起尴尬的问题:“不好意思,请问你买到了几张票?”

她愣了一下,但是眼神瞬间放下了防备,“我买到了两张,但是我一开始买错了买到了明天的票,后面补了今天一张,前面两位是我的同学,要不是买错了我应该不会自己一个人坐,哈哈”

后面我们聊了JJ的歌,聊了国内的疫情造成的各种回国的困扰,聊了人生的规划,聊了一些有的没的八卦,直到后面她发现她坐错了座位,换到了另外一个区,我也如意料之中一样两边的情侣夹在一起,并没有出现我设想中的左右坐着纯歌迷的状况。

也对,林俊杰哪会有几个男粉(笑),全场从头到尾坐在我左右的两位男朋友男生就不会唱几首歌,我真的觉得他们跟女朋友逛商场时候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那些人没有很大的区别,但至少演唱会周围都是漆黑的,我至少可以专心与自己对话,听JJ吟唱一整个晚上。

噢说起来,那位陌生的女生,她说她今年考A-level,她说新加坡是她爸妈唯一允许她初中就过来上学的国家,也就是说她可能比我小了整整一轮,难怪我跟她介绍2000年代四大天王周杰伦、林俊杰、王力宏和潘玮柏的时候,她似乎对王力宏和潘玮柏的名字有点迷茫,我回过头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我眼里的她,像极了10年前的我,第一次去深圳春茧看五月天演唱会的我,一样的害羞,一样的独立,一样的对未来充满憧憬。

今天的演唱会里,我印象最深的,除了四十一岁的老林唱了四十一首歌之外,就是他把他名下唱片公司签约的第一位歌手——蔡宥绮,介绍进来的时候。这位小女生超年轻,但是写的歌超级好听,但是唱歌有点点紧张,让我有一种小徐佳莹和小陈绮贞的感觉,在演唱会里首唱的这首歌,歌名恰好叫《亲爱的陌生人》。

就有些很难熬的时候,鼓励我的,可能就是很纯粹的陌生人的善意,就如JJ唱完这首歌所说,歌迷对于他来说,也像是亲爱的陌生人。心与心之间的墙,有时候只需要轻轻一推,就变成了心与心之间的桥。

演唱会中听JJ聊一些有的没的的时候我一直很感动,我也很清楚掉入黑暗漩涡深渊的滋味,所以这一次我来看JJ的演唱会,像是把2017-2018年那些难过和沮丧带过来,跟一位同样经历了难过和沮丧的歌手一起进行告解。

谢谢今夜一起跟我合唱的陌生人。

记忆冰层 有一个人 躲在那里等我

小小声说 我们一样 好怕生

多亲密的别人

以为分享过去的 喜怒哀乐

久了之后 再看世界 大概就不冷

亲爱的陌生人

遇见分身 昨天的两人

不太远的远征

有好多 问号和可能

不是要或不要

是害怕完美后的余震

那么让我 多想一想 把如今走稳

—— 蔡宥绮 《亲爱的陌生人》

红颜如霜 谁在彼岸 天涯一方

2016年,五月天和周杰伦各自发了一张专辑,转眼六年过去了,周董终于发布了新砖头,但是五月天却迟迟不来,就像我在自己博客上写的文章,以前觉得一定要在每年跨年写一次,后面觉得算了就在自己生日写一次就好,直到现在已经没有办法给自己确定一个写作周期。

也许艺术家们都相通——分享得越多,对内容本身的要求也就越来越高,其实我倒不觉得是分享欲降低了,我相信大多数艺术家们一辈子都是大小孩,都有着充沛的分享欲,只是他们已经不再需要给大家分享这种情绪,有三两好友知己足够,而如果不是有着高于自己平均线的作品,那就默默藏在心里好了。

但还好,至少周董和五月天都还在写着歌,而我也在这六年还在写着博客,虽然这个过程中,已经看过很多人尝试捡起然后接着放弃一件爱好,但也没有影响我继续表达自己。我在想如果2015年的时候,假设我是因为喜欢某位女生而开始写作的话,也许今天这个网站早已经无法打开,因为我也不知道我有过多少无疾而终的喜欢了,这是我偶然的幸运吗?因为人其实真的很需要一块自留地来留下一些二十年后可以跟朋友们炫耀的事情——你看,我二十年前就这么想了。

回到这张新专辑,如果忘记有六首歌是单曲的话,这张专辑其实质量超级高,其实如果要找一个“可以帮助你想象如何忘记有六首歌是已经发行过的单曲”的想象很简单,只需要想想五月天就好了,因为五月天这六年是真的连单曲都没怎么出,别说歌迷等的歌荒有多长了。而这张专辑里我最喜欢的新歌,必然就是这首《红颜如霜》了,因为这首歌是经典的周氏中国风加上我喜欢的方文山的“素颜韵脚诗”的结合。想起我在念中学的时候,虽然很喜欢林夕黄伟文他们写小人物的笔触,但是最喜欢的两位词人,一位是“素颜韵脚诗”的方文山,另一位就是写“摇滚诗”的五月天阿信,所以其实我写起词来的笔触,一定带有他们两个人的影子。

相比于阿信词风的第一人称,方文山的“素颜韵脚诗”里面其实有好多对周围事物的形容,然后比较少地落笔提及个人的情绪感受形容,但有非常多的笔墨在拟人、词性混用和借物抒情上面,如果要我再试着写几句的话,就像是:

西山亭外 荷叶摇曳 粼粼波光

树荫小巷 蝉鸣掀起 阵阵清香

石板路上 青苔垂柳 行人匆忙

你轻轻拉上雨帘 在画里 点上一笔斜阳

而我在桥上 静静欣赏 你浓淡总相宜的脸庞

所以听到《红颜如霜》这首歌的时候,就掀起了我很多回忆,以前我特别喜欢想象着一个场景然后去写几句文字,但是现在却很少让自己的大脑停下来去云游四方,然后写的文字也越来越生活化,但这并不是我喜欢的一种写作感觉。

就让我把这张专辑当作一封信,寄给第三人称的自己,世界这么纷扰,我还有风景没有写,还有小说没有读,还有回忆没有冰冻,还有未来没有踏足,其实我,还拥有很多,这是属于我的、一种很特别的自由。

2022,欢迎光临

现在是2021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的晚上11点,我坐在窗前打开了笔电,准备完成今年自己最后的一点仪式感。


其实2021年,我也就只是换了个工作、搬了次家而已,没有做什么惊心动地的事,但却有做很多还蛮酷的小事,你如果问今年的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可能我没有做到完美的好人,也不是坏人,我只是一个想过好每一天的平凡人。

其中一件令我比较骄傲的事情是,我又一次做到了零社交网络,但是跟几年前的那一次不一样,几年前是处于人生低潮的荒漠,非常口渴但没有人送冰可乐,但现在像是就算现在仍然处于在当时的荒漠,我也已经学会自己挖地下水,甚至想把荒漠改造成绿洲的状态。我觉得如果人会变种的话,现在的我是近十年最夸张的一个品种了,应该也有一些老朋友会觉得我现在很多说辞蛮不可理喻的。

我才意识到也许所谓的独立,其实应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生活自理上面的独立,但之前被我忽视太久的,是心理和情绪上的独立,而不幸的是我小时候的教育对后者的关注太少。

但我顽固的缺点还是有很多,所以有时候也会对自己的个性感到困惑——有一些方面像个小孩过于天真浪漫,另一些方面却像个老人家一样看得透彻,但是取得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之后,我终于发现说不定这才是生活。

12月是今年最充实的一个月,2021年也许是最近五年最充实的一年,我会把这些记忆藏在心里尚未崩坏的某一个角落,当未来某一天,有对的人、对的时间、对的地点问起的时候,我再慢慢说,反正我没的是时间,有的也是时间。

勇敢的人很了不起,更了不起的是在了解这个残酷的世界或者已经知道很多时候结果可能不尽如人意之后,还能选择去勇敢生活的人,这不流行,但很摇滚,也很嘻哈,还非常Are&Be。最重要的是要慢慢学会享受所有的过程,以及好好欣赏路上的风景。

新年快乐,我爱你们,2022见!

最近晚上常常做梦,总是梦到一些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让我每天早上醒来的那一刻都会觉得可惜——那只是梦而已。

最近的雨,不巧碰上了张敬轩的新专辑,导致以为已经练就刀枪不入钢铁之心的我瞬间又融化成了水,在湿热的岛上无法被蒸发,于是我又不得不打开博客写下自己乱七八糟的心情。

新冠肺炎疫情其实让一些东西变得很公平,无论是畅通无阻免签游历世界的护照,还是到哪几乎都需要办签证的中国护照,全世界的人都被困在自己所在的地方,让你有了时间思考,自己生活所在的地方是不是能满足你所追求的生活方式。

以前的我很难否定很多外在的东西,比如常人所说的美酒跑车名表,觉得那些物品都是成功的标志,但是过去的一年迅速地让我觉得很多事情其实就应该顺其自然,每个人的生活目标其实都可以不尽相同,越被长期锁在一个地方,就开始越明白其实生活的本质很简单,最重要的还是有自己的几个朋友,有自己想玩的地方,然后可以健康地、放肆地玩。如果说工作是在消耗精神,那生活其实就是一个可以恢复精神的地方,而这个地方的定义越简单,活得就越轻松。

我想,活得越明白的人,活得越“糊涂”,我也慢慢地学会与这个世界和睦相处,不再把所有的错误怪到天头上或者我头上,开始享受犯错的过程,不再为一些事情焦虑,但祝所有事情都会有圆满结局。

当把思维定式抛开之后,我发现我什么都不缺。最近有之前的同学跟我吐槽说,他的女朋友吐槽他三十岁了没房没车,我笑着跟他说,等我很快三十岁了你赶紧来吐槽我,因为我也肯定不会有房有车,然后我们在哈哈哈的笑声中把聊天收场。我的朋友们都到了要成家立业的时候,虽然我自己是内心想着你们赶紧结婚之后我就可以脱离份子钱这种奇怪的习俗了,但是这四五年我都是朋友们可靠的“比惨对象”,每次聊完他们一想都觉得确实如果论漂泊,他们谁都比不过我,但也恰恰因为他们觉得我这样漫步人海不好,而我觉得无所谓,他们才能在比惨大会中得到鼓励。就像《Soul》里面的爵士琴师和22,当他意识到珍贵的是生活的每一秒的时候,才会发现珍贵的不是《陀飞轮》吐槽过的高薪高职高级品,而是平白无奇的生活,昂贵的只有流逝的时间。

当明白人是群居动物之后,即使是一个人走在街上,两旁的陌生人都可以给你能量,只要我开始睁开眼睛去看清楚他们的眼睛。

2021年,我想我什么都缺,但我其实也同时什么都不缺。

谁来假装妥协 心不对口

暗地也有伤口 无法善后

祝你与我此后 各有新出口

因邂逅你才看透 我终身志愿

为所爱认命 或为所信分开 如没法可兼有

——张敬轩 《俏郎君》

初心

平时非常不喜欢听老歌的我,听起了老歌。

一张2005年的专辑,假设我从没认真听过,它对于我来说是老歌,还是新歌呢?

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是新歌吧,这种感觉就像路上擦肩而过的无数行人,无论年龄,他们对我来说都是崭新的,而新的东西总是充满了冲突、挑战、磨合。

还记得在初中的时候,有一天和饭友中午从食堂回教室,喷巧遇上了七班的一个女生,我小声鼓囊了一句:“她长得好像金莎”,而自那天以后,我当时那些狐朋狗友们天天在我面前起哄,说我的理想型是金莎。在国内的初中,经常有每个班级负责打扫学校的时候,无论是操场、走廊还是停自行车的地方,每一个星期都会有一个班级的人分成小组去各自负责。而七班的那个女生通常都会分到我们班窗外的草坪,观察角度特别好,所以在那个学期,当她每次出现在那个草坪和同伴嬉笑打闹着清理的时候,总有友人A跟我说:“我帮你观察了下,她长得一点都不像金莎,金莎好看多了!”

其实也许她确实不像呀,我从人生开始近视开始,就不喜欢走路的时候戴眼镜,所以无论看谁都只能看个神,也许是你撑的伞、也许是你书包上的一个公仔、也许是你像企鹅一般走路的姿势、也许是你的齐刘海,而对于你的样子,我总是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朦胧想象,因为我觉着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与其说样子,不如说有时候这种不经意间感受到的气质反而更吸引。

所以,在我惊叹于我自己的记忆力之余,我今天似乎没有什么理由说,我不知道我喜欢怎么样的女孩,我喜欢甜甜的可爱系,所以直到今天我仍然很是金莎的脑残粉,喜欢她的姿态、喜欢她的酷,但是我对她的喜爱初始来源于她的歌曲,她的《不可思议》、《平行线》、《换季》、《大小姐》、《笨蛋》、《最后一个夏天》,以及和JJ合作的三部曲《被风吹过的夏天》、《发现爱》和《期待爱》,我甚至后来才知道是她演的《十八岁的天空》里的蓝菲琳。

最近她参加了《女儿们的恋爱》,我才发现她也已经39岁了,跟去年我追这个节目里的陈乔恩一样,年龄没有办法定义这些独立的女生。去年陈乔恩遇到了Alan,我也期待今年金莎通过官方节目相亲找到一个圈外人,她也在节目里说过无论如何她都不会降低自己的标准,我觉得还蛮正确的,因为要求不肯降低反而说明她有认真地考虑着,而这种高要求跟上海名媛口中的“有车有房”是不一样的,说不定哪天遇到个真命天子看对眼了,她的标准可以为他而变,但是重要的是金莎仍然在坚持着自己的初心。

还记得在大学玩乐队的时候,大家互相在讨论自己喜欢听什么音乐,但是因为我喜欢听的音乐类型实在是有点多,我当时需要掩藏自己也喜欢听流行歌的事实,我觉得音乐类型就像人的情绪一样:你想哭想感动的时候需要华语流行,你想放松的时候需要欧美流行,你想摇摆的时候需要布鲁斯和灵魂乐,你想天马行空的时候需要爵士乐,你想疯的时候需要Punk,你想要Roadtrip的时候需要Hard Rock,每一种音乐都有特定的场景,我现在也明白了,喜欢听什么音乐没有什么值得羞愧的,即使是猛男也可以捡树枝。

爱你需要很多勇气 我知道我可以

想得太多 反而不能够自己

回忆弥漫在空气中 是如此甜蜜

还不能够让你动心

——《空气》 金莎

2020世界也不会因为20就爱你

此刻窗外嘈杂的烟火让我想起了很小的时候的春节,那时候没有关于烟花的种种限制,每到过年的时候我都特别期待去玩烟火,也记得每年大年三十晚上肯定不用想睡一个好觉——因为窗外的烟火声就像一直在不断安可的演唱会现场,此起彼伏。但现在国内已经很难感受到这种氛围,对一些传统文化不合时宜的控制,让我们的年味越来越淡。

现在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2019年就快过去了,2020年就快要来了,随着年纪越大,反而觉得人生的跑道越来越长,也觉得每一年的跨年夜来得越来越快。我在这个快时代中,最近七八年形成的“很简单”的习惯,就是在Youtube上面和五月天跨年演唱会直播一起跨年,这个小小的仪式感对于秉持“一切都在变但希望有一些不变”生活理念的我来说很重要。

其实小的时候在每年的跨年夜特别容易有各种想象,有很多自己强加给自己的“多愁善感”,比如2019变成2020年是第三位数字的变化,这样的变化十年只会有一次,曾经的我会非常想赋予这种变化某一种意义,但现在不知不觉也觉得只想追求一种“平平淡淡”,或者说,我有轰轰烈烈,但我并不会觉得被别人认可的轰轰烈烈,才是轰轰烈烈,所以在2019年后半年开始又一次像以前一样完全扔掉了社交网络,“甘愿来做憨人”。

2019年想起来也是去了不少地方,甚至在一些刹那会忘记我原来走了这么多地方(也许这就是不发社交网络的坏处),最近跟一些同学聚会,他们觉得我很酷很潇洒,我甚至反复确认了很多次他们是认真的吗,因为我觉得我也没有酷,我只是有点小任性,我甚至希望大家都可以任性,因为有些事现在不做,以后就再也不会做了。

在2019这一年里面,我慢慢开始了解到了一些事情,又慢慢拾回了一些纯粹,甚至又一次开始对不公平的事情很逆反。不过我相信大家也是这样一步一步地在探索着这疯狂的人生吧,没有人知道下一站在哪里,也没有几个人能一直在你身边,所以不应该感到失望,因为我们生而为人,想要往前便注定流浪漂泊。

2020年,希望世界能像五月天的《玫瑰少年》这首歌背后故事的灵魂一样开放、正义、温柔和阳光,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不应该需要为最基本的“做自己”而感到抱歉。

哪朵玫瑰 沒有荊棘?

最好的 報復是 美麗

最美的 盛開是 反擊

別讓誰去 改變了你

你是你 或是妳 都行

會有人 全心的 愛你

——《玫瑰少年》

青青子衿 悠悠我心

今天裸奔结婚了,虽然错过了一周没能在深圳,但我看宿舍群里面大家发的各种照片和视频,我为他感到很开心,也为自己感到很感慨。

当solar、大鹏、杰哥和裸奔一起拿起麦克风唱起杨宗纬的《初爱》的时候,我眼睛里泪水就开始打转,原来十年的青春也就是弹指之间,时间的毕加索没有给欣赏作品的人留太多解释的空间,我们人生的画布上早已经被画上各种五颜六色。

人越长大,心越柔软,因为我清楚地知道,以前稀松平常的人际关系,再次发生的几率有多小。当我们走出象牙塔之后,没有人会在意你的想法,却有更多人会想恶意中伤,所以我在看见一些很小的关心、很小的关爱的行为的时候,我的情感都有可能决堤。

无论是“我太难了”还是“舔狗到最后一无所有”,我们九零后都在用各种自我嘲笑兼自我保护的方式在与这个世界共存。我们虽然没有我们爷爷辈那时候的政治问题或者文化压迫,但我们也没有我们父辈那时候时代洪流造就的财富。我们穿梭在全世界各个大城市的车水马龙之间,如果说仅仅依靠缘分,我想也许上帝并没有那么多时间为你送幸福上门。

那如果出去找的话,你就要做好准备接受世俗的挑选。爱情的开始本来就应该是一场冒险,但当你开始去计划它的时候,整个旅途就瞬间索然无味,因为有些旅程,本就该没有目的与方向。有些人会有不同的观点,但我更倾向于跟觉得爱情是“吸引”而来的人做朋友,毕竟人生已经快过了三分之一,在这个时间点已经不想再在想要放松的时候跟三观不一致的人去假装礼貌地讨论事情。

还在单身的九零后,至少对于我来说,是一边在祝福着朋友幸福,一边在暗中期许着轮到自己的爱情号码牌。

突然间就想起了大二的时候某一天闷热的晚上,在榕园广场的二楼,我一个人在排练乐队在下周的草地音乐节上面要唱的歌曲。当时已经十一点多了,band房里面已经不允许插电吉他,而我拿着木琴反反复复练习着前奏,伴随着空调风吹着各种船长做的宣传画板吱吱呀呀的声音,在那首循环了一晚上的歌曲里面,镌刻成了我大学最深的记忆:

等待的时空 有点重 重得时针走不动

无影踪 她始终 不曾降临生命中

我好想懂 谁放我手心里捧

幸福啊 依然长长的人龙

但鉴于这会是2019年最后一篇文章,我提前许下我的新年愿望:我希望我的朋友们都身体健康且情绪健康,只要你有命回我讯息,其他都不重要,当然你回得慢我会绝交的,就酱,嘿嘿。

百事群音

最近实在是闲到不能够再闲。随着约定出发的日子一点点临近,我也丢弃了所有规律的学习、阅读、训练等等,投身于肥宅快乐二次元当中。

最近因为《乐队的夏天》很火,我突然想起了十年前、2009年的时候的一个综艺节目叫《百事群音》,同样是乐队竞技节目,但《百事群音》参赛乐队都是无名乐队,加上当时如日中天的“娱乐台”浙江卫视的包装,其实更有促进乐队文化的意义。

节目里面的聚点翻转、甜蜜旅行、滑轮、加减、盖亚,每一个都基础扎实、台风华丽、有自己鲜明的风格。那时候没有练习生组成的乐队,没有乐队里有整容过的帅哥,那时候不会solo的吉他手都会被看不起……

再歪个题,那时候的浙江卫视,朱丹还是国内综艺一姐,华少也没有长胖,他们俩从《男生女生》、《我爱记歌词》开始就火得一塌糊涂。沈涛当时还是个帮他们打酱油的主持人,但是在百事群音里面是作为主MC与朱丹搭档主持,我甚至还记得有个主持人叫左岩。那时候浙江卫视的阵容跟现在综艺一哥湖南卫视比起来也是毫不逊色的呢。

回到《百事群音》(其实歪题歪了那么多我已经不确定我是不是想回忆这个节目了哈哈),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冠军聚点翻转,这是一个严格按照他们的偶像五月天来分工的校园乐队,成员全部来自天津音乐学院。当时节目中演唱过自己得意之作《GPM》与《怎么办才好》,曲风虽然是流行+节奏蓝调,但是每个成员的基本功都很扎实,尤其是吉他手,不仅手很快,而且也很会挑音色。

当时这个节目比赛过程中来了很多当时的大咖来“帮帮唱”,我印象比较深的有kimi乔任梁和王啸坤。我最初认识的乔任梁是一个歌手,虽然后面可能更多人是通过电视剧认识他,但是当时他在节目里那爆炸的舞台表演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相信他现在在天堂也正在开心的组乐队吧。(该死的抑郁症滚开!)

另一个就是王啸坤。他在节目里表演的一首歌后面贯穿了我整个三年的高中生活,这首歌的歌词简单直接到眼里充满了不屑,配乐里的电吉他扫弦跟随着鼓点不断敲打着我内心的海洋。那时候大家都用QQ联络,而在线的时候如果你在听QQ音乐的话,头像旁边会显示你现在正在收听的歌曲(我超喜欢这个功能的),那时候每次我和前女友吵架,她就会看到我在单曲循环这首歌曲,以致到了后面她被王啸坤洗脑到再也不吵架了。(嗯对的,再也没有机会吵架了)

象征着这个节目受关注度达到顶点的是什么事情呢?

当然是当时的五月天被请去决赛做评审啦。(当时刚刚出《放肆》这首歌,没想到已经过去了十年。现在《乐队的夏天》能请来五月天你截图我请你吃饭。)

再补充说一句,当时的综艺节目是真的丰富且真实。

哥伦布只要有一颗星光

就胆敢横越大西洋

——《放肆》,五月天

灯塔

(photo taken in 淡水碼頭, 台北 in 2015)

我们都是 漂在海上的船

心里都装着梦想

努力对抗着平凡

 

海鸥偶尔 在天空悠扬

海豚常常 偷偷陪伴

海星总是 眯着眼睛 在深海里眺望

 

但海浪也 不断冲刷着未来

藏宝图也不总是 指往真的方向

来来去去的船员们 也让我们怀疑过

海海人生 人生海海

 

风暴来袭的时候

我们手紧握着船舵

准备迎接迷茫和失败

心里却默念着 黑暗过去 苦尽就会甘来

 

曾以为 这是一场浪漫的逃亡

现在却常常 希望能在夜里看见远处的光

残酷的神 不能支配我们

因为这是我们的船 我们的海 我们的理想

 

如果谁找到了宝藏

如果谁先靠了岸

请记得点亮灯塔

提醒对方要勇敢

梁静茹的情歌

很久之前写过《我想和你唱》的孙燕姿特辑,这周为什么又提起笔,是另一位在我心中有特殊地位的华语女歌手来到了这个节目——梁静茹。我还记得当时我第一次学会骑自行车,第一次被批准从江南的奶奶家骑到当时还是在华侨城永光园的家,当时我拿着爸爸作为新年礼物送的爱国者 mp3,戴上耳机,战战兢兢地骑车出了门。当时的 mp3 不像现在智能手机听歌这么方便,我的只有 128MB 的存储容量,也不能插存储卡,所以在当时音质还算比较好的歌曲当中,我能存个不到20首。虽然过了十几年,我都清楚地记得当时我在路上一直在循环两首歌,一首是徐怀钰的《分飞》,一首就是梁静茹的《勇气》。

其实我现在已经发觉了,我的音乐记忆对我来说大部分情况下都不是一件值得骄傲或者开心的事情,因为我听过的歌很难忘记,而且常常就像能和当时的场景钉在一起记了下来,所以以后遇到一首歌,我眼前立刻就会浮现出当时的场景。我有时候害怕因听歌而情绪决堤,我刻意让自己去听以前没听过的歌,各种类型的音乐,来冲淡我的音乐记忆,但还是会冷不防被一首歌戳中耳朵,戳中我的记忆点,因为音乐一直在,而人却散四方。但这一切在此时此刻都是值得的,就像邓丽君的歌声对于我父辈的影响,静茹的声音对我的影响也很大,当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心甘情愿在某个歌手的歌里,把我关得死死的情绪释放出来。

说起静茹,我买了她好多专辑,虽然不是每一张都有的铁粉,但是我有自己买过的最喜欢的一张——《亲亲》,也有最喜欢的她的一首歌——《丝路》,还有一大堆难过的时候得到鼓励的歌——《崇拜》、《亲亲》、《情歌》等等。说起《亲亲》,其实这张专辑跟我两大偶像周杰伦和五月天很有渊源,因为《可乐戒指》是五月天制作的,而《失忆》这首歌我没记错的话是周杰伦作曲的,加上《不是我不明白》和当时崭露头角的卢广仲一起合唱的,我当时对这张专辑真是喜欢得不行。回溯这十几年,其实我觉得静茹不像四大天王——潘玮柏、林俊杰、王力宏、周杰伦,或者是像各种天后——蔡依林、孙燕姿等等有过铺天盖地疯狂粉丝的时候,但她的歌声一直都在那里,唱着适合她声线的情歌,抚慰了一批又一批失意人的内心。

新的朋友 不再重叠

你的世界 我在边缘

不是我不明白 这样并不算太坏

能再次关怀 时间洗刷所有的不愉快

后来的爱 我们尝试去宽待

懂得爱 说来无奈 来自对你亏待

没刻意掩埋 没对他坦白 你还在

——《不是我不明白》,梁静茹&卢广仲

谢谢你静茹,也谢谢上帝把你和你的歌声带到人世间,你是这个时代的邓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