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希望你可以听到的歌

嘿 我知道你在看

最近在关注JJ新专辑的同时,看了他在熊猫直播上举办的线上演唱会。《伟大的渺小》里有几首特别不错的作品,据JJ自己说都是在自己“表面在笑内心却很煎熬”的时候写下的,而我也特别能够体会到歌词以及旋律中蕴含着的那种孤独中坚持、迷茫中坚强的感情。

可能和他一样,是音乐在黑暗中拉了我一把,也让我了解到越在困难的时候越能会觉得友情是靠谱的,他有他的怀秋,我也有我的“怀秋”,我们都是一帮不愿向命运妥协的群体。

在熊猫上看直播的时候,我突然间被弹幕中的一群人打动了。他们都在荧幕前孜孜不倦地输入着:某某(名字),我知道你在看。

可能里面不分男女,可能里面有一些是热恋中的群体,但实际上更多的人是在对着自己的前任表达着自己的愿望和期许。掏心掏肺的时候,往往都是微醺未醉的时候,音乐有时候就像一杯小酒,趁着JJ的歌声和表演,很多人会卸下自己平时精心运营的形象,说出自己最想说的话。

我能体会的到他们,但我却无比希望他们能够从JJ的音乐中汲取到他想表达的态度:我们每个人可能都会遇到生命中觉得自己难以坚持下去的时光,我们可能在追寻理想的道路上一败涂地,我们可能被感情伤害得一塌糊涂,我们可能觉得自己未老却已无所依,我们可能觉得幸福对于自己总是遥不可及,在这些无比希望时光静止而心脏却坚定不停止跳动的每个瞬间,我们应该抽离出自己,站在更高的角度去看待自己的生命,认同自己伟大的渺小,也找到自己渺小的伟大。更重要的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要相信总有人坚定地站在我们一边,那些是我们生命中最可爱的人。

黑夜吻白天

谢谢了时间 弄红了双眼

往事的光圈 每一瞬间 都很绝

那跑过去的昼夜 是孤独的修炼

说再见不如忘掉能再见

今天

夏日午后的一些思绪

我们 初识于 你的文字

你的措辞 造句 凄美得令我着迷

于是我也开始 提笔 模仿你书写的痕迹

笨拙地引起你的注意 偷偷关注你的悲喜

开始 期待我们的相遇

那一天的我 站在午后十二点的阳光里

在人来人往的自行车棚中 找寻你的身影

微风像一双轻盈的手 缓缓从背后遮住了我的眼睛

耳语 倒计时 四 三 二 一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之前 “嗨 很高兴遇见你”

来不及调整表情的我 不敢看你 着急地转移话题

在仿佛已融化的空气里 你一脸害羞的样子

是我看过最美的风景

你永远不知道

这是林志炫在湖南卫视《歌手》第五期,以逆战歌手姿态回归的一首歌,而这首歌让我很久都没有的对歌词的那种想象,回到了我的心里。

风筝倦了 野鸟飞了

这天空 无边无际 无情寂寥

我的心也 沉沉睡了

任凭梦境 恣意搅扰

可能是因为管弦乐的原因,也可能是旋律线的原因,当林志炫一开口的时候,我仿佛站在了森林里边,不远处有一片不大的湛蓝的湖。虽然在春夏之交,森林里也并不显得幽暗,但湖面依然闪烁着炫目的蓝色光,光片随着微风在湖面摇动。

传奇也好 神话也好

不足以说明我们 初见那一秒

当爱回头 对我嘲笑

一切都变得 微不足道

我想走近那湖边,随着脚步踩在地上的落叶和植被上沙沙作响,我似乎开始在边走边想歌词中的故事,是男生唱给女生的情话?听着这旋律线在大调和小调中跳动,读着这歌词里的含蓄,我慢慢地被林志炫带进了这首歌里面的世界——是那个湖吗?还是有其他意象?

望着星斗满天 都像是你的眼在烧

看透我的伪装 全都是为自己解套

以为已经 以后已了

想象 无理取闹

多少百转千回 你怎么能够明了

在我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即将穿过最后一梭树丛到达湖边的时候,歌曲的节奏突然加快,我杵在了原地,仰望头上有几拨鸟飞过,再回过头看前方,已然看不见那片湛蓝的湖,我开始焦急起来,刚刚的是海市蜃楼,还是我眼睛看花了?我细心留意地听着歌词,原来如此,那是我的想象而已。

最怕有人问 现在过的好不好

无声无息 无处可逃

像风 无依又无靠

原来,森林只是我想象出来的逃避的地方,湖是我那转瞬即逝的愿景,实际上我一个人在森林里想要逃跑却又无处可逃。想到这,我不得不佩服这首歌的作曲和作词配合的高度。在这一小段乐章结束,主歌循环开始之前,我的想象中,我虽不知前方是什么风景,虽然湖已经不在,我也拨开了最后几片烦人的树枝,冲出了那一片亮光。

我发现森林出来之后竟然是——草原?我不能自已地往前走。

最深刻的痛 是不能向世界宣告

落幕后的剧情 你永远不知道

有悲有伤 有疯有累

一个人笑

风轻轻吹过我的发梢,我走着走着,在一个小山坡上静静地坐着,天气很好,远处我看见几个风筝,几个小孩子奔跑在远方。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看到祥和的场面呢?歌词的作者和旋律明明是想表达失恋后的绝望,但为什么这首歌的编曲和旋律会让我看到平静安然的草原?

记得也好 忘掉也好

谁能够抵挡时间 无情的浪潮

你给的爱 不多也不少

足够让我 一生煎熬

刚好够我 想你到老

听到这里,顿时释然的我,在当时看《歌手》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了。前面飘忽不定的旋律,让人难以开心起来的歌词,加上林志炫动人的演绎,加总汇成了最后一段的升华。在这首歌里,没有《离歌》般的痛苦,也没有《爱我还是他》般的直白。相反,这首歌静静演绎了一个看似未然却已释然的失恋者的形象,而这种“释然”在对方眼里的不屑与旁人眼里的悲壮形成冲击。

林志炫是我眼里《歌手》历史上华人歌者中的大师,衷心谢谢你能带给我这样的感动,以及谢谢本首歌的编曲钟兴民先生。好歌!!!!!

装聋作哑

老朋友问我 你在干嘛
喝了那么多酒 说了那么多话
爱由不得人 真的一点不假
时间会讲真话 事情有点复杂
我扪心自问 我爱不爱她
把我换做是她 像我这样的人嫁不嫁
可是我能给她的都给了她
我好怕 怕再爱她会害了她
我想了又想
可是没道理呀 我爱她 错了吗
想她 心情很差 一整天 不想说话
爱在九死一生中挣扎
我这样子算什么吗
爱情 没道理呀 我爱她 她爱他
可恶 爱的神话 这几年 骗了我吧
也许现在的她快乐吧
我一个人装聋作哑
—— 陈小春《装聋作哑》

这篇文章曾经写了好多字,可是都删了。

有些话,纯粹是因为自己对文章逻辑和行文的要求高,所以舍弃了,那些都是我想说的话,却刚好也是没人想听的话,就像这篇没人读的文章。

或许你能察觉到,我不再找你聊天了,因为我怕想起什么事情,也可能因为我这个人很假,因为每一次聊天之后我都删掉了刚才的聊天记录,因为我不想再去主动点进去看你朋友圈的近况,因为我不想再一厢情愿地犯傻。

我知道你不会,也不会有人会主动了解我的过去,也不会有人会愿意和我并肩期许未来。

只是,谁在乎呢?

最后还不是,只有我在关心我自己。

还不如就这样安安静静地,让我装聋作哑。

不听歌就写不出东西的我

灯熄灭了,四平米大的房间里面,雷司令的香味还萦绕在空气里,窗外远处,洛杉矶城市线的灯光依然这么刺眼,各色人种中的夜猫子,在准备为这座城市的夜晚献上最后的赞歌。

最近常有人跟我说一种观点:赶紧走出上一段恋情去开始新的恋情。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这是个伪命题,这种想法先入为主地觉得:你找不到或者不想找新的另一半是因为没走出上一段恋情;它假设所有人喜欢的类型满大街都是;它假设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另一个也会回敬你的“喜欢”,不然没有“开始”这种说法,应该叫强奸,哈哈哈哈。

好了,理性的分析就到此为止,我这篇文章开始就没打算写理性的东西。此刻耳机里听着一个歌单——《2001年流行金曲精选》,听到这些歌让我又有想写文章的冲动,我突然发现我是一个“不听歌就不想写东西”星人,想起还写QQ空间的时候,经常一边写一边哭,写亲情,写友情,写朦胧的小暧昧,写自己天真的理想,我应该是一个感情过剩的人,只是比较不幸,一直剩下的都只能寄存在心里,一年的存期,往往没有利息。

我切了切歌,噢?

竟然是,魏如昀的《听见下雨的声音》。

滴滴答答,淅淅沥沥,冷冷清清。下雨的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窝在家里的窗台边上,或者是用手在玻璃上的雾气上写写画画,或者是拿起相机用大光圈模仿日系的曝光,或者是拨动同样很有颗粒感的琴弦与窗外的雨一起演奏。

我也想起了住大学宿舍的时候,破旧斑驳的墙上长满了岁月的痕迹,每一次带朋友参观我的宿舍,他们都会很惊讶中山大学有这么旧的宿舍,不管每年夏天工人师傅们怎么粉刷都敌不过潮湿的气候。但是,下雨的时候,这里变成了方文山词里最适合赏雨的房子,斑驳的墙,窗台边的青苔,木质结构的窗打开的时候还会吱吱呀呀,窗外还有一颗很大很大的树,感谢你,没有你的话,我堆在窗边的书每一次都要被淋湿。

我跟你说,我羡慕会下雨的地方。只要一下雨,心里的尘埃就像周围潮湿闷热的空气,一瞬间飘散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沁人心脾的泥土芬芳,和玻璃窗外光怪陆离的崭新世界。

“终于听见下雨的声音 于是我的世界被吵醒
幸福也可以很安静 我付出一直很小心”
——《听见下雨的声音》

可是,我再也不会在雨里遇见你。

不是洛杉矶不想下雨,只是雨不喜欢洛杉矶。

台北的天空

刚刚在微博上看到了时间线里,有人发了一条关于在台湾陪伴她的三首歌,有《九份的咖啡店》、《忠孝东路走九遍》和《台北下了雪》,顿时把我拉到了一年前和室友去台湾的“三傻之旅”。

但是她遗漏了一首我觉得在我的台湾之旅中很重要很重要的歌——《台北的天空》,不管是原唱的王芷蕾,摇滚的范逸臣还是谁的翻唱,各色各样的台北,各种各样的解读,不变的是歌词里一段段直戳人心的句子。

我觉得和三两知己去旅游是最令我快乐的事情,我尤其喜欢都是男生一起去,因为这样的组合,最容易出现意外的情况。拿万鹏来做个例子,他是我大学最敬爱的室友之一,处女座的洁癖和整理控在他身上体现地淋漓尽致,他和她女朋友去泰国玩的时候,那攻略做得都快可以达到出版成册般详细了。但是他和我们去台湾的时候,也是呆头呆脑一起走走停停,前一晚才知道第二天要去哪,到每一个地方都只知道一定会去的三两景点,剩下的全看心情。想起来这样的旅行是真有趣啊,那时候三个人去到台北市就想在士林捷运站租三辆自行车去阳明山,结果骑到一半叫苦不迭,赶紧还车然后打的上山。

我是一个特别慢热的人,想起来我的室友我大一就认识了,但直到大三我才觉得他们出现在我生命里是多么弥足珍贵的事情,对我来说,每一个人都需要在我心里沉淀很长时间,我才会拿出毫无保留的我给他们看,我才会去在乎、去相信、去感受。到了美国之后,我几乎没有再体会过这种感觉,我其实对这种感受很习以为常,因为同学也好,室友也好,知己也好,他们都是上天给的,而我只有时时刻刻准备好。

有人说,去哪里旅行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去。

是啊,但是,和谁去必然很重要,但如果那不是台湾,如果不是那个我从小看台湾综艺、偶像剧等就很向往的地方,不是那个半个世纪前和大陆还颇有渊源的宝岛,不是那个充满人文气息却还保有单纯的台北,如果没有这些象征意义,我会不会还这样怀念?

“我走过异乡 我走过沧桑
如今我又再回到 自己的地方
台北的天空 有我年轻的笑容
还有我们休息 和共享的角落”
—— 王芷蕾《台北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