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flyws发布的文章

写在黎明破晓前

最近的人生状态又像进入了五年前,有一种黑暗混沌中摸索光亮的感觉,但是远没有五年前那么严重,但一样得会令人头疼。

我是一个习惯失败但从不甘于失败的人,所以我会用各种各样奇怪的说辞来打压自己的期待(因为我知道不好的大概率会发生,毕竟这就是人森啊),但是同时背地里又在默默地努力(白羊座从来不接受平庸)。也就是这样的人生哲学让我过了一年又一年,如果要按照我小时候对自己设想的计划来说的话,如果我下一站从新加坡再去了一个新的地方,那接下来,我应该要和什么人在什么地方完成什么事情,会开始变成我的头号问题。

假设我说我往上爬的人生35岁就结束,那如果以我现在的状态,大概率会发生的事情是我会变得没有目标无所事事没有追求,这当然不是我希望的结果,所以我在想有几种可能性:

  1. 创业。
  2. 安定。
  3. 继续基于现状随机地流浪。

以我的个性来说,第一点是最可能发生的,其次是第三点,第二点的可能性比较低,原因是我一个人的话我需要一个非常特别的安定理由,所以这个选项掺杂了太多不确定项,要么是走向普普通通的生活,要么就走向莫名其妙的避世,无论哪一种我都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如果缘分真的到了,那第二点发生的概率是很可能跃升为第一的。

如果排除掉我无法主动控制的第二个“安定”选项(比如我无法控制家庭的问题、无法控制我喜欢上什么人或者突然喜欢什么生活的哲学),那比较依赖主观能动性的第一点和第三点其实就是在自己给自己打工和给别人打工之间的两个选项,而如果最终选择了第三个方案,那其实不太需要我进行任何战略和风险的思考或者不需要我太过焦虑,认认真真地选择一条赛道走下去就行了,结果应该也不会太差,但是最终我肯定不会让我为自己的成就骄傲。

如果要排除万难选择创业,那这个就会变成我未来几年的思考中心,因为我一没资本二没经验,简而言之,一无所有,这种情况下我要去选择什么创业方向、创业模式、创业规划都会成为巨大的问题。但是人这个动物奇怪的就是,一旦我开始想这些东西,似乎我全身的细胞都在跳动,可能是我天生喜欢挑战和冒险的缘故,即使最后就开了个宠物店做了个猫奴,似乎都比长期打工人的生活会更不同,而且我可能会更骄傲自己动手做的事情。

所以我开始担心起我自己未来的这次选择,因为这一次的选择会大概率决定我十年后怎么看待我自己。其实我的人生到现在,尤其是经历最近几年社会的冲刷之后,我更在乎我怎么看自己,更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了,就像是一种对外佛系对内就狼性得不得了的状态。

假设我选择了创业的话,其实也意味着会有更多的失败,但可能也就像今天的我一样尝试过很多失败的滋味,既有大的失败又有小的失败,但是我却已经是乐在其中。即使我从来没有成功过,未来也不会有成功,至少失败也会是我最亲密的朋友,这样的人生,是不是也会比安于现状更有意思?我死之前是不是更能安静地闭上眼?

I need to think it over.

友情岁月——Dota2 TI

虽然已经在计划12.31号的跨年心情随记了,但是因为今年实在是活动太多,所以不得不插播一条今年和一堆刀友去新加坡室内体育场看TI的周末了,因为Dota2这款游戏,虽然我并不是大粉丝,但是也是我大学宿舍生活的一部分,而看完TI之后,似乎也有一种青春被圆满的感觉。


在本科的后两年,我的宿舍室友们一直都在玩这款游戏,但是当时的我对游戏一点兴趣都没有(也不是完全没有,就是我一直比较喜欢玩单机的3A大作,不喜欢玩网游),所以我当时并没有赶上这趟青春的列车。反倒是2016年底开始,受美国室友的影响开始了解这款游戏。我还记得当时王思聪办的熊猫直播特别火,其实我是看狼人杀Panda kill开始了解到游戏主播,接着看室友天天在玩Dota 2,所以也在熊猫直播上开始看一些主播玩Dota2,结果一看就一发不可收拾,因为我没有想到网游也可以这么有魅力,但是因为已经错过了大学的大部分时光,所以我也没有多少机会玩,但至少我开始关注这款游戏,也开始了解之前完全不怎么感冒的电子竞技。

说起来,除了Dota2,林俊杰也是被我的室友强烈安利下,我从路人粉变成了死忠粉,所以现在看到小红书上那些去看周杰伦演唱会之后吐槽、觉得很亏没有尽兴的新入坑粉丝,我想说,周董在2012年演唱会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他的演唱会真的大多数情况下质量没有JJ的做得好……

回到Dota2,我开始看的时候就刚好碰到了Wings夺冠,所以那一年中国战队的群雄逐鹿也让我对这个游戏的最高殿堂——The International,开始关注起来,接下来的2017年、2018年、到2022年,本科的宿舍群都会很热闹,虽然不再有缘份一起疯狂地通宵Dota2,但是至少还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在每年近乎固定的时间,可以让大家的青春有一个出口。所以慢慢地,我也悄悄地对自己许下诺言,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去看一次现场的TI,结果缘分好巧不巧,西雅图的没去成、温哥华的没去成,新加坡的被我撞上了,所以我也毫不犹豫地买票。

总决赛的那两天的气氛近乎疯狂,因为疫情停办一年线下赛后,感觉全世界的刀客都汇聚在了这个东南亚小岛上,除了遗憾没有见到LGD在总决赛上露面,其他的过程都太棒了!Team Liquid和Tundra的表现都几乎让我目瞪口呆,因为我第一个买的电竞鼠标也是Team Liquid的联名款,虽然后面我对这款游戏没有那么狂热了,但见到Team Liquid经过这几年浮浮沉沉的传承后,还是觉得Dota2这款游戏生命力真的是意外地强。

明年如果TI回到西雅图的话,我还会去看吗?我想我也不知道,但是总觉得我现在越来越变成那种想走就走的风格,不知道还能这样随性几年,但这几年的各种乱七八糟的经历应该会在我身上无声无息地刻下深深的印记,而这些经历总会在未来某一天变成我的某种财富,嗯,一定会的。

世界杯!卡塔尔?

我第一次听说足球这东西的时候,我的耳边就充满着各种来自我爸讲述的人名——马拉多纳、贝利、马特乌斯、莱因克尔……我对电视上的足球的第一次印象,似乎是1998年某一个周四晚上的、刘建宏老师主持的CCTV5《足球之夜》栏目。甚至直到我学吉他的年代,我的一个梦想也是能够完整弹奏下来天下足球的主题曲,用的是电吉他solo大神Joe Satriani的曲子。

时光来到2002年,我也逐渐地越来越多在课余时间跟同学朋友一起踢球,当时我也还记得2002年十强赛的时候,跟家里人一场不落地跟随中国男足国家队的脚步一起出现,甚至在世界杯的时候,全校师生都有幸跟校长一起看大屏幕,给中国队加油,直到今天我都能熟练地喊出那一届国家队中队魂们的那些熟悉的名字——范志毅、祁红、江津、杨晨,甚至有一位已经讽刺地消失在了中国互联网上,成为了敏感词。

所以当我在美国念书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一定要去世界杯现场圆我的球迷梦,当时第一个机会是2018年的俄罗斯世界杯,但是当时刚刚工作没几年,一是还属于舍不得花钱的阶段,二是当时根本没有那么相信自己一个人长期旅游的本事,心态和情绪都不对,所以只能错过。而到了2022年的卡塔尔世界杯,一切事情都有了不同,首先我已经觉得自己已经发展出了赚钱自己花,不花等着死了送人吗的心态,第二是这三四年锻炼出来的独立能力在情绪管理上有了非常大的提高,第三就是卡塔尔小小的,可以穿梭在同一个城市看多场比赛,这种机会太难得了,非常非常非常适合独旅者。

最近几年我说过的事情,我发现我最后基本都做了,所以至少在到了三十岁这个节骨眼上,我还并没有变成一个说的比做的还多的那种我自己也讨厌的人格。从世界杯开始售票开始,我就对整个销售环节跟进地特别紧密,虽然随机抽票阶段一个都没抽到,但是后面硬是靠先到先得机会跟全世界几百万甚至几千万人抢到了五张珍贵的球票,虽然不是每一场都是我感兴趣的球队,但是对于球迷来说,只要人过去了,那种氛围感就不会让你失望。


而且去卡塔尔的过程也一波三折,航班改期导致我要临时过境迪拜,临行前发现护照要过期,补办新护照之后发现已经没有办法改卡塔尔世界杯球迷卡的护照号码信息,导致在迪拜飞多哈的时候被小黑屋盘问了一小时差点没赶上飞机,还有回来的时候发现记错了航班时间导致我临时要在多哈再待12个小时等趣事,但是我现在倒想跟一个真实的人在未来一个偶然的时刻来分享这些事情,不然我一个一个记下来虽然像日记一样有一些纪念意义,但是总感觉缺了点分享快乐的多巴胺。

我也记得卡塔尔获得世界杯举办权的时候,很多国家的足协都在说有黑箱交易,卡塔尔连像样的足球场馆都没有,怎么办世界杯。但是这两周待下来,我是真的佩服卡塔尔官方的组织能力,虽然他们从非洲廉价请了很多劳动力过来维持秩序、虽然他们请了很多劳工来建造球场并且可能存在一些工人权益的问题、虽然这个国家很小并且只有多哈一个城市来承办世界杯一个月内发生的几十场比赛,但是我能感受到卡塔尔的竭尽全力和诚意。诚然整个过程当中肯定有人要继续抱怨,但是对于球迷来说,这真的是非常不错的一届世界杯!

我印象最深的一场去现场看的比赛,就是上面图里的西班牙跟日本的那场小组赛了,赛前西班牙积4分,日本3分,日本必须获胜才能稳定出线,而同组的德国却盼望着日本不能赢球。上半场刚开始不久西班牙就取得了领先,我也觉得日本可能没机会了,但是下半场风云突变,日本队十分钟内连板两球最后成功杀出小组赛,在场的日本球迷几乎都疯了,让我看到了日本人不同的一面。最搞笑的还是西班牙球迷,因为他们后面发现他们自己输了还是能出线,所以最后跟着一起给日本的大逆转进行欢呼。这样的氛围真好,我也看了好多不同体育比赛的现场了,我真的在此时此刻深刻地认识到——足球是世界第一运动!

还有好多的轶事没写,不过我两周用手机拍了很多照,等到未来恰当的时候,我可能会主动再提起这次旅行,因为我回来已经一周了,才想起要提起笔记录,但是至少这一刻,我圆梦了。

(今天2022/12/18也是决赛日,祝梅老板也能举起大力神杯!)

亲爱的陌生人

我刚坐下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旁边这个很害羞的小女生。

我本来也是个害羞与外向之间左右摇摆的人,所以我刻意起来若无其事绕着附近的座位区走了一圈,发现她还是会偷偷观察演唱会期间会坐在她旁边的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出于为了避免接下来三个小时的尴尬,我回去之后就趁她玩手机抬头的时候,想到了一个最不易引起尴尬的问题:“不好意思,请问你买到了几张票?”

她愣了一下,但是眼神瞬间放下了防备,“我买到了两张,但是我一开始买错了买到了明天的票,后面补了今天一张,前面两位是我的同学,要不是买错了我应该不会自己一个人坐,哈哈”

后面我们聊了JJ的歌,聊了国内的疫情造成的各种回国的困扰,聊了人生的规划,聊了一些有的没的八卦,直到后面她发现她坐错了座位,换到了另外一个区,我也如意料之中一样两边的情侣夹在一起,并没有出现我设想中的左右坐着纯歌迷的状况。

也对,林俊杰哪会有几个男粉(笑),全场从头到尾坐在我左右的两位男朋友男生就不会唱几首歌,我真的觉得他们跟女朋友逛商场时候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那些人没有很大的区别,但至少演唱会周围都是漆黑的,我至少可以专心与自己对话,听JJ吟唱一整个晚上。

噢说起来,那位陌生的女生,她说她今年考A-level,她说新加坡是她爸妈唯一允许她初中就过来上学的国家,也就是说她可能比我小了整整一轮,难怪我跟她介绍2000年代四大天王周杰伦、林俊杰、王力宏和潘玮柏的时候,她似乎对王力宏和潘玮柏的名字有点迷茫,我回过头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我眼里的她,像极了10年前的我,第一次去深圳春茧看五月天演唱会的我,一样的害羞,一样的独立,一样的对未来充满憧憬。

今天的演唱会里,我印象最深的,除了四十一岁的老林唱了四十一首歌之外,就是他把他名下唱片公司签约的第一位歌手——蔡宥绮,介绍进来的时候。这位小女生超年轻,但是写的歌超级好听,但是唱歌有点点紧张,让我有一种小徐佳莹和小陈绮贞的感觉,在演唱会里首唱的这首歌,歌名恰好叫《亲爱的陌生人》。

就有些很难熬的时候,鼓励我的,可能就是很纯粹的陌生人的善意,就如JJ唱完这首歌所说,歌迷对于他来说,也像是亲爱的陌生人。心与心之间的墙,有时候只需要轻轻一推,就变成了心与心之间的桥。

演唱会中听JJ聊一些有的没的的时候我一直很感动,我也很清楚掉入黑暗漩涡深渊的滋味,所以这一次我来看JJ的演唱会,像是把2017-2018年那些难过和沮丧带过来,跟一位同样经历了难过和沮丧的歌手一起进行告解。

谢谢今夜一起跟我合唱的陌生人。

记忆冰层 有一个人 躲在那里等我

小小声说 我们一样 好怕生

多亲密的别人

以为分享过去的 喜怒哀乐

久了之后 再看世界 大概就不冷

亲爱的陌生人

遇见分身 昨天的两人

不太远的远征

有好多 问号和可能

不是要或不要

是害怕完美后的余震

那么让我 多想一想 把如今走稳

—— 蔡宥绮 《亲爱的陌生人》

久违,Marina Bay Sands Circuit!

说起来我也没有非常具体的bucket list这种东西,但是如果有的话,那么现场看新加坡F1绝对是我能想到的其中之一。


因为疫情停办了两年的新加坡F1大奖赛今年终于回来了,票有多难抢呢——所有看台票都在前两小时售罄。而我的座位目标恰巧又是最热门的Turn 1 Grandstand,所以当时买票真的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还好Zac的信用卡没有碰到奇怪的问题,不然我就又要错过今年的比赛了!(位置不好的话,我宁可不去看,因为F1就是在家躺着看电视会看得更精彩的运动,除非你能拿到非常核心有很多超车动作的位置。

今年的情况还更复杂一点,我在比赛周前一周刚刚中了Covid,虽然跟感冒发烧一样,但是后面感冒症状中的咳嗽还是让人觉得挺麻烦的,不过还好后面恢复的速度够快,没有让我错过这次机会。在F1里现在有三个街道赛,摩纳哥、新加坡和巴库,其中新加坡和巴库还是夜赛,接下来我应该会向更多的赛道的现场观赛前进,顺便跟着赛车里的第一运动绕地球一圈。

比赛很戏剧性,正如新加坡的雨,说下就下,虽然已经足够聪明跳过了中间的所有活动直接正赛时间到达赛车场,但是我在Nicoll Highway地铁站和Zac还是等待了十几分钟,互相打赌说看雨什么时候会停。雨停之后进入湿漉漉的赛车场,好不容易把座位坐干之后比赛干事宣布推迟一小时开始,那一刻我就在想为什么我要花钱来罚站,我在家里应该是躺在沙发上吹着空调看着电视直播还能有多个视角。但是当赛车发车那一刹那,飞驰而过一号弯,轰隆引擎声中掀起巨大水花,我还是觉得值,太值了,这就是我喜欢的肾上腺素。Checo在不慌不忙中赢得了冠军,因为前三的争夺实在是非常得无聊,虽然我对维斯塔潘并不感冒,但是他还是几乎带来了今天所有的超车镜头,那种势不可挡老子就是要超你车的气势,很让人着迷。不过今年赛场上的观众感觉百分之九十都是英国人和澳大利亚人,跟之前我看电视转播新加坡站的时候的观众比例不太相同,我只能理解为新加坡本地人也抢不到票了。

新加坡站独特的一点是每一次的比赛都会邀请好多大牌音乐人来助阵,今年的也是包括了Green Day这样的回忆杀和Marshmello这样的走在前沿的DJ,虽然天气不好正赛两天都在下雨,但是碰到这样的机会也是很难得,因为新加坡这个小城真的太忙碌了,忙碌到我几乎没有见到过市中心的地区可以有露天演唱会的机会,除了F1。

这次也是阔别几年后再一次参加几乎没有任何人戴口罩的大型活动,真的怀念这种感觉,现在终于可以重拾这种体验了,毕竟说起来我整天戴口罩也还是中Covid,感觉就是常在河边走的话,早点尽兴早点弄湿然后早点回家,再早点重新出发是更好的策略。

作为体育迷,我的周末真的很忙 XD

正义的算法

最近出于陈柏霖和郭雪芙的颜,以及《华灯初上》之后一段时间没看台剧的冲动,我不小心地就又在自己意识到时间流逝之前,刷完了Disney Plus出品的第一部原创台剧《正义的算法》。


《正义的算法》是一部律政轻喜剧,主角是陈柏霖饰演的狂妄自大、实力超强但心存善良的律师刘浪,和郭雪芙饰演的“正义狂人泡面头”律师林小颜,每两集都有固定的结构,一集讲述一个故事,另一集讲述这个故事和法律产生的联系以及法庭上这个故事的呈现。除了台剧一贯做得超级好的演绎和节奏之外,每两集里面的小故事——食品安全、工伤、直销诈骗、家庭变故和防疫政策等等,都显得非常真实与贴地气,让观者觉得非常亲切和有代入感。所谓的喜剧部分,主要就聚焦到刘浪、林小颜和侯彦西饰演的徐达恩身上,所以与其说是喜剧,我倒觉得像是一部伏笔很长很好的感情戏或者伦理剧,跟《华灯初上》的冗长不同,《正义的算法》见好就收,让我觉得有一种没有看够的感觉。

大家都说一部好剧需要有一首好的OST,正如《华灯初上》里告五人那令人惊鸿一瞥般的片尾曲,《正义的算法》里面的插曲《我陪你好吗》也是成功赚走了我廉价的眼泪,成为了接下来一个月我会在耳机里单曲循环的一首歌。这首歌除了歌词超棒之外,最能抓住我耳朵的是副歌里面的旋律,让我在流行音乐里面似乎听到了悠扬的民谣,让我这种很喜欢悠长旋律的人很难拒绝,没有多余的转音和拖沓,跟剧本身一样,总有一种让我看不够的感觉。

最让我拍手叫绝的地方,就是这部剧讨论的主题——正义,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形状,似乎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剧中的林小颜是一个觉得正义是有一个绝对标量的概念,事事都在追求绝对的公道和正义,进而造成处处碰壁,然后刘浪又是另一个极端,他是一位以当事人的利益为上的贪财律师,他并不觉得有正义这个东西,只有利益。他们两个人在剧中26集当中交错出来的火花,也是编剧在暗示观众,现实中的我们可能最后还是要去两者当中取一个平衡——没有钱也万万不行,但是有钱也并不能买到所有东西,所以结局的不完美,倒是非常真实的人生常态。

最让我扼腕叹息的地方,就是陈柏霖和郭雪芙这么吸睛的CP,编剧竟然没有编任何的感情线,拜托大编剧,我真的要被你气死了,如果他们最后能再多靠近对方一点点,我都可以多甜几天!但是我也明白也许这就是你剧里想要表达的人生——没有完美无缺的人,大家都是在不断地遗憾中坚持着自己的理想。

刘浪最后一集的独白里面提到一句:“两个受伤的灵魂,会更加懂得珍惜彼此”。我真的超级认同这句话。我觉得这句话,似乎也完整概括了我听到《我陪你好吗》会很感动的原因。

哪里有容易的人生,只有一群苦中作乐的人们。所谓的正义的算法,就像是一座天平,你在一端放上了正义,在另一端也得付出相当的重量,也许天底下真的有绝对的公平,但是达到平衡的过程注定有着各种艰难险阻,而明知如此还迎难而上的人们,谢谢你们。

“其实没关系

笑到疯狂 哭到肿胀

放不下 也无妨

纠结好过伪装

你身体里蜷缩的灵魂

颤抖迷惘

会好的 我陪你好吗”

——《我陪你好吗》 张若凡

红颜如霜 谁在彼岸 天涯一方

2016年,五月天和周杰伦各自发了一张专辑,转眼六年过去了,周董终于发布了新砖头,但是五月天却迟迟不来,就像我在自己博客上写的文章,以前觉得一定要在每年跨年写一次,后面觉得算了就在自己生日写一次就好,直到现在已经没有办法给自己确定一个写作周期。

也许艺术家们都相通——分享得越多,对内容本身的要求也就越来越高,其实我倒不觉得是分享欲降低了,我相信大多数艺术家们一辈子都是大小孩,都有着充沛的分享欲,只是他们已经不再需要给大家分享这种情绪,有三两好友知己足够,而如果不是有着高于自己平均线的作品,那就默默藏在心里好了。

但还好,至少周董和五月天都还在写着歌,而我也在这六年还在写着博客,虽然这个过程中,已经看过很多人尝试捡起然后接着放弃一件爱好,但也没有影响我继续表达自己。我在想如果2015年的时候,假设我是因为喜欢某位女生而开始写作的话,也许今天这个网站早已经无法打开,因为我也不知道我有过多少无疾而终的喜欢了,这是我偶然的幸运吗?因为人其实真的很需要一块自留地来留下一些二十年后可以跟朋友们炫耀的事情——你看,我二十年前就这么想了。

回到这张新专辑,如果忘记有六首歌是单曲的话,这张专辑其实质量超级高,其实如果要找一个“可以帮助你想象如何忘记有六首歌是已经发行过的单曲”的想象很简单,只需要想想五月天就好了,因为五月天这六年是真的连单曲都没怎么出,别说歌迷等的歌荒有多长了。而这张专辑里我最喜欢的新歌,必然就是这首《红颜如霜》了,因为这首歌是经典的周氏中国风加上我喜欢的方文山的“素颜韵脚诗”的结合。想起我在念中学的时候,虽然很喜欢林夕黄伟文他们写小人物的笔触,但是最喜欢的两位词人,一位是“素颜韵脚诗”的方文山,另一位就是写“摇滚诗”的五月天阿信,所以其实我写起词来的笔触,一定带有他们两个人的影子。

相比于阿信词风的第一人称,方文山的“素颜韵脚诗”里面其实有好多对周围事物的形容,然后比较少地落笔提及个人的情绪感受形容,但有非常多的笔墨在拟人、词性混用和借物抒情上面,如果要我再试着写几句的话,就像是:

西山亭外 荷叶摇曳 粼粼波光

树荫小巷 蝉鸣掀起 阵阵清香

石板路上 青苔垂柳 行人匆忙

你轻轻拉上雨帘 在画里 点上一笔斜阳

而我在桥上 静静欣赏 你浓淡总相宜的脸庞

所以听到《红颜如霜》这首歌的时候,就掀起了我很多回忆,以前我特别喜欢想象着一个场景然后去写几句文字,但是现在却很少让自己的大脑停下来去云游四方,然后写的文字也越来越生活化,但这并不是我喜欢的一种写作感觉。

就让我把这张专辑当作一封信,寄给第三人称的自己,世界这么纷扰,我还有风景没有写,还有小说没有读,还有回忆没有冰冻,还有未来没有踏足,其实我,还拥有很多,这是属于我的、一种很特别的自由。

灿烂的前行

本来是冲着“分手综艺”的噱头看的,结果我却又磕上了糖。

一旦磕上了糖,就容易胡思乱想(以下全是):

我好喜欢这个节目里面的王矜霖和张曦月,两个人的性格爱好和长相都在我的点上,网上冲浪的过程中还发现他们俩CP的粉丝爱称是“矜曦何夕”,突然觉得中文好浪漫。王矜霖的专辑质量这么高,他的歌不火天理难容,如果你觉得他的专辑不好听的话那我们可能做不成朋友,华语乐坛太缺他这样有才的音乐人了!

真的有人舍得让崽崽张曦月伤心吗……那位男生,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丢掉崽崽后可能再也找不到这么可爱的女生了?素人版王冰冰你不要吗!!而且她拍照还超好看!!真的什么事情都是你的错好吗!!崽崽不会错的!!

钱夫和small李可以原地结婚吗!!!你们恋爱五年分手五年还能做朋友,我觉得面对现实吧!!!不要在抗拒自己的内心了!!什么所谓的没有恋爱的激情和浪漫,其实再过五年也敌不过平淡,而平淡中能忍受的两人,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可以把你们拆开,如果有人会像钱夫哥一样看small李一样看我的话,我立刻把自己嫁了。

突然间就体会到了多人旅行的乐趣,突然间我就不想再一个人出去玩了……感觉和一堆单身的人一起旅行真的好有趣,如果再中个奖遇到崽崽或small李这样的女生,我要直接沦陷!!!

好了,我要结束我的恋爱脑和脑残粉人格,轻轻打自己一巴掌,回到现实社会。周而复始发生这样的、一想象起来就会嘴角会上扬的场景,会让我在想元宇宙这样的概念到底有什么意义,真实感比不上现实生活,虚幻感不如人类的想象力,为什么有人拿着两头免费的东西不要,要去付费的第三者寻找快乐?

这篇文章写得真不像以前混凝土般的我,却又真像现在如乐高积木般随心变换形状的我,可能这篇文章本身就像王矜霖的那首歌,一个《美好的意外》。

芙蓉镇——这是我向往的真情

刻意去找电影看对我来说是比较稀罕的一件事,尤其是刻意去找中国电影看就更少了,大概是快五六年前我就开始觉得国内的文化产品越来越差劲,所以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国内电影了。


已经面世快四十年的《芙蓉镇》让我重新看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国内电影人的“脊梁”,也痛心我们这么多优秀的题材没有办法以大屏幕的方式呈现给下一代的国人。其实整体东亚的文化就是偏反省主义的,但是最近几年的文化作品却少有这样的题材,更别说一些历史书里面也找不到的历史了,而了解的越多,就越容易了解当今的世态——一切都是历史的循环,就像人是一个复杂的系统一样,一切都在变的同时有些东西却一直没变。

你也是人

在这部电影里面,我看到了姜文、刘晓庆、张光北等一众优秀演员的出色表演——纯粹、自然和合理,也看到了谢晋导演拍摄一个时代的苦难时里刻意想用蒙太奇表达出来的美好。我一直跟我爸妈说我最喜欢的就是八十年代,我也曾经以为2010年代接着2000年代可以媲美那个时光,但是现实也没有逆转这种排序,我直到今天都觉得国内的1980年代是最美好的。

在《芙蓉镇》这部电影里,从1963年讲到1979年,从四清运动讲到文化大革命,我相信我这个年龄的人,估计看过《芙蓉镇》的人应该不会超过1%,当然大家不看都是有理由的,因为当别人的苦难跟自己没有关系的时候,大多数人并没有这种同理心,所以我也不会跟别人提起这类的话题。所以这就涉及到另一个我不是很理解的点,如果说中国年轻人失去了传统文化里面的自我修正和自我反省,但是在国外却也不积极学习西方思想的话,那这样最后是一个怎么样的状态?——就只有生活,而没有理想,而我受不了这样的四不像的样子。

运动情况变化很快

很多事情在一帆风顺的时候很多人不关心,但是一旦遇到困难的时候问题就浮现了,其实问题一直存在,只是我们选择性忽视了它,或者说你觉得跟你没有关系。电影里最令我感动的,是秦书田(姜文)在运动中跟“富农婆”胡玉音(刘晓庆)相依为命的“革命”情感的发展,但是在这过程中,却是满满的“荒诞”,昨天的“人”成了今天的“鬼”,而不久后“鬼”又成了“人”。

任何的时代总会结束,但是为此而丢掉的青春时光,动荡中丢失的人,却再也不会回来了。不过我仍然会羡慕秦书田和胡玉音,因为虽然时代会让人产生一些恍惚,但是我很确认那个样子的爱情,永远不可能再发生在历史长河中,已经离我们远远而去了,现在的男男女女,各自都有着奇奇怪怪的思想,已经不可能再纯粹了。在快餐主义年代,已经不可能再有在逆境中这么乐观的爱情了,应该说能忍受逆境的人,就不剩下多少了。

完了,没完!

这可能是电影中最经典的场景和台词之一,粮仓主任谷燕山在一晚上醉酒之后,在大雪纷飞中胡言乱语,甚至一度以为回到了革命年代,把酒瓶当作手榴弹,把手当作机枪。而我自己其实时不时也有这种错觉。

我之前觉得我这个年代长大的人,大多数思想会和我很类似,怎么可能跟四五十年前那个样子产生共鸣呢?但是我慢慢地发现,我这个想法真的是错得离谱,我太低估了“系统”和“环境”对人的塑造,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我也是经过了系统加工,但是我没有这样,但是绝大多数我的同学们还是变成了四五十年前的那个样子——完全没有任何不同,我以为肯定完了,其实没完,就像有一个开关一样。

时代若是不变,他说的兴许有点道理

芙蓉镇在湘南,湖南也一直是我最喜欢的省份之一,除了有几个很熟悉的湖南朋友之外,另一个原因也是湖南文化本身也吸引着我。我觉得我是幸运的,幸运在很早就意识到我们是一个很大的世界,很多人都过着跟我们不同的生活。

老百姓的日子,有容易的,也有难的。“学着过点老百姓的日子,别总想着跟他们过不去”是秦书田最后一次遇到李国香说的话,我深以为然。我不知道我爸妈已经多久没有过过一个正常的“年”了,以各种名义,没有亲戚拜访,也很难跨区流动,没有鞭炮、也没有我在家。我相信这些过去几年逐渐变寻常的百姓感受,却并不是某些人的生活,如果他们过了这种生活,就知道这样的生活,哪是人过的生活。

我知道我写这些都没有什么用,除了时刻提醒自己,要做一个真诚的人,也要学会自己苦中作乐,这个世界总有剩下一些好人,而我要围绕着他们旋转,努力地旋转。

Live Light

到了周末,我会做什么。


要让每个人诚实地回答这个问题,我觉得并没有那么容易,因为大家都想彰显出自己的生活有多么与众不同。我觉得我在不同的地方展现出来的兴趣会完全不同,就像我这个人给很多人的印象在几年后也需要重铸。

在工作很多的时候,我可能会选择工作,因为有时候遇到很有意思或者很有挑战性的事情,我会按捺不住去解决它的冲动,就像读到一本好书,周末会想时不时地拿起来读几页,在没有其他更重要的事的时候。

但是我永远都接受不了一天到晚工作,所以如果在家里的时候,我有一大堆室内可以做的爱好,比如刷剧、看综艺、学一门新的语言、了解一些感兴趣的或者是新的事情、弹吉他、做运动、玩游戏、写文章、听一张新专辑。但是如果走到户外的话,我倒是一个很喜欢散步的人,甚至散步得很硬核,可以连续走好长的时间。因为相对于地下铁,我更喜欢能看见周围世界的步行,而相对于乡村,我更喜欢在城市中步行,因为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和不同的风景,似乎永远都不会觉得无聊。

我本身是一个很希望往荒郊野岭跑的人,只是我对“户外”的定义很严格,像在新加坡这样的城市花园,似乎走到哪里都是一个小城市的样子,所以新加坡的户外徒步我都一直不是很感冒,我会觉得还不如去市中心楼下转转,但是假设把我扔到了加州,可能一整个周末我都会去各种国家公园待着,因为在空旷无人的地方会更有冒险的感觉,而我这个人超喜欢冒险。

每一次做性格测验的时候,我在内向和外向者当中都是摇摆不定,通常情况下都是一边稍微高一点,譬如51%对49%,我知道自己大多数时候是在独处的时候搜集能量的,所以从这个定义出发我是个内向的人。但是我同时又知道如果你把我扔到一个全部是陌生人的地方,我完全不会社死,甚至我可以主动发起话题聊天。所以这说明了其实无论是星座、性格测试、生肖还是什么判定人的东西,最终都敌不过人的复杂度,所以我逐渐地也开始更多地去感受别人的情绪,更少地去推理,因为如果逻辑推理有用的话,这世界上就没有小说了。

说到这里,我现在觉得工作的状态会很大的影响周末的状态。如果你并不喜欢自己的工作,那你的周末多半会跟工作毫无关系,在平时有多压抑,周末就有多happy。但是如果周一到周五的工作让你觉得还挺成为生活一部分的话,那我觉得周末至少有半天你可能会在浏览一些跟自己的工作相关的东西或者知识,完全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而在户外和室内活动之间的选择,也完全看每个人的性格和当时的生活环境,并没有说整个周末待在家里的人就等于无聊,也不代表一整天泡在外面的人就等于花心,真真正正的每个人内心活动,都是只有通过交流之后才能去互相理解。

所以我只能说,我一定会有充电的时间,也一定会有释放能量的时间,而室内或者室外,独处或聚会,都只是一种表现的形式。但如果让我选,我会稍微倾向于独处的时间多一点,因为我的工作里天天都要跟人打交道,有时候会巴不得周围安静下来,形成一种平衡。

最近受到安利在看Netflix上面的日综<Love is Blind (Japan)>,我就觉得他们每个人都超级勇敢,没有任何的见面,单单凭借声音和交流,通过自己脑补的形象,去确定交往对象。所以由此综艺而来的,接下去努力生活的信条,就是——

我要活得更加纯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