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flyws发布的文章

花了一下午的时间缅怀

也不知道什么契机,我下午去搜索了一下黄家驹去世后的香港新闻视频,然后情感便一发不可收拾了。家驹去世的时候,我刚刚出生不久,但即使到了今天,他与Beyond的音乐仍然在影响着华语乐坛,他的才华和他的音乐追求,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褪色。在纪录片家驹棺木入土的那一瞬间,BGM里想起的《谁伴我闯荡》让我变成泪人——“前面是哪方,谁伴我闯荡”,家驹你在天上请相信,即使20多年过去了,仍然有千千万万的歌迷陪在你身边。

同在1993年去世的还有陈百强。不听粤语歌的人可能对陈百强不太熟悉,他的知名度放在今天也确实没有黄家驹这么高,但他的歌声与音乐才华也是非常突出的。我记得小的时候,当《一生何求》的旋律从收音机里传出来的时候,我发了疯似去翻磁带里面的歌词,直至今天,歌词里的那句“没料到我所失的,竟已是我的所有”也常常提醒我珍惜当下。

其实这个时候,视频推荐算法并没有猜到我想要什么,视频网站“推荐”一栏里仍然在推荐给我90年代的一些香港乐坛新闻,但其实我脑海里已经飞到了2003年。

2003年4月1日,“哥哥”张国荣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其实在他去世消息传出来的时候,我并没有那么大触动,虽然我很喜欢哥哥拍的电影作品,但我很少听他的歌。随着TVB、翡翠台和凤凰台的轮番报道,我才渐渐意识到哥哥在香港娱乐圈的地位有多么大——那时候对于他葬礼的报道规格,可能超过了2001年911的覆盖度。过了若干年我在《80后》这部可能并不是被人熟知的电影里听到《风再起时》旋律的时候,我怅然若失。

同在2003年,刚刚送别完哥哥的大姐梅艳芳,也在年底离开了我们。不仅仅对于她的闺密和朋友们,梅艳芳对于影迷歌迷来说,也是大姐大的存在——她时而可以像小女人一样抚媚,也可以像男性一样安全感特别强,听到病魔带走她的消息,我也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时候,香港正是闹非典SARS最凶的时候,但仍然不能阻挡大姐灵车开出殡仪馆的时候,万人空巷的场面。

我接着又想起了“肥姐”沈殿霞,她在2008年同样被病魔带走。她是朋友之间的开心果,也是观众们的开心果,无论是她主持的综艺节目也好,还是她拍的那些电影电视剧(当时我常常把她误认为是《皆大欢喜》里面的薛家燕),都给跨了几个十年的观众很多美好的回忆,她的去世也是上一个我印象中我观看了翡翠台直播的一次,在那之后可能因为上高中、读大学了,看电视的时间逐渐减少了。

这时候网站里面的视频推荐算法可能get到了我想看什么,给我推荐了粤语版多啦A梦给机器猫配音的演员林保全于2015年去世的新闻视频。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好像优秀的娱乐圈工作者又少了一个。我没有点开,因为我怕再看下去,我一天都要自闭了。

最近许志安出轨被喷渣男,我却开始理解为什么郑秀文第一次发声是选择原谅,因为人与人之间建立感情真的很不容易,共同走过一段路更是值得珍惜,想要建一座罗马城可能要花30年,但烧毁罗马城只需要1天,正如最近被一把莫名其妙的火烧掉的、耗时几百年建造的巴黎圣母院。

恨的力量是强大的,爱的力量同样强大,但怨恨、生气、埋怨很具有爆发性,而感恩、热爱、宽容很需要积淀。最近上海有个17岁的少年因为在卢浦大桥上和母亲吵架,打开车门头都不回地跳了下去,留下懊悔的母亲捶地痛哭。我当时就联想起2017年初的时候我那“极度黑暗”的状态,我很庆幸我走过来了,不然就算我当时死了其实也没人送我的,而我的爱还存得满满不知道用在什么地方,因为我当时总是以为爱一定要有接收方。

今天下午之后,我更应该懂得,既然活在这个世上,就用力地爱吧,因为活着的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不起眼的瞬间、每一个你之前觉得无所谓的人事物,都应该被爱。

因为我们,为爱而生。

Terrace House给了我当头一棒

最近因为准备离职的缘故比较有空闲,因此有些之前可写可不写的事情我都想先总结一下,以后回过头看的时候,能够在感情方面时刻警醒自己。

为了避免再次被某人说我有哪怕只是一点点消极,我决定在这篇文章里尽可能地输出我内心满满的正能量(真是不知道为什么世界上有人觉得白羊座会消极,明明内心里面都是熊熊燃烧的烈火,火象星座代表之一,是我太闷骚了给了人错觉吗?)

继续走一波题,我的星座是白羊座,上升星座是射手座,总结了一下我查的几个星盘的信息来看,我的特点如下:

  • 非常开朗友善,直率与真诚
  • 说话太直,容易伤人,但并没有恶意(缺点)
  • 精力旺盛,热爱自由
  • 有时候会显得急躁而不够冷静

而月亮星座是处女座又带给我以下特点

  • 优秀的执行者,责任心超强,会考虑所有的细节。(我的责任心有时候真的让我自己都受不了)
  • 喜欢忙忙碌碌的生活。(一刻都闲不下来,kill time对我来说是很难实现的事情)
  • 很爱整洁,希望身边的事情都井井有条。(我以前一直以为我住酒店的时候喜欢用完的东西整理回去是有病,现在看来我是患了处女座OCD综合症,我觉得我的洁癖随着年龄增长有上升趋势)

好了,然后以我的性格为背景,我想开始说说为什么 Terrace House: Opening New Doors 给了我当头一棒。首先如果不知道 Terrace House 是什么综艺节目的,请自行谷歌。按照节目原话就是:

『テラスハウス』は見ず知らずの男女6人が共同生活する様子をただただ記録したものです。用意したのは素敵なお家と素敵なクルマだけ。台本はいっさいございません

可以把 Terrace House 理解为一个恋爱真人秀节目,然后说没有台本是肯定扯淡的,只是即使有台本,也可以从中观察出一些原始的反应,能从中学习到一些日本青年最おしゃれ的为人处世方式,是我看这个节目的最初目的。

然后我就深深陷进去了——“我中了节目组的圈套!”(真香警告)

后面断断续续看了几年,到了2018年的 Opening New Doors 篇,地址选在了軽井沢,Netflix Japan 的拍摄功力实在了得,成功向我安利了这个地方,等我再老一点去日本玩的时候,我一定会去这个地方滑滑雪。(为什么要老一点,是因为现在觉得一个人去怪可怜的,我喜欢一个人去荒郊野岭探险,但不喜欢一个人去进行文化探索,尤其是对于日本这个我还稍微有丁点了解的地方,但是再过一段时间我的沉淀更多之后,我就可以放心自己独自去日本了)

軽井沢篇的初始6人组其实是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搭配,因为这个节目是拍了之后一两周后就会 on air,因此是里面那些主人公也可以在电视上看见自己的样子,而观众又可以在电视上看见他们看自己的样子2333,好了不扯了,为了让读者能够更好理解我的内心波动,我决定用时间线顺序来写:

  • 18-5-19前后:我开始追这个Opening New Doors篇,最开始6人组里面的小室安未真的是太卡哇伊了,本人对卡哇伊女性毫无抵抗力,虽然她性格一般般,但是整体来看她就是闪闪发亮的存在。虽然6人组当中新井雄大是个二逼青年,但是”寮長”中村貴之作为老大哥成功镇住了男性的场子。这时候至恩和つば冴之间的偶像剧剧情以及Ami酱的颜是支撑我看下去的动力。
  • 过了几周:安未酱因为觉得这些男生老的老、傻的傻,选择了卒業,进来了一个叫翔平的jpop音乐人和节目的三朝元老島袋聖南,翔平一开始想追安未但是安未很快走人了,然后他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聖南的身上,其实我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个聖南,不是因为她来了三次,而是我觉得她让我想起来我的前女友,感觉是一个比较拜金的人,她的到来也为后来给我的当头一棒埋下了伏笔。至少在这个时候,她对于翔平的追求还是很有礼貌的。
  • 接下来偶像剧男主和女主——つば冴和至恩一起选择毕业,我顿时找不到支撑我看这部剧的动力了,因此从18年下半年开始我就没再追这一剧集
  • 2019-4-5前后,因为刚好上天选择让我过完生日就生病,在躺床发呆的时候刚好滑到 Netflix US 也引进了这軽井沢篇,我觉得既然有英文字幕不要我动脑子去查单词语法,好像很适合生病的我(后面发现英文字幕简直不能用,翻译得太离奇)。这时候的故事剧情主要是翔平和聖南的狗血剧情了,翔平感觉是一个很有才华的音乐人,他选择了追求拜金女聖南是他在节目里面的不幸。在翔平准备告白之际,来了三个人ノア、優衣、まゆ。ノア是个富二代,人长得帅还多金基本上是男神级别的人物,当他出场的时候我就已经猜想聖南肯定会想方设法去靠近他,即使他们年龄相差11岁。
  • 一开始ノア看上去是在追求優衣,实际上很快就演变成是優衣在追求他,而这也造成了優衣和まゆ之间的矛盾,直接导致了“宫斗”发生,这时候聖南坐收渔翁之利,等堂而皇之拒绝掉翔平精心设计的告白之后,立马就和ノア去上床了…此时此刻我是差点笑到吐血哈哈哈哈。

最近这一篇已经更新到ゲスの極み乙女的贝斯手“休息課長”在追求一个模特risako,胖胖的masao根本不可能追得上一个model,虽然他又有才华又会做饭还细心且有责任心,但是人长得不够帅是硬伤啊,大兄弟你没看见翔平的遭遇吗,追一个不可能的女生受伤的都是男生。

我总结出来的男女相处之间的几个规律,不知道以后会不会遇到让我推翻的事情,但是现在先写在这里,以后我养狗了我可以教它不要乱发情:

  • “如果你年轻五岁就好了”、“如果我跟你在一个地方就好了”、“如果你瘦点就好了”等等,虽然我没有妹妹也没有姐姐,但我觉得这些都只是拒绝的理由,为了不让男生那么伤心,并不是说你做到之后就有戏了。
  • 可以看下双方般配不般配,一方面是精神、思想上的般配,也就是三观合不合,另一方面也是纯外在的阶级、收入、外型上面的般配,如果不是两边都完美契合的话,最好就不要不撞南墙心不死,试探一下对方的意愿,如果没有明显反馈的话,痛下决心做个朋友吧。
  • 告白绝对是凯旋的号角,而不是死亡的冲锋。当一件事情需要进行到你明确表明你的态度的时候,多半是对方对你没什么意思,而踏出这一步很有可能让人既做不成情侣、也很难做朋友呀。
  • 聊天的时候双方找话题很轻松是一个很好的信号,而对方开始质疑你不够上进的时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暧昧阶段是最美好的。单相思是最浪漫的,也许人生都要有几次不顾成败放手一搏的表白,但除非你想做樱木花道,不然非常不建议一直用这个策略。毕竟正常人看到一直贴过来的单身狗都会心有余虑,但假设你有进有退反而有可能激起对方好奇心。
  • 还是得要会做饭啊,单身的话可以多一个爱好,有妹子的话还能温暖她的胃,真的是一件非常实际也非常浪漫的事情。

文章写到这里感觉已经有点逻辑混乱了,可能因为有点发烧的缘故,整个人都不是特别清醒,但我绝对不是在肆意告诉世界不要主动去追别人,而是不要“轻易地”亮出所有的底牌。在中国的话根据理论只有5000万男性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大家不在里面的概率都还是挺大的好伐。

(这篇文章真的是一堆乱七八糟的观点)

嘘,这是今天最重要的一件事

传说生日愿望如果说出来的话,就不会实现了。

所以在北京漫天黄沙的傍晚,我偷偷爬上了我的秘密博客,跟你,对,就是不管有意还是无意看着这篇文章的你,第一次还是常常在我内心世界游走的你,此时此刻可能出现在地球各个角落的你,我世界里唯一的你,说一声:

“没什么好看的啦,早点睡觉好不好”

这个跟你现在以及未来幸福相关的愿望,我一定要让它实现。

だから、何でもないや。私が絶対君を守ります。

私に優しくしてくれて、本当に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Finally, Happy Birthday To Me.

灯塔

(photo taken in 淡水碼頭, 台北 in 2015)

我们都是 漂在海上的船

心里都装着梦想

努力对抗着平凡

 

海鸥偶尔 在天空悠扬

海豚常常 偷偷陪伴

海星总是 眯着眼睛 在深海里眺望

 

但海浪也 不断冲刷着未来

藏宝图也不总是 指往真的方向

来来去去的船员们 也让我们怀疑过

海海人生 人生海海

 

风暴来袭的时候

我们手紧握着船舵

准备迎接迷茫和失败

心里却默念着 黑暗过去 苦尽就会甘来

 

曾以为 这是一场浪漫的逃亡

现在却常常 希望能在夜里看见远处的光

残酷的神 不能支配我们

因为这是我们的船 我们的海 我们的理想

 

如果谁找到了宝藏

如果谁先靠了岸

请记得点亮灯塔

提醒对方要勇敢

对吸引力法则的思考

我在高中的时候看到《秘密》这本书,从此就非常相信里面提到的理论:相信-吸引-感恩,然后你就可以心想事成。高中的时候由于成绩在使用了这个方法之后暴涨,并且在其他方面也确实得到了当时要求的,所以有点进入了“执迷不悟”的偏信状态。

直到2017年年初,我整个世界都崩塌的那一刻,我才发现其实这个理论有一个很大的缺陷:你失败了怎么办?或者说,假设你一直失败怎么办?

一次两次,信仰或者可以安慰你,让你继续相信“相信”本身是值得的,但假设一直失败到某个你信心开始动摇的临界点,或者和我一样,崩塌点,吸引力法则似乎并没有告诉我怎么做。诚然,大部分人的人生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你多多少少会受到挫折,可能是年轻的时候也可能是年纪大的时候,假设挫折足够沉重,沉重到你觉得完全无法用科学解释的时候,也许是时候回过头看看现实:我们都不过是普通人。我也希望变成李嘉诚,或者变成吴亦凡,但是这些愿望只会有很低的概率成真,那假设你一直受到目标给你带来的压力抑或挫折,那我们该怎么办?现在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叫“舔狗不得好死”,你是不是有足够的勇气去继续相信。

我的答案是继续相信,但是要经过充分的挫折教育,而且这个挫折教育在你人生阶段来得越早越好,越沉重越好,譬如说,越早认识到人生的平淡无奇;又譬如说,越早经受到动摇你生存信念的压力或事件,等等。只要这些东西打不倒你,你才会更有资格去拥有信仰,你也会更加践行吸引力法则,否则很多话只是随便说说而已。现在我回过头看我高中时候“信”吸引力法则换来的成功,其实更多的是怀着美好愿望而一步一步脚踏实地、自律自强的努力的结果,我付出了,我也收获了,吸引力法则只是在我付出的时候让我心态更加均衡而已,但不能让我百毒不侵,而真正让我刀枪不入的,是2017年我经历的挫折教育,在那之后我的各类思维更加完善和稳健,不会像信教般的偏听吸引力法则。

五月天的倔强里面有一句歌词是给那些浴火重生的人的:“我就是我自己的神,在我活的地方”,也许这种自信才是真正的人生财富吧。

疯狂世界

光标在轻盈地跳动、闪烁。

像是一位喝醉的爵士钢琴师趴在琴旁,随手轻抚出的音符,我的人生现在是如此的杂乱无章却又往着某个方向前进着,在每次我以为作曲快成功的时候又总有一个转折让我不知所措。

想说很多话,逐渐地变得不想说,因为除了家人也没有人想听,我其实开始慢慢担心当一直偷偷看我社交网络的家人老去之后,我会不会在上面变得更加孤独。等我所有的朋友都结了婚生了子,晚上谁跟我一起出去喝酒吃夜宵?周末谁跟我一起去远足?放长假谁跟我一起拿起相机闯世界?甚至是我生病卧床的时候谁帮我去买点药,有谁可以?有谁可以无条件可以?

谁都不可以,没有人。

这是一个你不发任何社交群体消息就没有人知道你存在的世界。

如果我是石头 就要划破天空 像流星电光石火

如果我是泪水 就要血一样红 让谁都看见我

一千年后 一万年后 故事都随风

寂寞星球 人人寂寞

现在就靠近我

——《寂寞星球》五月天

2018,thank you, next

(写于2018年12月31日,北京)

十几年前在奶奶家度过12月31号的时候,墙上的挂历早早就已经被奶奶换新,还记得有一次问我奶奶为什么要提前那么多天把日历换了,奶奶回答说人要向前看,与其看着一副挂历最后的几张纸,还不如看看明年的第一天适合做些什么。

那种挂历是广东很常见的、写着每天适合做什么事情不适合做什么事情的“风水日历”,其实在农历的眼里,1月1号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现代化的进程让公历逐渐替代了农历,我们这代人也渐渐流行起了过公历生日,而爷爷奶奶们的文化则渐渐地消失。即使是十几年前很红的“中国风”歌曲,现在都被 EDM 和 Hip Hop 取代,就算是同样是“洋流”的 R&B,也慢慢不再流行。

其实我觉得自然有一种微妙的平衡,即使我现在只过了25个春秋,我也隐约感觉到即使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差别,但某种东西总在轮回,一段时间内什么东西太多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会被上天重新收回去,而面对这种大自然,我觉得我应该提高自己面对风险能力,而不是想着如何预测下一波弄潮儿的诞生。

在北京一年,其实是成长了很多,我想我现在是找到了生活的平衡点,不再自怨自艾、抱怨孤独,这也跟我当时来的初衷吻合了:我只是想找各种理由跳出我当时的舒适区。这可能也是我在北京的唯一理由。圣诞节听到一位朋友对北京的评价是“又冷又干又乱”,紧接着和一个初中同学吃饭他也提到了他不喜欢北京,其实我也不喜欢北京,大陆我喜欢上海,亚洲比较喜欢台北,但就像竹内亮导演的《我住在这里的理由》系列,有时候待在一个地方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原因。至少北京给了我成长与成熟,在这一点我还是很感激的。

在这一年,因为没有合适的环境,葡萄酒喝得少了,韩国烧酒和日本清酒喝得倒是很多。说了要学很久很久的日语,现在基本阅读都没有什么问题了。在年底通过旅游把摄影和吉他重新捡了起来,因为发现自己又有话想通过音乐来说了。电影院只去了两次,因为我实在不喜欢前后左右的情侣们在我旁边撒狗粮或者把脚架在我头上。今年漫画看得少,明显感觉到想象力没有之前好了,不过好在幽默感还在。如果算上技术书籍,今年应该看了有超过30本书,对分辨好书和坏书有了更多的心得也省了更多时间,但时刻也提醒着自己不同的观点才是我需要去寻找的。今年我有几个朋友都遇到了烦心事,我希望我也有做到第一时间帮你们站出来遮风挡雨。还是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女性表示过任何的喜欢或欣赏,不过一波男性水友还是让我觉得不孤独,孤独现在打不败我,只会让我更想养阿猫阿狗哈哈哈哈。

2019年我没什么特别的愿望,我希望我能继续多捐点钱给公益,也希望能安抚多几个朋友受伤的心,还希望能再一次跳出舒适区,最希望我家里人一切都好,也希望你的家里一切安好。希望2019年,我们都能看到彩虹,一起奏一曲七色シンフォニー~(不觉得交响乐很谐音“幸福”吗?:-))

我把酒洒在了键盘上

周六晚上去超市晚上买了两瓶 JINRO 的烧酒,在 Bose 音箱营造的迷幻环境中模模糊糊就说服自己一口气喝完,喝到第二瓶还剩三分之一的时候,音箱里传来了一首不知名但很好听的 EDM,接着我手舞足蹈中一不小心,把酒瓶打翻了。

当我看见酒瓶里流出的液体漫在我右半边键盘上的时候,我觉得那是我一生中反应时间最短的时候——估计在0.1s内我把酒瓶扶正,接着把电脑屏幕关闭,并马上把电脑倒过来,用纸巾吸收出残余的酒精。

我当时心里独语:“XX的幸好电脑没坏”。紧接着我就倒下头睡觉去了,那时候可能只有11点。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当我愉快地打开电脑准备在 DirecTV 上观看 NBC 直播的 SNL 圣诞篇的时候,发现我的右半边键盘按不下去了,所有的键程都消失了。本来这款12寸的 MacBook 就有着臭名昭著的短键程,打字感觉很不好,现在这键盘感染了“酒精病毒”之后,完美地将其中自身的粘腻转变成了一块“硬纸板”。如果要有一种更好的形容的话,那就是跟敲击 iPhone 和 iPad 打字一样的感受,但稍微好一点,因为有一种敲击泛黄的包装硬纸板的错觉。

我觉得整件事情可能并不怪我变差的酒量,也不怪那首让人很嗨的音乐,更不怪我“酒量也很差”的键盘,应该怪的是我为什么会在不适合喝酒的地方喝酒。

这也许就是独自生活的代价。

夢有無與倫比的美麗,人生卻有幸福額度

三四年前,我經常在躺在床上準備入睡之前,想象著一個場景。

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盛夏的陽光熾熱,從每片草上反射而來的耀眼光芒,像泡泡一樣裝飾了夢境,我站在一片五彩斑斕的蝴蝶周圍,遠處的你轉身為了一張最好的自拍緩緩走上前面那個山丘,在現實生活中稍遠的距離在那裏也顯得微不足道,因為在哪個世界裏似乎沒有第三個人,我看著你走遠,慢慢地向後倒,我眼前的風景與太陽的夾角逐漸縮小,太陽光逐漸將我吞噬,大地的草坪像母親一樣抱住了我,無論是心裏還是身體都很溫暖。伴隨著這些想象和視覺化,我通常都睡得很愉快。

雖然在成人的世界裏,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去想象這一片風景,因為即使這些東西都擁有不了,想象擁有可以給我一個成功者的心態,也就是“人生待我如豬狗,我待人生如初戀”的爛泥心態。

想起之前翻爛的《小時代》,才發現自己電影四部曲自己有一部沒去看完,那時候剛好是2012年前後,人生世界觀第一次被擊潰,第四部就不想看了,因為我早已知道結局,即使看了也找不到人聊裏面的情節這種感受,其實會讓人避免看電影。人生的變化很快,生離死別、愛恨情仇、刀光劍影,我的周圍一切都已經變了模樣,但是我喜歡什麼卻從來沒有變過,以至於我看到現在網上聊起霸榜星座三分鐘熱度的白羊座的時候,都不屑於一笑,因為人跟人之間,真的有很大的不同,這可能也算是我的後知後覺。

當時看林志玲與黃渤在《幸福額度》裏面的對手戲的時候,當時的關注點都在嘲笑編劇,因為這種戀愛關係明明在現實生活中無法維持,但現在卻發現這個電影在描述底層人物黃渤的生活以及心態上面特別傳神,我現在可能過得就是街上二道販子的生活水平,平時跟朋友討論的也多是對上層社會的吐槽,所以我現在更加確信這個電影裏面描述的太理想化,但就像剛剛討論的想象場景,人生就總是會有各種各樣的方法拋出一種誘餌,一種你不想拒絕的誘餌,你可能知道吃了之後會墮入深淵,但是卻忍不住去覬覦這隻誘餌,因為深海的世界實在太孤獨也太無聊。

偷偷地去找一些想象的幸福,可以讓人生這張信用卡臨時獲得透支的信用額度,但借出來的幸福,總會在你清醒的時候還回去的。好了不寫了,我要準備去透支了。

(寫文章時聽的四首歌分別是蘇打綠《無與倫比的美麗》、《我好想你》、《幸福額度》以及Eason的《漸漸》)

善解人意是贬义词

我一直觉得我是“搜索大神”,我对各种搜索关键词以及细节之间的串联往往能让我把网上能找到的所有关于某人的资讯找出来,所以当你说你找到我博客地址的时候,我并不是特别特别惊讶,因为毕竟之前还跟你说过地址,但是我特别特别感动,因为以前上学的时候你都没看过呢,但当时我已经把你的过去通过腾讯微博、新浪微博、instagram,facebook等等全部了解了一遍,除了你说你已经上锁的百度空间,我觉得有一些遗憾之外,我觉得我没遗漏什么信息。

但我也不清楚你记不记得,有一天深夜你特意过来公寓门口找我说,不要再跟你提起你的过去了,我到现在都还印象深刻。其实尝试去了解别人的过去是很痛苦的一件过程,我感受你的快乐,也感受你的痛苦,我需要按时间顺序去重新体会一遍你的悲欢离合,却得在现实中得不动声色地和你聊天,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在发现这样做除了让自己不开心外,还会让别人也不开心的时候,我就不再做这样的傻事了。

我通常都很照顾别人的感受,也很爱给别人自由,但是结果往往是沉默的人最难过,善解人意的人最伤心。最近国内流行起来的(我认为很蠢的)“抽锦鲤”活动,网上有人统计的结果是:

苏宁手机抽 15 人,15 女 0 男。

天猫抽 10 人清空购物车,10 女 0 男

IG 夺冠抽 113 人,112 女 1 男。

天猫锦鲤,女。

中国锦鲤,女。

来源: V2EX

所以看起来好像所谓的算法,就是让声音大(数据多)的人得到更多,让声音小(数据少)的人得到更少,特别反人类却又特别真实的逻辑,之前做信贷的时候也发现给有过信贷记录(即使有过一点逾期)的人额度比给白户(没有数据的人)慷慨多了,所以这个逻辑真的是合理的吗?我觉得未必,但它肯定是真实存在的,所以内向的人才会觉得活着越来越难受,把自己放进了恶性循环。

想起之前喜欢挖你的历史,也是因为喜欢和你聊天,想了解你多一点,但是后面也明白猪是不能拱好白菜的,猪应该有猪的觉悟,猪应该多去了解一下怎么上树。

但是我想这个世界,是否可以对不自私的人稍微好那么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