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flyws发布的文章

疯狂世界

光标在轻盈地跳动、闪烁。

像是一位喝醉的爵士钢琴师趴在琴旁,随手轻抚出的音符,我的人生现在是如此的杂乱无章却又往着某个方向前进着,在每次我以为作曲快成功的时候又总有一个转折让我不知所措。

想说很多话,逐渐地变得不想说,因为除了家人也没有人想听,我其实开始慢慢担心当一直偷偷看我社交网络的家人老去之后,我会不会在上面变得更加孤独。等我所有的朋友都结了婚生了子,晚上谁跟我一起出去喝酒吃夜宵?周末谁跟我一起去远足?放长假谁跟我一起拿起相机闯世界?甚至是我生病卧床的时候谁帮我去买点药,有谁可以?有谁可以无条件可以?

谁都不可以,没有人。

这是一个你不发任何社交群体消息就没有人知道你存在的世界。

如果我是石头 就要划破天空 像流星电光石火

如果我是泪水 就要血一样红 让谁都看见我

一千年后 一万年后 故事都随风

寂寞星球 人人寂寞

现在就靠近我

——《寂寞星球》五月天

2018,thank you, next

(写于2018年12月31日,北京)

十几年前在奶奶家度过12月31号的时候,墙上的挂历早早就已经被奶奶换新,还记得有一次问我奶奶为什么要提前那么多天把日历换了,奶奶回答说人要向前看,与其看着一副挂历最后的几张纸,还不如看看明年的第一天适合做些什么。

那种挂历是广东很常见的、写着每天适合做什么事情不适合做什么事情的“风水日历”,其实在农历的眼里,1月1号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现代化的进程让公历逐渐替代了农历,我们这代人也渐渐流行起了过公历生日,而爷爷奶奶们的文化则渐渐地消失。即使是十几年前很红的“中国风”歌曲,现在都被 EDM 和 Hip Hop 取代,就算是同样是“洋流”的 R&B,也慢慢不再流行。

其实我觉得自然有一种微妙的平衡,即使我现在只过了25个春秋,我也隐约感觉到即使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差别,但某种东西总在轮回,一段时间内什么东西太多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会被上天重新收回去,而面对这种大自然,我觉得我应该提高自己面对风险能力,而不是想着如何预测下一波弄潮儿的诞生。

在北京一年,其实是成长了很多,我想我现在是找到了生活的平衡点,不再自怨自艾、抱怨孤独,这也跟我当时来的初衷吻合了:我只是想找各种理由跳出我当时的舒适区。这可能也是我在北京的唯一理由。圣诞节听到一位朋友对北京的评价是“又冷又干又乱”,紧接着和一个初中同学吃饭他也提到了他不喜欢北京,其实我也不喜欢北京,大陆我喜欢上海,亚洲比较喜欢台北,但就像竹内亮导演的《我住在这里的理由》系列,有时候待在一个地方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原因。至少北京给了我成长与成熟,在这一点我还是很感激的。

在这一年,因为没有合适的环境,葡萄酒喝得少了,韩国烧酒和日本清酒喝得倒是很多。说了要学很久很久的日语,现在基本阅读都没有什么问题了。在年底通过旅游把摄影和吉他重新捡了起来,因为发现自己又有话想通过音乐来说了。电影院只去了两次,因为我实在不喜欢前后左右的情侣们在我旁边撒狗粮或者把脚架在我头上。今年漫画看得少,明显感觉到想象力没有之前好了,不过好在幽默感还在。如果算上技术书籍,今年应该看了有超过30本书,对分辨好书和坏书有了更多的心得也省了更多时间,但时刻也提醒着自己不同的观点才是我需要去寻找的。今年我有几个朋友都遇到了烦心事,我希望我也有做到第一时间帮你们站出来遮风挡雨。还是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女性表示过任何的喜欢或欣赏,不过一波男性水友还是让我觉得不孤独,孤独现在打不败我,只会让我更想养阿猫阿狗哈哈哈哈。

2019年我没什么特别的愿望,我希望我能继续多捐点钱给公益,也希望能安抚多几个朋友受伤的心,还希望能再一次跳出舒适区,最希望我家里人一切都好,也希望你的家里一切安好。希望2019年,我们都能看到彩虹,一起奏一曲七色シンフォニー~(不觉得交响乐很谐音“幸福”吗?:-))

我把酒洒在了键盘上

周六晚上去超市晚上买了两瓶 JINRO 的烧酒,在 Bose 音箱营造的迷幻环境中模模糊糊就说服自己一口气喝完,喝到第二瓶还剩三分之一的时候,音箱里传来了一首不知名但很好听的 EDM,接着我手舞足蹈中一不小心,把酒瓶打翻了。

当我看见酒瓶里流出的液体漫在我右半边键盘上的时候,我觉得那是我一生中反应时间最短的时候——估计在0.1s内我把酒瓶扶正,接着把电脑屏幕关闭,并马上把电脑倒过来,用纸巾吸收出残余的酒精。

我当时心里独语:“XX的幸好电脑没坏”。紧接着我就倒下头睡觉去了,那时候可能只有11点。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当我愉快地打开电脑准备在 DirecTV 上观看 NBC 直播的 SNL 圣诞篇的时候,发现我的右半边键盘按不下去了,所有的键程都消失了。本来这款12寸的 MacBook 就有着臭名昭著的短键程,打字感觉很不好,现在这键盘感染了“酒精病毒”之后,完美地将其中自身的粘腻转变成了一块“硬纸板”。如果要有一种更好的形容的话,那就是跟敲击 iPhone 和 iPad 打字一样的感受,但稍微好一点,因为有一种敲击泛黄的包装硬纸板的错觉。

我觉得整件事情可能并不怪我变差的酒量,也不怪那首让人很嗨的音乐,更不怪我“酒量也很差”的键盘,应该怪的是我为什么会在不适合喝酒的地方喝酒。

这也许就是独自生活的代价。

夢有無與倫比的美麗,人生卻有幸福額度

三四年前,我經常在躺在床上準備入睡之前,想象著一個場景。

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盛夏的陽光熾熱,從每片草上反射而來的耀眼光芒,像泡泡一樣裝飾了夢境,我站在一片五彩斑斕的蝴蝶周圍,遠處的你轉身為了一張最好的自拍緩緩走上前面那個山丘,在現實生活中稍遠的距離在那裏也顯得微不足道,因為在哪個世界裏似乎沒有第三個人,我看著你走遠,慢慢地向後倒,我眼前的風景與太陽的夾角逐漸縮小,太陽光逐漸將我吞噬,大地的草坪像母親一樣抱住了我,無論是心裏還是身體都很溫暖。伴隨著這些想象和視覺化,我通常都睡得很愉快。

雖然在成人的世界裏,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是我還是忍不住去想象這一片風景,因為即使這些東西都擁有不了,想象擁有可以給我一個成功者的心態,也就是“人生待我如豬狗,我待人生如初戀”的爛泥心態。

想起之前翻爛的《小時代》,才發現自己電影四部曲自己有一部沒去看完,那時候剛好是2012年前後,人生世界觀第一次被擊潰,第四部就不想看了,因為我早已知道結局,即使看了也找不到人聊裏面的情節這種感受,其實會讓人避免看電影。人生的變化很快,生離死別、愛恨情仇、刀光劍影,我的周圍一切都已經變了模樣,但是我喜歡什麼卻從來沒有變過,以至於我看到現在網上聊起霸榜星座三分鐘熱度的白羊座的時候,都不屑於一笑,因為人跟人之間,真的有很大的不同,這可能也算是我的後知後覺。

當時看林志玲與黃渤在《幸福額度》裏面的對手戲的時候,當時的關注點都在嘲笑編劇,因為這種戀愛關係明明在現實生活中無法維持,但現在卻發現這個電影在描述底層人物黃渤的生活以及心態上面特別傳神,我現在可能過得就是街上二道販子的生活水平,平時跟朋友討論的也多是對上層社會的吐槽,所以我現在更加確信這個電影裏面描述的太理想化,但就像剛剛討論的想象場景,人生就總是會有各種各樣的方法拋出一種誘餌,一種你不想拒絕的誘餌,你可能知道吃了之後會墮入深淵,但是卻忍不住去覬覦這隻誘餌,因為深海的世界實在太孤獨也太無聊。

偷偷地去找一些想象的幸福,可以讓人生這張信用卡臨時獲得透支的信用額度,但借出來的幸福,總會在你清醒的時候還回去的。好了不寫了,我要準備去透支了。

(寫文章時聽的四首歌分別是蘇打綠《無與倫比的美麗》、《我好想你》、《幸福額度》以及Eason的《漸漸》)

善解人意是贬义词

我一直觉得我是“搜索大神”,我对各种搜索关键词以及细节之间的串联往往能让我把网上能找到的所有关于某人的资讯找出来,所以当你说你找到我博客地址的时候,我并不是特别特别惊讶,因为毕竟之前还跟你说过地址,但是我特别特别感动,因为以前上学的时候你都没看过呢,但当时我已经把你的过去通过腾讯微博、新浪微博、instagram,facebook等等全部了解了一遍,除了你说你已经上锁的百度空间,我觉得有一些遗憾之外,我觉得我没遗漏什么信息。

但我也不清楚你记不记得,有一天深夜你特意过来公寓门口找我说,不要再跟你提起你的过去了,我到现在都还印象深刻。其实尝试去了解别人的过去是很痛苦的一件过程,我感受你的快乐,也感受你的痛苦,我需要按时间顺序去重新体会一遍你的悲欢离合,却得在现实中得不动声色地和你聊天,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在发现这样做除了让自己不开心外,还会让别人也不开心的时候,我就不再做这样的傻事了。

我通常都很照顾别人的感受,也很爱给别人自由,但是结果往往是沉默的人最难过,善解人意的人最伤心。最近国内流行起来的(我认为很蠢的)“抽锦鲤”活动,网上有人统计的结果是:

苏宁手机抽 15 人,15 女 0 男。

天猫抽 10 人清空购物车,10 女 0 男

IG 夺冠抽 113 人,112 女 1 男。

天猫锦鲤,女。

中国锦鲤,女。

来源: V2EX

所以看起来好像所谓的算法,就是让声音大(数据多)的人得到更多,让声音小(数据少)的人得到更少,特别反人类却又特别真实的逻辑,之前做信贷的时候也发现给有过信贷记录(即使有过一点逾期)的人额度比给白户(没有数据的人)慷慨多了,所以这个逻辑真的是合理的吗?我觉得未必,但它肯定是真实存在的,所以内向的人才会觉得活着越来越难受,把自己放进了恶性循环。

想起之前喜欢挖你的历史,也是因为喜欢和你聊天,想了解你多一点,但是后面也明白猪是不能拱好白菜的,猪应该有猪的觉悟,猪应该多去了解一下怎么上树。

但是我想这个世界,是否可以对不自私的人稍微好那么一点儿?

那些碎片化的记忆

天冷下来的时候,偶尔突然会有一些模糊的音乐记忆侵袭入我的大脑。

京城冬日的某个下午,突然想起来周董的《你听得到》,然后赶紧去 spotify 里面找到《叶惠美》这张专辑,开始了在不同歌曲之间的随机游走。

我听完《你听得到》之后,顺着听了十几秒的《同一种调调》,然后切到了《晴天》,接着是充满了对竞争精神质疑的《三年二班》,突然我又想听《她的睫毛》。天慢慢黑了下来,我又切到了《东风破》,似乎一张专辑也可以被这样切成碎片般打乱顺序,也能听得滋滋有味。

就像我脑海里面的记忆,现在随机想起过去那些事,总会有那么几个不起眼的瞬间,闪耀着,总是在我想起某件事的时候以适当的方式切入进来,没有半点喧宾夺主的意味,反而让我的怀念显得更加灿烂。

刚刚从印尼回来,labuan bajo 的海水,以及在 komodo 国家公园的那些历险和摄影时光,似乎都没有一个情景闪耀:在某个无人小岛上,我和小伙伴去得特别早,周围只有我们一条船,我们二话不说就跳下去游泳、浮潜,偶尔上岸晒晒太阳,即使到今天我晒伤的皮肤也在提醒着我当时的日光倾城。有一幕让我印象很深,可能是因为它太梦幻、太脱离现实、甚至也是太自由自在,以至于让我对这个碎片赋予了特殊的意义:我游累了,仰面漂浮在沙滩旁边的海上,靠近沙滩比较有温度的海水,以及稍远处深海冰冷的海水不断地在我身体下方穿梭与碰撞,我戴着泳镜的头随着波浪时而在水上时而在水下,眼前的船头和太阳都透露着折射后的太阳光,摇啊摇,特别像小说里面的情节。这时候我仿佛看见我的同行伙伴把他的镜头对准了我,我对着他笑了笑,也不知道他看见了没有。

一切都是没有设计好的快乐。

类似的事情还有好多,对每一件事情,我的大脑里都有一处碎片,全部都是除了我可能没有人观察到的角落,但那些角落在我心里却非常耀眼,我每次想起这些记忆碎片的时候都特别快乐。我也不清楚,是不是我的情绪感知能力太过度,以至于赋予了这么多没有感情的物件或者情景难以言状的感情。

毕竟我这些记忆碎片的背后,都是一个个真实且已经遥远的人。

喜欢粉色的男人

从前,有一个喜欢粉色的男人,他非常在意自己的外表,喜欢出门前简单的上妆,追逐着时尚的潮流,穿着中性的服装,在他眼里,他并不是要去追某个女生,只是觉得自己这么打扮出门才对得起这个美好的世界。他插花、养猫、买很多包包鞋子和化妆品,但他不太敢跟别人过多分享这些兴趣爱好。

因为突然有一天,他被别人说了娘。

他拿起手中BTS的新专辑,虽然他对韩国男团的喜爱已经被EXO占据了一大半,但是他还是掩饰不住他对里面一些歌曲的喜爱,无论是从旋律、还是从翻译过来的歌词。他偷偷摸摸地学习韩语,开始了并不疯狂的追星。他找不到周围任何一个男性朋友可以分享这种喜爱,因为女性朋友喜欢BTS的多,所以他和她们很快就打成了一片。他其实很希望有男生可以一起讨论男团的歌曲,但是他总是担心别人觉得他是gay,觉得是娘炮,反而会失去一些挺不错的男性朋友。

他其实想不明白,为什么在他眼里,单纯的喜欢以及对个人形象的追求,在别人眼里是这么危险的东西,这始终是困扰他的一个东西,尤其是当他到了日韩看到了当地人得体、独特但不扰人的穿着之后,他更加困惑了。

今天早上,我和美国朋友聊天的时候提到他女朋友在的一个创业公司的中秋party,他给我发了张她女朋友instagram的截图,我说里面三个肯定是中国人,他说确实是的。其实也不用我开这个可能不太恰当的玩笑,作为亚裔他其实也能一眼分辨出中国大陆的学生与日韩学生的区别。虽然日韩学生之间的区别也不小,但是分辨他们更多是在长相上,而不是在穿衣服的衣品上。我其实一直希望我能把这个表达得委婉一点,因为有很多很酷的同胞,但是平日里我走在路上看到的情况,跟日韩有很大的差距,可能跟美国的比较像,但美国的随意是建立在他可以很pro(也就是他们懂基础的穿着礼仪)的前提下的,所以我觉得总体来看国内的男性时尚taste(包括我)还需要下苦功。

其实这也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当自己不注重仪表的时候去吐槽甚至打压一些注重仪表的人群的时候,我就觉得整个侧重点就不太对了。

论情商

从小就被人说情商低,以至于我都快接受了这个标签。

我不懂如何恭迎别人,也不知道怎么矫揉造作,更不清楚如何能用一句话能让女孩高兴,但至少不至于经常搞砸。

如果那是情商的定义,那我低到了泥土里,因为我对很多事情充满着不屑,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越来越多,看的事情也越来越多,我逐渐发现了“情商”二字真正的精髓可能不在于“如何与别人社交”身上,反而在于“如何和自己独处”身上。

每个人都承认,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譬如说有外向的人与内向的人,喜欢说话的人与不喜欢说话的人等等,各种各样的交叉导致了你不可能遇到完全一样的朋友,但你会记得一些很特别的朋友。如果“让别人高兴的同时让自己高兴”是情商的定义,那么内向的同学们天生就低情商,但这明显不符合现实逻辑。所以当我们定义情商的时候,我们究竟在定义什么?

情商——Emotional Intelligence Quotient,简称EQ,维基百科上写着指代一种自我情绪控制能力的指数,不知道为何在百度百科上还加上了“管理他人情绪的能力指数”,可能是国内一直就有理解上的误区,也可能是国内就喜欢给别人贴标签,而不喜欢追根溯源查询这个词的定义究竟是什么。

我觉得真正的情商是什么,就是“跟你自己对话”的能力,管理自己情绪的能力。无论你“管理别人情绪的能力”多么高超,那也是排在管理自己情绪能力之后的。很多人都失恋了,有些人选择了不放手死死追求,有些人选择了逃避自杀,有些人选择控制自己的情绪,让时间解决一切问题;再者,很多人都失败到一败涂地过,有些人选择逃避,有些人选择沉寂,有些人选择原地爬起来重新来过。情绪可以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坏情绪可以吞噬你的人生,好情绪可以是强大的助推器,我觉得除非特殊情况,没有人会选择天天都活在坏情绪里,因为那需要强大的情绪管理能力,否则很容易走入歧途。

如果你内向、一直失败、觉得自己毫无社交,以至于怀疑自己,我觉得这就是考验自己情商的时候,你可能需要看很多书、走很多路、吃很多奇奇怪怪的食物、或者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让你重新掌控你的情绪,而那是你重新出发的前提。

所以,我觉得我情商挺高的,哈哈。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我会想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尤其是 走在路上的时候
你一玩手机 我就尴尬得结了冰
尤其是 两个人的时候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我会想是不是你对我没有兴趣
因为明明 我就已经很努力地找话题了
我兴趣爱好好像也不少 擅长的事情也很多
所以就是我长得不好看咯?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我总会好心提醒别人路上的危险
假装自己是守护天使的骑士
挡住送外卖的车 推开不怀好意的人
才发现可能别人只是需要白马王子而已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我会趁不注意加快吃东西的速度
等他们把回过头的时候 会发现我已经快吃完了
我以为他们会感受到不和我聊天的愧疚
然而他们却重新拿起了手机 我呆若木鸡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是我知道一切该结束的时候
你甚至不需要说 我也懂了你的想法
无奈 却只能接受

如果手机比你眼前的我重要
其实也没什么很大问题
我只是羡慕手机传讯对面的那个人而已

梁静茹的情歌

很久之前写过《我想和你唱》的孙燕姿特辑,这周为什么又提起笔,是另一位在我心中有特殊地位的华语女歌手来到了这个节目——梁静茹。我还记得当时我第一次学会骑自行车,第一次被批准从江南的奶奶家骑到当时还是在华侨城永光园的家,当时我拿着爸爸作为新年礼物送的爱国者 mp3,戴上耳机,战战兢兢地骑车出了门。当时的 mp3 不像现在智能手机听歌这么方便,我的只有 128MB 的存储容量,也不能插存储卡,所以在当时音质还算比较好的歌曲当中,我能存个不到20首。虽然过了十几年,我都清楚地记得当时我在路上一直在循环两首歌,一首是徐怀钰的《分飞》,一首就是梁静茹的《勇气》。

其实我现在已经发觉了,我的音乐记忆对我来说大部分情况下都不是一件值得骄傲或者开心的事情,因为我听过的歌很难忘记,而且常常就像能和当时的场景钉在一起记了下来,所以以后遇到一首歌,我眼前立刻就会浮现出当时的场景。我有时候害怕因听歌而情绪决堤,我刻意让自己去听以前没听过的歌,各种类型的音乐,来冲淡我的音乐记忆,但还是会冷不防被一首歌戳中耳朵,戳中我的记忆点,因为音乐一直在,而人却散四方。但这一切在此时此刻都是值得的,就像邓丽君的歌声对于我父辈的影响,静茹的声音对我的影响也很大,当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心甘情愿在某个歌手的歌里,把我关得死死的情绪释放出来。

说起静茹,我买了她好多专辑,虽然不是每一张都有的铁粉,但是我有自己买过的最喜欢的一张——《亲亲》,也有最喜欢的她的一首歌——《丝路》,还有一大堆难过的时候得到鼓励的歌——《崇拜》、《亲亲》、《情歌》等等。说起《亲亲》,其实这张专辑跟我两大偶像周杰伦和五月天很有渊源,因为《可乐戒指》是五月天制作的,而《失忆》这首歌我没记错的话是周杰伦作曲的,加上《不是我不明白》和当时崭露头角的卢广仲一起合唱的,我当时对这张专辑真是喜欢得不行。回溯这十几年,其实我觉得静茹不像四大天王——潘玮柏、林俊杰、王力宏、周杰伦,或者是像各种天后——蔡依林、孙燕姿等等有过铺天盖地疯狂粉丝的时候,但她的歌声一直都在那里,唱着适合她声线的情歌,抚慰了一批又一批失意人的内心。

新的朋友 不再重叠

你的世界 我在边缘

不是我不明白 这样并不算太坏

能再次关怀 时间洗刷所有的不愉快

后来的爱 我们尝试去宽待

懂得爱 说来无奈 来自对你亏待

没刻意掩埋 没对他坦白 你还在

——《不是我不明白》,梁静茹&卢广仲

谢谢你静茹,也谢谢上帝把你和你的歌声带到人世间,你是这个时代的邓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