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酒洒在了键盘上

周六晚上去超市晚上买了两瓶 JINRO 的烧酒,在 Bose 音箱营造的迷幻环境中模模糊糊就说服自己一口气喝完,喝到第二瓶还剩三分之一的时候,音箱里传来了一首不知名但很好听的 EDM,接着我手舞足蹈中一不小心,把酒瓶打翻了。

当我看见酒瓶里流出的液体漫在我右半边键盘上的时候,我觉得那是我一生中反应时间最短的时候——估计在0.1s内我把酒瓶扶正,接着把电脑屏幕关闭,并马上把电脑倒过来,用纸巾吸收出残余的酒精。

我当时心里独语:“XX的幸好电脑没坏”。紧接着我就倒下头睡觉去了,那时候可能只有11点。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当我愉快地打开电脑准备在 DirecTV 上观看 NBC 直播的 SNL 圣诞篇的时候,发现我的右半边键盘按不下去了,所有的键程都消失了。本来这款12寸的 MacBook 就有着臭名昭著的短键程,打字感觉很不好,现在这键盘感染了“酒精病毒”之后,完美地将其中自身的粘腻转变成了一块“硬纸板”。如果要有一种更好的形容的话,那就是跟敲击 iPhone 和 iPad 打字一样的感受,但稍微好一点,因为有一种敲击泛黄的包装硬纸板的错觉。

我觉得整件事情可能并不怪我变差的酒量,也不怪那首让人很嗨的音乐,更不怪我“酒量也很差”的键盘,应该怪的是我为什么会在不适合喝酒的地方喝酒。

这也许就是独自生活的代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