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加油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子的深圳,也没有见过这样子的广州。

如果说是深圳的春节本就如此——作为一个大部分都是外来务工人口的城市,春节本来就会出现人少的情况。但是当你走到南山、福田区最繁华的一些商圈,发现门可罗雀、商家闭门不开的时候,你会突然意识到,这一次的恐慌有多么严重。

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消息出现,今天这边封城,明天那边封城,你时刻关注着新闻,因为你开往目的地的班车随时都有可能被取消,甚至如果你楼下的便利店,明天也不一定还有货源撑到开门。

今早平时人来人往的深圳北,是这两天我在深圳发现的仅有的几处“人群聚集地”,但每个人脸上戴着的几个口罩时刻都提醒着你——“不要跟我接触”,前几天的风和日丽瞬间被大年初二南下的冷空气吹散,每个人都披上了厚重的羽绒服,即使你认为广东是一个过年都二十多度的地方,今年却格外得阴冷。

坐上一列上座率可怜的北上广州的列车,我来到了我上大学时候的城市。

广州市区里的北风吹得越来越大,我和家人躲在酒店里不敢出来,有几个朋友发微信跟我说汕头市已经封城,问我要不要改签早点离开国内,我爸妈也可以早点回梅州——连梅州这样的渺小到无可描述的城市,昨天也已经有一例从武汉过来的疑似患者,现在在到处搜寻乘坐同一班高铁的人。

我很难想象这次的ground zero武汉市区里面会是怎样的一种情景,我看到广深在本该热闹的年初一年初二街上的这种景象,突然之间就为自己的国家感到很难过,一定会有一些企业熬不过这一段交通停滞、市民信心不足的阶段,别跟我说待在家里就没问题,待在家里你能待一周、一个月、一年?我不觉得这样逃避现实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在短期里重新树立起大家生活的信心。

我觉得我们终究无处可逃,迟早只能迎难而上,病毒虽然没有灵丹妙药,国难无情,但愿大爱可以无疆。

这是我最不安的一次春节

很久没有这样紧张过了,上一次还是初中时期的禽流感,再上一次就是03年的非典了。

记得2003年的非典其实在我老家也没有掀起什么狂风巨浪,梅州连一例SARS都没有——这更加体现了我家乡作为一个边陲小城的不起眼之处。但今年我是在“反向春运”,虽然错过了和一些家乡的朋友一年就在梅州见这么一次的机会,但反而令我可以有这么一次机会带爸妈去体验一下国内大城市里的“群体恐慌”。

突然间也联想到前一段时间占据着公众视线的澳洲火灾,那就是你们的家呀,但你却没有办法去拯救它于大自然手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光吞噬那一片光景,而无能为力。即使远在中东,你也不知道伊朗和美国的导弹什么时候击中你的村落,即使你在欧美,你也不知道恐袭的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到来。我们在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付出了所有,却敌不过不可抗力的侵袭,有时候人什么也没有做错,只是不走运罢了。

经常有人说:“害怕源自于未知”,但对于身体健康来说,如果你已知某病毒可能传染性极强并且有一定几率致死,你就不怕了吗?该怕的一样会怕,只是我觉得我们人类都很有阿Q精神,总把一些很难受的事情硬生生吞了下去,而这样“顽强的精神”,也正是我们人类之所以活到食物链顶端的原因,因为我们的思想实在是太丰富了,可以把黑的想成白的,可以把危机解释为“危中有机”。

我的思绪很乱,因为我也不确定在哪里会遇到病毒携带者,虽然现在湖北的大大小小各个城市逐渐在封城,但是已经太晚,并且赶上春运,加上湖北通八省的地理位置。想起去年春节的时候我还在家里看Netflix的《Kingdom李尸朝鲜》,今年却自己要亲身感受这一种情况,已经有案例表明这一次的不明肺炎有着异乎寻常的传染性,这一次旅途对我来说不仅充满了未知,也充满了危险。

地球病了,而我只能为地球祈祷。

愿运气与神跟我们这群候鸟同行吧。

2020世界也不会因为20就爱你

此刻窗外嘈杂的烟火让我想起了很小的时候的春节,那时候没有关于烟花的种种限制,每到过年的时候我都特别期待去玩烟火,也记得每年大年三十晚上肯定不用想睡一个好觉——因为窗外的烟火声就像一直在不断安可的演唱会现场,此起彼伏。但现在国内已经很难感受到这种氛围,对一些传统文化不合时宜的控制,让我们的年味越来越淡。

现在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2019年就快过去了,2020年就快要来了,随着年纪越大,反而觉得人生的跑道越来越长,也觉得每一年的跨年夜来得越来越快。我在这个快时代中,最近七八年形成的“很简单”的习惯,就是在Youtube上面和五月天跨年演唱会直播一起跨年,这个小小的仪式感对于秉持“一切都在变但希望有一些不变”生活理念的我来说很重要。

其实小的时候在每年的跨年夜特别容易有各种想象,有很多自己强加给自己的“多愁善感”,比如2019变成2020年是第三位数字的变化,这样的变化十年只会有一次,曾经的我会非常想赋予这种变化某一种意义,但现在不知不觉也觉得只想追求一种“平平淡淡”,或者说,我有轰轰烈烈,但我并不会觉得被别人认可的轰轰烈烈,才是轰轰烈烈,所以在2019年后半年开始又一次像以前一样完全扔掉了社交网络,“甘愿来做憨人”。

2019年想起来也是去了不少地方,甚至在一些刹那会忘记我原来走了这么多地方(也许这就是不发社交网络的坏处),最近跟一些同学聚会,他们觉得我很酷很潇洒,我甚至反复确认了很多次他们是认真的吗,因为我觉得我也没有酷,我只是有点小任性,我甚至希望大家都可以任性,因为有些事现在不做,以后就再也不会做了。

在2019这一年里面,我慢慢开始了解到了一些事情,又慢慢拾回了一些纯粹,甚至又一次开始对不公平的事情很逆反。不过我相信大家也是这样一步一步地在探索着这疯狂的人生吧,没有人知道下一站在哪里,也没有几个人能一直在你身边,所以不应该感到失望,因为我们生而为人,想要往前便注定流浪漂泊。

2020年,希望世界能像五月天的《玫瑰少年》这首歌背后故事的灵魂一样开放、正义、温柔和阳光,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不应该需要为最基本的“做自己”而感到抱歉。

哪朵玫瑰 沒有荊棘?

最好的 報復是 美麗

最美的 盛開是 反擊

別讓誰去 改變了你

你是你 或是妳 都行

會有人 全心的 愛你

——《玫瑰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