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thank you, next

(写于2018年12月31日,北京)

十几年前在奶奶家度过12月31号的时候,墙上的挂历早早就已经被奶奶换新,还记得有一次问我奶奶为什么要提前那么多天把日历换了,奶奶回答说人要向前看,与其看着一副挂历最后的几张纸,还不如看看明年的第一天适合做些什么。

那种挂历是广东很常见的、写着每天适合做什么事情不适合做什么事情的“风水日历”,其实在农历的眼里,1月1号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现代化的进程让公历逐渐替代了农历,我们这代人也渐渐流行起了过公历生日,而爷爷奶奶们的文化则渐渐地消失。即使是十几年前很红的“中国风”歌曲,现在都被 EDM 和 Hip Hop 取代,就算是同样是“洋流”的 R&B,也慢慢不再流行。

其实我觉得自然有一种微妙的平衡,即使我现在只过了25个春秋,我也隐约感觉到即使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差别,但某种东西总在轮回,一段时间内什么东西太多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会被上天重新收回去,而面对这种大自然,我觉得我应该提高自己面对风险能力,而不是想着如何预测下一波弄潮儿的诞生。

在北京一年,其实是成长了很多,我想我现在是找到了生活的平衡点,不再自怨自艾、抱怨孤独,这也跟我当时来的初衷吻合了:我只是想找各种理由跳出我当时的舒适区。这可能也是我在北京的唯一理由。圣诞节听到一位朋友对北京的评价是“又冷又干又乱”,紧接着和一个初中同学吃饭他也提到了他不喜欢北京,其实我也不喜欢北京,大陆我喜欢上海,亚洲比较喜欢台北,但就像竹内亮导演的《我住在这里的理由》系列,有时候待在一个地方有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原因。至少北京给了我成长与成熟,在这一点我还是很感激的。

在这一年,因为没有合适的环境,葡萄酒喝得少了,韩国烧酒和日本清酒喝得倒是很多。说了要学很久很久的日语,现在基本阅读都没有什么问题了。在年底通过旅游把摄影和吉他重新捡了起来,因为发现自己又有话想通过音乐来说了。电影院只去了两次,因为我实在不喜欢前后左右的情侣们在我旁边撒狗粮或者把脚架在我头上。今年漫画看得少,明显感觉到想象力没有之前好了,不过好在幽默感还在。如果算上技术书籍,今年应该看了有超过30本书,对分辨好书和坏书有了更多的心得也省了更多时间,但时刻也提醒着自己不同的观点才是我需要去寻找的。今年我有几个朋友都遇到了烦心事,我希望我也有做到第一时间帮你们站出来遮风挡雨。还是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女性表示过任何的喜欢或欣赏,不过一波男性水友还是让我觉得不孤独,孤独现在打不败我,只会让我更想养阿猫阿狗哈哈哈哈。

2019年我没什么特别的愿望,我希望我能继续多捐点钱给公益,也希望能安抚多几个朋友受伤的心,还希望能再一次跳出舒适区,最希望我家里人一切都好,也希望你的家里一切安好。希望2019年,我们都能看到彩虹,一起奏一曲七色シンフォニー~(不觉得交响乐很谐音“幸福”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