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静茹的情歌

很久之前写过《我想和你唱》的孙燕姿特辑,这周为什么又提起笔,是另一位在我心中有特殊地位的华语女歌手来到了这个节目——梁静茹。我还记得当时我第一次学会骑自行车,第一次被批准从江南的奶奶家骑到当时还是在华侨城永光园的家,当时我拿着爸爸作为新年礼物送的爱国者 mp3,戴上耳机,战战兢兢地骑车出了门。当时的 mp3 不像现在智能手机听歌这么方便,我的只有 128MB 的存储容量,也不能插存储卡,所以在当时音质还算比较好的歌曲当中,我能存个不到20首。虽然过了十几年,我都清楚地记得当时我在路上一直在循环两首歌,一首是徐怀钰的《分飞》,一首就是梁静茹的《勇气》。

其实我现在已经发觉了,我的音乐记忆对我来说大部分情况下都不是一件值得骄傲或者开心的事情,因为我听过的歌很难忘记,而且常常就像能和当时的场景钉在一起记了下来,所以以后遇到一首歌,我眼前立刻就会浮现出当时的场景。我有时候害怕因听歌而情绪决堤,我刻意让自己去听以前没听过的歌,各种类型的音乐,来冲淡我的音乐记忆,但还是会冷不防被一首歌戳中耳朵,戳中我的记忆点,因为音乐一直在,而人却散四方。但这一切在此时此刻都是值得的,就像邓丽君的歌声对于我父辈的影响,静茹的声音对我的影响也很大,当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心甘情愿在某个歌手的歌里,把我关得死死的情绪释放出来。

说起静茹,我买了她好多专辑,虽然不是每一张都有的铁粉,但是我有自己买过的最喜欢的一张——《亲亲》,也有最喜欢的她的一首歌——《丝路》,还有一大堆难过的时候得到鼓励的歌——《崇拜》、《亲亲》、《情歌》等等。说起《亲亲》,其实这张专辑跟我两大偶像周杰伦和五月天很有渊源,因为《可乐戒指》是五月天制作的,而《失忆》这首歌我没记错的话是周杰伦作曲的,加上《不是我不明白》和当时崭露头角的卢广仲一起合唱的,我当时对这张专辑真是喜欢得不行。回溯这十几年,其实我觉得静茹不像四大天王——潘玮柏、林俊杰、王力宏、周杰伦,或者是像各种天后——蔡依林、孙燕姿等等有过铺天盖地疯狂粉丝的时候,但她的歌声一直都在那里,唱着适合她声线的情歌,抚慰了一批又一批失意人的内心。

新的朋友 不再重叠

你的世界 我在边缘

不是我不明白 这样并不算太坏

能再次关怀 时间洗刷所有的不愉快

后来的爱 我们尝试去宽待

懂得爱 说来无奈 来自对你亏待

没刻意掩埋 没对他坦白 你还在

——《不是我不明白》,梁静茹&卢广仲

谢谢你静茹,也谢谢上帝把你和你的歌声带到人世间,你是这个时代的邓丽君。

孤独的美食家

最近不知道什么原因,《孤独的美食家》里面的五郎形象被消费成了壁纸,配上“我什么都没有做,都已经XXXX点了”,其中“XXXX”指代手机上的当前时间。乍看一下特别有趣,五郎刚饱腹之后吸完一只事后烟,半满足半忧郁的眼神,很符合那句话的颓废之意——“怎么今天就过去了?”

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真正看过《孤独的美食家》(日版原文『孤独のグルメ』),看过的人当中又有多少人看过本作的漫画版?电视剧版中,松重丰活灵活现地演绎了这个角色,他把一个玻璃制品厂的销售的工作时的内心活动、以及对探索美好食物的旅程表现了出来,在 Netflix 上面,《孤独的美食家》也是可以与《深夜食堂》相媲美的美食剧。如果说《深夜食堂》里面讲了太多光怪陆离的奇异人生故事,那《孤独的美食家》里面的更加贴近现实,让观者觉得更为轻松。尤其加上松重丰栩栩如生的演绎,将漫画里五郎大快朵颐的乐趣表现了出来。

但其实如果我没看过漫画版的话,我也许会觉得《孤独的美食家》只是日本版《舌尖上的中国》而已,但漫画版里面的故事,给整个五郎的人生,都蒙上了一层忧郁。最开始我也是从电视剧版入坑的,当时为了学日语,天天在那里看五郎吃东西,每一集的末尾,漫画原作者都要实地去店里面访问,推荐一下他在那边喜欢的东西。作者是个光头大叔,特别喜欢喝啤酒,乍看之下还会觉得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人。每一季的最后一集,他都会亲自上阵做一个路人甲引来松重丰在剧里面对他的逗比表现侧目。但是在他的笔下,五郎君有着自己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在电视剧版里面被淡化了,人物角色更多地被松重丰改造了一下。在漫画版里面,很早就提到过五郎在法国工作的时候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经历,当时他和她女朋友都在巴黎,感情发展地很稳定,有一天女孩问他:“我们留在法国的话,就结婚吧。”五郎不够勇敢,没有直接回答她,在那之后因为工作原因他回到了日本,而他女朋友留在了法国,在那之后联络越来越少,后面就分手了。他时常回想当时如果他立刻就答应下她有意无意的那句话,现在结果会不会有些不同。

在漫画里,他会在开车的时候,在一间很别致的海边餐厅吃饭的时候,在爬山的时候等等很多情况下提起这件事情,而他在那之后再也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再喜欢上任何一个人。可能有人会觉得他的忧郁是因为颓废度日,他作为日本小市民阶级,工作上不顺利而看不清未来等等(因为每一集的开头他总要去到各种各种奇怪的地方和奇怪的人介绍业务),但实际上他开的是BMW,在东京有自己的房子,也并不是最底层的销售人员,加上他吃饭从来不在乎价钱(虽然推荐的店性价比都很高),熟悉他故事的人都很清楚,他的忧郁并不来自于自己本身,而是来自于感情。他觉得自己什么都稳定了的情况下,少了他喜欢的人在身边,而他偶尔还是会想起她。换位思考一下,这确实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吧。

五郎有几个固定的朋友,虽然也都是奇奇怪怪的人物,但友谊和日常生活中存在的各种小感动,尤其是肚子饿的时候随机遇到美食带来的感动,会偶尔减少他日常的忧郁感吧。即使在漫画版的五郎君身上,遇到美好的食物的时候,他的眼睛也是会驱散所有的烦恼而发光的,像那种看见珍宝的、难以置信的眼神。我也很感谢松重丰能够在电视剧版里面稍加改造,让喜爱这个系列的观众们少一些去感受人生的残酷。其实这个人物的孤独,我理解起来也特别简单,可能因为我和五郎都是有一堆相似且不为人知的故事的人,但只要有好东西吃,下一秒又有什么东西不能期待呢?

非走不可的弯路

没有不好看的花,只有不懂发现美的眼睛。

没有一定要赢的比赛,只有一定要赢的人生,不过人生却不是比赛,如果它硬要被是,那你的对手只能是昨天的自己,因为你将要过的是你的人生。欲望来自于攀比,并不来源你真正想要的东西。

你会遇到很多事情,但切记不要把快乐和悲伤寄托在别人身上,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你的感受最终都只会归于你。有些事情会让你一夜长大,也有些事情会让你一夜白头,但时间会解决所有的问题,不要选择逃避,在互联网时代没有人能够一直藏在洞里,你需要的只有两件事:走出去,以及找朋友。

随着见识越来越多,你会变得越来越宽容,越来越和善,但你却会时刻与人保持着不同。永远也不要待在舒适区太久,尤其是思维上的舒适区,那会磨灭你的好奇心,而那却是上帝给予你最珍贵的东西。世界这么大,价值观也很多,人生观也很多,活出的人生有很多种,你会遇到很多你甚至完全不想去沟通的人,但一定记得尊重他们的观点,因为说不定他们打开了你一扇新的大门。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如果没找到,那一定是你懒于思考的问题,因为那个属于你的东西,在这个伟大的星球上一定存在。

人生虽然充满可能性,但是关键的节点就那几步,虽然年轻可以多试错,但是社会的容错率也会越来越低,如果你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要做好长时间承受巨大的压力的准备。

有很多人生上的问题你可能找不到答案,你会想很多哲学上、心理学上的大问题,但感受是真实的、切肤的,只要时刻记得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人生,你的选择就是合理的。不要让谁导演你的人生,演好自己的偶像剧。

多看一些历史书,因为在相似的框架下,历史会不断重演,这也是地球伟大的地方,它给予了每个人预测未来最基本的能力,然后顺势而为,勿逆势而动。

愿你成为一个独立而自由的人。

頑固

大概是小學的時候,有一次去新華書店對面的唱片行,我看到一張唱片的封面很酷,雖然裏面的人長得都不帥(有一個還行啦),但是每個人的眼神裏都透露著才華。當時因為哈韓哈日風吹得還是很大的,加上當時的香港樂壇在廣東各地還是有很強的影響力,所以我看到這麽酷的封面的時候,我保證我當時想象不到這是一個台灣樂團。

如果你好奇的話,那張專輯的封面長下面這個樣子;

因為當時並沒有經歷過愛情,也不瞭解主唱大人的作詞功底以及風格,加上自己身體裏洋溢著的能量,導致我在整張專輯裏面最喜歡的歌曲竟然是——《輕功》。當時碰巧還在學吉他,所以當時每次聽到這首歌前奏裏面跳動的電吉他音符,就覺得自己可以隨時跳起來灌籃(笑)。

現在經歷了人生那麽多大大小小的波折,每次回過頭去聽當時這個吹牛皮天團帶我入坑的神專輯,我會覺得;誒《九號球》好好聽,歌詞好有深度;哇塞《時光機》和《我們》為什麽要連續放在專輯最後兩首,聽完了之後眼淚止不住好嗎;《恆星的恆心》一聽就覺得自己在夏日夜裏,仰望著星空,帶著堅定的心情。

之後我與這個樂團之間,就產生了千絲萬縷的聯繫。在當時大陸還沒幾個人知道五月天的時候(當時五月天是色情網站的代名詞XDDD),我就開始瘋狂迷戀這個樂團,開始關注這個樂團的一舉一動,在當時還沒有廣告的優酷上面,我還清楚地記得當時追過他們參加憲哥的《Power Sunday躲貓貓》,參加《康熙來了》,以及拍攝自己的節目《OK啦》。當時主唱大人的新浪博文,幾乎是每一篇必看,也會抄下來仔細分析他行文的筆法,因為主唱大人的博客,我也喜歡上了攝影,而且像模像樣地只拍風景不拍女生(笑)。

今天看蔡阿嘎的 Youtube 頻道的新一集為內訌天團重新代言 HTC 撐場子,並且講到一些身為他們歌迷必須要做的一些事,我才突然想起,我當時去台灣旅遊的時候,除了逛了周董的淡江中學之外,我也特意去走了一些北投的風景,雖然溫泉蛋我並沒有吃到。蔡阿嘎說到《志明與春嬌》他可以倒著唱,那牛皮還是你比較會吹的啦,小弟給你賠不是了,至少閩南語你是專家對不對。

說起這個台灣天團最近重新代言 HTC,他們還誠心誠意地重新拍了一次《頑固》MV,我在微博上也就誠心誠意地再看了一次,也再一次被這首歌給感動到不行。

當時我為什麼喜歡他們這五個兄弟,是因為我覺得愛情並不是必須的,雖然“愛過”是必須的,但假設所有的歌都是唱的“愛情”,我會覺得整個世界索然無味,很不酷。而在我迷茫尋找音樂上光明的時候,他們五個人酷酷地站了出來,教會我人生並不僅僅與愛情相關,還包括《頑固》的夢想、《垃圾車》般的友情與《如煙》的青春。(當然如果你像我一樣,執意要去愛的話,那就會得到像《突然好想你》,《我不願讓你一個人》與《後來的我們》這種跨越近十年的三連暴擊 XD)

喔對了,如果你還是好奇那張專輯的封面,它其實長下面這個樣子:

嘿 我知道你在看

最近在关注JJ新专辑的同时,看了他在熊猫直播上举办的线上演唱会。《伟大的渺小》里有几首特别不错的作品,据JJ自己说都是在自己“表面在笑内心却很煎熬”的时候写下的,而我也特别能够体会到歌词以及旋律中蕴含着的那种孤独中坚持、迷茫中坚强的感情。

可能和他一样,是音乐在黑暗中拉了我一把,也让我了解到越在困难的时候越能会觉得友情是靠谱的,他有他的怀秋,我也有我的“怀秋”,我们都是一帮不愿向命运妥协的群体。

在熊猫上看直播的时候,我突然间被弹幕中的一群人打动了。他们都在荧幕前孜孜不倦地输入着:某某(名字),我知道你在看。

可能里面不分男女,可能里面有一些是热恋中的群体,但实际上更多的人是在对着自己的前任表达着自己的愿望和期许。掏心掏肺的时候,往往都是微醺未醉的时候,音乐有时候就像一杯小酒,趁着JJ的歌声和表演,很多人会卸下自己平时精心运营的形象,说出自己最想说的话。

我能体会的到他们,但我却无比希望他们能够从JJ的音乐中汲取到他想表达的态度:我们每个人可能都会遇到生命中觉得自己难以坚持下去的时光,我们可能在追寻理想的道路上一败涂地,我们可能被感情伤害得一塌糊涂,我们可能觉得自己未老却已无所依,我们可能觉得幸福对于自己总是遥不可及,在这些无比希望时光静止而心脏却坚定不停止跳动的每个瞬间,我们应该抽离出自己,站在更高的角度去看待自己的生命,认同自己伟大的渺小,也找到自己渺小的伟大。更重要的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要相信总有人坚定地站在我们一边,那些是我们生命中最可爱的人。

黑夜吻白天

谢谢了时间 弄红了双眼

往事的光圈 每一瞬间 都很绝

那跑过去的昼夜 是孤独的修炼

说再见不如忘掉能再见

今天

北漂

我从梅州来,却回不到梅州去。

我喜欢上海,上海可能是我最喜欢的中国城市,我喜欢它的精致与市民,却也同时喜欢着北广两地浓郁却不同的邻里味道。小时候我觉得家乡就是我的整个世界,现在觉得整个世界才是我的家乡,即便如此,也得在日常生活中忍受着冷眼和歧视,蜗居与孤独。中国的城市与城市之间,其实差别很有限,摄入双眼的景色往往都是一片片的房地产以及胡乱笔画的道路设计,但是在这滚滚历史洪流中,北上广以自己独特的历史、文化和地理位置,逐渐显现出了自己的独特之处。还有重庆成都、西安、杭州,以及还在孕育自己文化的南方明珠深圳,都开始蠢蠢欲动,准备迎头赶上。

这些城市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追梦人,也让一批又一批的梦想破碎,而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我,意外地要开始北漂。

为什么北漂会这么早的成为一个专属名词,我觉得跟它指代的群体规模以及他们之间的共鸣程度是息息相关的。我在广州生活过两年,没有听说过“广漂”,因为广州虽然是广府文化之地,但是无论从衣食住行方面都处于大城市里面比较宜居的水平,文化也并不排斥外来人口,活在这里的人可能有活得很痛苦的,但是同时有另一批人活得还行,因此没有形成很大的共鸣;我在上海有好几个土生土长的朋友以及几个在那边打拼的同学,“沪漂”可能近几年慢慢有人开始提出来,但是毕竟上海市发达的市场经济社会,讲究的还是公平,只要你愿意努力,仿佛还是有一套完善的秩序让你飞黄腾达,这可能也是为何上海一直是中国经济重要灯塔的原因,在这里努力的人很多,看得到希望的人也很多。

但是北京不一样,北京可不一定时时跟你讲规则,有时候得讲排场,而外来人偏偏就是毫无依靠的一个群体。作为帝都,北京集中了全国的顶尖资源,并且集中度还在不断升高(从金融行业的京沪对比可管中窥豹),因为资源多机会多,我时常会觉得在这里充满了各种可能性,即使是自己骗自己。而且北方只有北京,不像上海周边还有杭州南京,广州旁边还有深圳珠海,我总是感觉败了就是一败涂地毫无退路。还有很多很多,还有很多是在这个城市奋斗的外来人口几乎一致觉得的东西,而无论他是玩音乐的、上班的、打工的、还是学生什么的。这种共鸣让“北漂”一词直接上升到了文化层面——为了理想而在北京奋斗的外来人口,以及他们生活中的紧张感。

有人羡慕在老家做公务员已经娶妻生子的同学,也有人羡慕在国外香甜空气里过着小资中产生活的朋友,但应该没有人会羡慕北漂。可能只有北漂们看得起自己,也可能是我们太看得起自己了,以为北京的三里屯是自己的,中关村是自己的,国贸是自己的,天安门是自己的,798也是自己的,却不知道自己其实也不曾去看过几次。所以是什么东西让我们留在北京呢?

对我而言,是我不切实际的理想,是那种即使理想崩坏也想亲眼看着它死去的态度。另一方面来说,也是北京能给予我目前最好的机会,让还不想回广东的我,能够在互联网行业找到容身之地。

我记得,当载着我回广州的A380起飞、我遥望洛杉矶那一片璀璨如银河的夜景的时候,我默默留下了眼泪。我想若干年后,我可能也会为离开北京这个城市哭一次吧。

从信到不信,再从不信到信

2017年终总结,其实标题里的一句话就可以概括。

曾经我心比天高,胸怀大志,宽以待人,觉得我想做什么就能够做什么,在今年变成了处处怀疑人生,充满挫折,毫无起色。

今年开始看了很多佛家道家的书,也看了很多遍圣经,我是个信神的人,但我并不介意信哪个神,如果真的有神,那也就是心中的神。但这些书籍与思想给我的帮助都是暂时性的,当现实的重拳一次又一次锤到你脸上时,我能感受到的只有疼痛而不是宁静。

如果今年就这么结束了,那确实没什么好说的,这仅仅只是又一个年轻人被现实打到的例子,没有人会在意。然而有趣的事情往往是到最后一刻才出现,也大概是在十一月开始,在整整消沉了一整年之后,我突然觉得活着挺没意思的,但是我并不想放弃自己的理想,所以我只能活下去,怎么办呢?换句话来说,就是生活就是这么地残酷,你喝了鸡汤之后可能明天面对的还是失败,怎么办?假如这就是命,怎么办?

Goddamn it. Why not change my attitude and live the fuck out of my possibilities if life is an ongoing struggle?

既然我的人生就是注定要走这条难走的路,我为什么不乐观地去接受它呢?然后平时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让我的感觉带领着我走,让我的直觉帮助我做决定,让我的灵魂去控制我的身体。

我突然间觉得释怀。用一个足球领域的比喻就是,我曾经觉得自己是C罗,我只要想进球就能进球,后来变成了鲁尼,觉得自己怎么踢都进不了球,现在又找回了觉得自己是C罗的自信,但这一次像是一场思维上的碰撞与质变,而非简单的“自以为是”。我内心里可能知道自己并不能成为C罗,可能接受了自己是鲁尼的现状,但是却依然每天出现在训练场练球,在业余时间磨练自己的能力,这是这种心态可以带给我的作用。2017年很大一段时间,我都背离了以前的那种信仰,我逐渐让现实框住了我的想法,让“感受”变成了行为的产物,而不是行为的指南针。

受挫折了,接受它,赞美它,感恩它,然后相信自己会成功的,并且在每天的生活中保持感恩的心,并且学会放弃对成功的执念,让感觉与感受带领我的行动,也就是让上帝来指引我的行动。简简单单几句,要做好真的好难,我曾经是这种思想的信徒,但是在大大小小的挫折中,逐渐形成的执念让我成为了生活的棋子,诚然我可以按照社会条条框框活下去:回老家成为公务员,结婚生子,带小孩养老人。但我会活得不开心、不幸福、也不会知道为何而感恩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很想感谢上帝赐予我的生命,也感谢你安排在2017年的各种挫折,我从中学到了很多,领略了对自然法则的敬畏,也明白了人类个体的渺小,2017年让我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变成了消沉的中年大叔,最终变成了一个拥有一颗勇敢而坚定、充满敬畏、不羁的心的青年。

一切都是一场蜕变的过程。

“知识分子”

我是不是一名知识分子?很不幸,我可能算一个。作为一个享受了国家一流大学本科教育,也有海外经历的人,和其他很多有类似经历的人一样,组成了一个庞大的群体,先人给我们这个群体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斯文败类?oops,不好意思,是叫知识分子。

小时候去北京旅游的时候,还记得在寒风凛冽的圆明园的某根柱子上,估计有哪位有识之士刻下了总理的名言“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我当时虽然小,但我记得我隐约嘟囔了一句:“书里没有教你不要破坏文化古迹吗?”转眼间十多年过去了,我发觉书里还真可能没有教你这一条,可能是教材的问题,也有可能是这些东西不应该是书本教材教的东西,但至少当时那位有志青年,还记得国家,不管是真心还是无意的,他当时一定有着读书报国的崇高理想。

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多,除了表面上大家看到的、在热烈讨论的社会新闻,其实有很多是大部分人,尤其是大部分“知识分子”不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具体的事情,即使是在我自己的网站里也不便多谈(我很同情那些被删帖的公众号和微博人士,但我也觉得他们某种程度上也活该),在这个时代,想再开始去做一些事情已经太晚了。我不想谈论具体事件本身,我想讨论的是我的知识分子同志们,我想问他们一句:你们的“大我”去哪了?

仅有个人抱负的,醉心于自己的事业;连个人抱负也没有的,在生存线上挣扎;有钱且虚荣的,在到处晒优越,没钱的,窝在家里打游戏。其实上面的都是我每天能看到生活的一个切面,并不一定是你看见的,你看见的可能是另外的角度,有另外的见解。但是没有人可以否认一件事情,就是一大批一大批有能力去多个角度看待问题的人,或者因为懒或者是觉得无所谓,或者是已经没脑子了,长期地只相信他自己相信的东西,不再有去想象、好奇、质疑、求真的能力。当发生了一些事情的时候,你找到他们描述这件事情,他们会喷你愤青;当你说以后有些事情可能做不了的时候,他们会说没了就没了,又不是活不下去;当你跟他们谈论国家未来的时候,他们自豪满面地跟你说这个好那个好,感觉什么问题都不存在。

诶,你说奇怪不奇怪,有了社会热点事件喊得声音最大的除了水军还就是这群人。

我从小就挺喜欢文史哲,高中最后也是选的文科。文史哲当中,我了解比较多的是历史,我也比较喜欢历史,因为通过历史你会总结出很多规律,你会觉得历史可能会不断地重演,这仿佛是建立在某种地球运转“规律”之上的,比如我看见目前有些现象,别的国家几百年前的好像也有过,但是又因为国情的略微不同而不能生搬硬套,我就得反过头去分析去推理,再升华提炼出更多的总结,特别有趣。我非常热爱我的国家,所以我对我自己国家的历史特别地感兴趣,我非常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人,能够好好从其他角度看看我们自己国家的历史,让自己多个角度去分析问题,因为最了解我们国家历史的地方或者说角度,可能并不在你所知的视野范围内。

当大家都处于“小我”的状态的时候,整个氛围就是自私的,我会看见身穿西装的人若无其事地插队,我会看见一大堆伸手党,我会看见一群人对过去关键事件沉默却又对有关小孩老人等弱势群体的事件莫名敏感。其实我也不应该怪谁,我更不应该怪你们,因为现在嘴皮上扯什么都有点晚了,不是说解决某件社会热点问题太晚了,而是讨论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这件事情已经太晚了,至少在我所预见的十年内,只会哔——————。

但是希望也在呐,五十年后,一百年后,等大家都不再在乎吃不吃得饱肚子,等大家都能自由追随自己的梦想而不是为生计工作奔波,等大家对关键问题出现一个咬住一个,等到大家“脑子”和“大我”同时回归,我相信我深爱的中国,一定是真正强大的。

突然想起鲁迅,我想这时代学医还不错吧,至少还能给自己赚点钱。

黑名单

最近国内的国际网络出口只剩下运气好的人或者是超级厉害的人才能走出去了,看 V2EX 以及综合推特和微博的消息,感觉这一次是 ISP 在测试或者部署白名单/黑名单这种东西,同时对端口和域名进行管制。

这直接导致我上班的效率暴降(因为我并不想把自己最后的几个放自己鸡蛋的篮子在公共场合使用),我不能再自由地去 Github 查代码,去 StackOverFlow 找相关问题答案,不可以去 Google 一些国外的文献来佐证分析。其实怎么说都说不完,但是我今天写这个文章是因为我想起了我两个月前写好的一小段文字,跟网络没什么关系。当时觉得自己的微博很凄惨,而且我也抱有一丝希望这件事情不要真的发生,最后还是发生了,其实也是意料之内的事情呀,只是突然从这几天网络上遇到的情况,联想到了那段文字罢了。

黑名单

黑名单是世界上 最好的发明

一次拖动 点击 确定 代表你给的最后交集

潜在的受害者们 亦步亦趋

用@代替了评论 用点赞代替了私信

以为不发一语 就可以改变宿命

这渐行渐远的 感情

其实这一年毫无起色地经历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挫折,我早已经把2017看做自己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年。直到现在,我整个人都仿佛被包裹在黑暗里,浮在半空中。

我可能经常有上你黑名单的时候,却可能并没有跟你说再见的机会。

无题

忍受着十二分的头痛,我翻开笔记本盖,打开 Spotify 熟练地找到林宥嘉的歌开始循环,这一次有点不同的是,我想写点东西,在这个最公开却也最私密的地方。

生病的时候往往人会变得脆弱,更别说遇到可恶的发烧,加上独自一人在异地他乡。几十平米的房间里,愣是找不到有生机的东西。想起在三四年前,手机还会有人不时提醒着我,我不是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但如今既不想让别人担心、自己也没办法找到排解方式的我,回到了最原始的形状。

也许写作是我现在最廉价的娱乐吧?

想想,也是因为自己不够好,所以才会在这几年不断地不断地失去。有时候也会痛恨为什么国人没有什么信仰,所以自顾自地自己创造一个“神”来瞻仰,但是一次一次,我无谓的祷告证明了一切都是徒劳。如果真的有神,那我的宿命注定就是在不断地失去,失去到有时候会怀疑自己存在价值的程度,但又一次一次地强迫自己回到现实,不要去想太多。我总是安慰自己,我所有的失去都是因为我不够好,拼不过别人,却发现这样活着是异常的累。人们常说是流眼泪是最没用的事情,其实祷告才是吧?

想起自己在最近一年里多少次对着镜子里的人歇斯底里地臭骂,我就觉得神对我特别的不公,现在开始觉得所有的没有自己亲眼见到事实为依据的鼓励都是鸡汤,苍白无力。这些年的遭遇,在最近几年我的交友圈里我还没见到比我的更加压抑。我总是在做好事,安慰别人的功力一流,用着的都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残忍事实。

我现在的孤独是如此的巨大,像一颗发育了两三年的肿瘤到了晚期,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救,也不觉得有人会来救我了。

谢谢这个让我世界观完全崩塌的世界,谢谢你。

请让我再痛一点,直到我知道我的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