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碎片化的记忆

天冷下来的时候,偶尔突然会有一些模糊的音乐记忆侵袭入我的大脑。

京城冬日的某个下午,突然想起来周董的《你听得到》,然后赶紧去 spotify 里面找到《叶惠美》这张专辑,开始了在不同歌曲之间的随机游走。

我听完《你听得到》之后,顺着听了十几秒的《同一种调调》,然后切到了《晴天》,接着是充满了对竞争精神质疑的《三年二班》,突然我又想听《她的睫毛》。天慢慢黑了下来,我又切到了《东风破》,似乎一张专辑也可以被这样切成碎片般打乱顺序,也能听得滋滋有味。

就像我脑海里面的记忆,现在随机想起过去那些事,总会有那么几个不起眼的瞬间,闪耀着,总是在我想起某件事的时候以适当的方式切入进来,没有半点喧宾夺主的意味,反而让我的怀念显得更加灿烂。

刚刚从印尼回来,labuan bajo 的海水,以及在 komodo 国家公园的那些历险和摄影时光,似乎都没有一个情景闪耀:在某个无人小岛上,我和小伙伴去得特别早,周围只有我们一条船,我们二话不说就跳下去游泳、浮潜,偶尔上岸晒晒太阳,即使到今天我晒伤的皮肤也在提醒着我当时的日光倾城。有一幕让我印象很深,可能是因为它太梦幻、太脱离现实、甚至也是太自由自在,以至于让我对这个碎片赋予了特殊的意义:我游累了,仰面漂浮在沙滩旁边的海上,靠近沙滩比较有温度的海水,以及稍远处深海冰冷的海水不断地在我身体下方穿梭与碰撞,我戴着泳镜的头随着波浪时而在水上时而在水下,眼前的船头和太阳都透露着折射后的太阳光,摇啊摇,特别像小说里面的情节。这时候我仿佛看见我的同行伙伴把他的镜头对准了我,我对着他笑了笑,也不知道他看见了没有。

一切都是没有设计好的快乐。

类似的事情还有好多,对每一件事情,我的大脑里都有一处碎片,全部都是除了我可能没有人观察到的角落,但那些角落在我心里却非常耀眼,我每次想起这些记忆碎片的时候都特别快乐。我也不清楚,是不是我的情绪感知能力太过度,以至于赋予了这么多没有感情的物件或者情景难以言状的感情。

毕竟我这些记忆碎片的背后,都是一个个真实且已经遥远的人。

喜欢粉色的男人

从前,有一个喜欢粉色的男人,他非常在意自己的外表,喜欢出门前简单的上妆,追逐着时尚的潮流,穿着中性的服装,在他眼里,他并不是要去追某个女生,只是觉得自己这么打扮出门才对得起这个美好的世界。他插花、养猫、买很多包包鞋子和化妆品,但他不太敢跟别人过多分享这些兴趣爱好。

因为突然有一天,他被别人说了娘。

他拿起手中BTS的新专辑,虽然他对韩国男团的喜爱已经被EXO占据了一大半,但是他还是掩饰不住他对里面一些歌曲的喜爱,无论是从旋律、还是从翻译过来的歌词。他偷偷摸摸地学习韩语,开始了并不疯狂的追星。他找不到周围任何一个男性朋友可以分享这种喜爱,因为女性朋友喜欢BTS的多,所以他和她们很快就打成了一片。他其实很希望有男生可以一起讨论男团的歌曲,但是他总是担心别人觉得他是gay,觉得是娘炮,反而会失去一些挺不错的男性朋友。

他其实想不明白,为什么在他眼里,单纯的喜欢以及对个人形象的追求,在别人眼里是这么危险的东西,这始终是困扰他的一个东西,尤其是当他到了日韩看到了当地人得体、独特但不扰人的穿着之后,他更加困惑了。

今天早上,我和美国朋友聊天的时候提到他女朋友在的一个创业公司的中秋party,他给我发了张她女朋友instagram的截图,我说里面三个肯定是中国人,他说确实是的。其实也不用我开这个可能不太恰当的玩笑,作为亚裔他其实也能一眼分辨出中国大陆的学生与日韩学生的区别。虽然日韩学生之间的区别也不小,但是分辨他们更多是在长相上,而不是在穿衣服的衣品上。我其实一直希望我能把这个表达得委婉一点,因为有很多很酷的同胞,但是平日里我走在路上看到的情况,跟日韩有很大的差距,可能跟美国的比较像,但美国的随意是建立在他可以很pro(也就是他们懂基础的穿着礼仪)的前提下的,所以我觉得总体来看国内的男性时尚taste(包括我)还需要下苦功。

其实这也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当自己不注重仪表的时候去吐槽甚至打压一些注重仪表的人群的时候,我就觉得整个侧重点就不太对了。

论情商

从小就被人说情商低,以至于我都快接受了这个标签。

我不懂如何恭迎别人,也不知道怎么矫揉造作,更不清楚如何能用一句话能让女孩高兴,但至少不至于经常搞砸。

如果那是情商的定义,那我低到了泥土里,因为我对很多事情充满着不屑,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越来越多,看的事情也越来越多,我逐渐发现了“情商”二字真正的精髓可能不在于“如何与别人社交”身上,反而在于“如何和自己独处”身上。

每个人都承认,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譬如说有外向的人与内向的人,喜欢说话的人与不喜欢说话的人等等,各种各样的交叉导致了你不可能遇到完全一样的朋友,但你会记得一些很特别的朋友。如果“让别人高兴的同时让自己高兴”是情商的定义,那么内向的同学们天生就低情商,但这明显不符合现实逻辑。所以当我们定义情商的时候,我们究竟在定义什么?

情商——Emotional Intelligence Quotient,简称EQ,维基百科上写着指代一种自我情绪控制能力的指数,不知道为何在百度百科上还加上了“管理他人情绪的能力指数”,可能是国内一直就有理解上的误区,也可能是国内就喜欢给别人贴标签,而不喜欢追根溯源查询这个词的定义究竟是什么。

我觉得真正的情商是什么,就是“跟你自己对话”的能力,管理自己情绪的能力。无论你“管理别人情绪的能力”多么高超,那也是排在管理自己情绪能力之后的。很多人都失恋了,有些人选择了不放手死死追求,有些人选择了逃避自杀,有些人选择控制自己的情绪,让时间解决一切问题;再者,很多人都失败到一败涂地过,有些人选择逃避,有些人选择沉寂,有些人选择原地爬起来重新来过。情绪可以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坏情绪可以吞噬你的人生,好情绪可以是强大的助推器,我觉得除非特殊情况,没有人会选择天天都活在坏情绪里,因为那需要强大的情绪管理能力,否则很容易走入歧途。

如果你内向、一直失败、觉得自己毫无社交,以至于怀疑自己,我觉得这就是考验自己情商的时候,你可能需要看很多书、走很多路、吃很多奇奇怪怪的食物、或者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让你重新掌控你的情绪,而那是你重新出发的前提。

所以,我觉得我情商挺高的,哈哈。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我会想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尤其是 走在路上的时候
你一玩手机 我就尴尬得结了冰
尤其是 两个人的时候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我会想是不是你对我没有兴趣
因为明明 我就已经很努力地找话题了
我兴趣爱好好像也不少 擅长的事情也很多
所以就是我长得不好看咯?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我总会好心提醒别人路上的危险
假装自己是守护天使的骑士
挡住送外卖的车 推开不怀好意的人
才发现可能别人只是需要白马王子而已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我会趁不注意加快吃东西的速度
等他们把回过头的时候 会发现我已经快吃完了
我以为他们会感受到不和我聊天的愧疚
然而他们却重新拿起了手机 我呆若木鸡

当别人玩手机的时候 是我知道一切该结束的时候
你甚至不需要说 我也懂了你的想法
无奈 却只能接受

如果手机比你眼前的我重要
其实也没什么很大问题
我只是羡慕手机传讯对面的那个人而已

梁静茹的情歌

很久之前写过《我想和你唱》的孙燕姿特辑,这周为什么又提起笔,是另一位在我心中有特殊地位的华语女歌手来到了这个节目——梁静茹。我还记得当时我第一次学会骑自行车,第一次被批准从江南的奶奶家骑到当时还是在华侨城永光园的家,当时我拿着爸爸作为新年礼物送的爱国者 mp3,戴上耳机,战战兢兢地骑车出了门。当时的 mp3 不像现在智能手机听歌这么方便,我的只有 128MB 的存储容量,也不能插存储卡,所以在当时音质还算比较好的歌曲当中,我能存个不到20首。虽然过了十几年,我都清楚地记得当时我在路上一直在循环两首歌,一首是徐怀钰的《分飞》,一首就是梁静茹的《勇气》。

其实我现在已经发觉了,我的音乐记忆对我来说大部分情况下都不是一件值得骄傲或者开心的事情,因为我听过的歌很难忘记,而且常常就像能和当时的场景钉在一起记了下来,所以以后遇到一首歌,我眼前立刻就会浮现出当时的场景。我有时候害怕因听歌而情绪决堤,我刻意让自己去听以前没听过的歌,各种类型的音乐,来冲淡我的音乐记忆,但还是会冷不防被一首歌戳中耳朵,戳中我的记忆点,因为音乐一直在,而人却散四方。但这一切在此时此刻都是值得的,就像邓丽君的歌声对于我父辈的影响,静茹的声音对我的影响也很大,当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心甘情愿在某个歌手的歌里,把我关得死死的情绪释放出来。

说起静茹,我买了她好多专辑,虽然不是每一张都有的铁粉,但是我有自己买过的最喜欢的一张——《亲亲》,也有最喜欢的她的一首歌——《丝路》,还有一大堆难过的时候得到鼓励的歌——《崇拜》、《亲亲》、《情歌》等等。说起《亲亲》,其实这张专辑跟我两大偶像周杰伦和五月天很有渊源,因为《可乐戒指》是五月天制作的,而《失忆》这首歌我没记错的话是周杰伦作曲的,加上《不是我不明白》和当时崭露头角的卢广仲一起合唱的,我当时对这张专辑真是喜欢得不行。回溯这十几年,其实我觉得静茹不像四大天王——潘玮柏、林俊杰、王力宏、周杰伦,或者是像各种天后——蔡依林、孙燕姿等等有过铺天盖地疯狂粉丝的时候,但她的歌声一直都在那里,唱着适合她声线的情歌,抚慰了一批又一批失意人的内心。

新的朋友 不再重叠

你的世界 我在边缘

不是我不明白 这样并不算太坏

能再次关怀 时间洗刷所有的不愉快

后来的爱 我们尝试去宽待

懂得爱 说来无奈 来自对你亏待

没刻意掩埋 没对他坦白 你还在

——《不是我不明白》,梁静茹&卢广仲

谢谢你静茹,也谢谢上帝把你和你的歌声带到人世间,你是这个时代的邓丽君。

孤独的美食家

最近不知道什么原因,《孤独的美食家》里面的五郎形象被消费成了壁纸,配上“我什么都没有做,都已经XXXX点了”,其中“XXXX”指代手机上的当前时间。乍看一下特别有趣,五郎刚饱腹之后吸完一只事后烟,半满足半忧郁的眼神,很符合那句话的颓废之意——“怎么今天就过去了?”

但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真正看过《孤独的美食家》(日版原文『孤独のグルメ』),看过的人当中又有多少人看过本作的漫画版?电视剧版中,松重丰活灵活现地演绎了这个角色,他把一个玻璃制品厂的销售的工作时的内心活动、以及对探索美好食物的旅程表现了出来,在 Netflix 上面,《孤独的美食家》也是可以与《深夜食堂》相媲美的美食剧。如果说《深夜食堂》里面讲了太多光怪陆离的奇异人生故事,那《孤独的美食家》里面的更加贴近现实,让观者觉得更为轻松。尤其加上松重丰栩栩如生的演绎,将漫画里五郎大快朵颐的乐趣表现了出来。

但其实如果我没看过漫画版的话,我也许会觉得《孤独的美食家》只是日本版《舌尖上的中国》而已,但漫画版里面的故事,给整个五郎的人生,都蒙上了一层忧郁。最开始我也是从电视剧版入坑的,当时为了学日语,天天在那里看五郎吃东西,每一集的末尾,漫画原作者都要实地去店里面访问,推荐一下他在那边喜欢的东西。作者是个光头大叔,特别喜欢喝啤酒,乍看之下还会觉得是一个很热爱生活的人。每一季的最后一集,他都会亲自上阵做一个路人甲引来松重丰在剧里面对他的逗比表现侧目。但是在他的笔下,五郎君有着自己的故事,而这个故事,在电视剧版里面被淡化了,人物角色更多地被松重丰改造了一下。在漫画版里面,很早就提到过五郎在法国工作的时候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经历,当时他和她女朋友都在巴黎,感情发展地很稳定,有一天女孩问他:“我们留在法国的话,就结婚吧。”五郎不够勇敢,没有直接回答她,在那之后因为工作原因他回到了日本,而他女朋友留在了法国,在那之后联络越来越少,后面就分手了。他时常回想当时如果他立刻就答应下她有意无意的那句话,现在结果会不会有些不同。

在漫画里,他会在开车的时候,在一间很别致的海边餐厅吃饭的时候,在爬山的时候等等很多情况下提起这件事情,而他在那之后再也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再喜欢上任何一个人。可能有人会觉得他的忧郁是因为颓废度日,他作为日本小市民阶级,工作上不顺利而看不清未来等等(因为每一集的开头他总要去到各种各种奇怪的地方和奇怪的人介绍业务),但实际上他开的是BMW,在东京有自己的房子,也并不是最底层的销售人员,加上他吃饭从来不在乎价钱(虽然推荐的店性价比都很高),熟悉他故事的人都很清楚,他的忧郁并不来自于自己本身,而是来自于感情。他觉得自己什么都稳定了的情况下,少了他喜欢的人在身边,而他偶尔还是会想起她。换位思考一下,这确实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吧。

五郎有几个固定的朋友,虽然也都是奇奇怪怪的人物,但友谊和日常生活中存在的各种小感动,尤其是肚子饿的时候随机遇到美食带来的感动,会偶尔减少他日常的忧郁感吧。即使在漫画版的五郎君身上,遇到美好的食物的时候,他的眼睛也是会驱散所有的烦恼而发光的,像那种看见珍宝的、难以置信的眼神。我也很感谢松重丰能够在电视剧版里面稍加改造,让喜爱这个系列的观众们少一些去感受人生的残酷。其实这个人物的孤独,我理解起来也特别简单,可能因为我和五郎都是有一堆相似且不为人知的故事的人,但只要有好东西吃,下一秒又有什么东西不能期待呢?

非走不可的弯路

没有不好看的花,只有不懂发现美的眼睛。

没有一定要赢的比赛,只有一定要赢的人生,不过人生却不是比赛,如果它硬要被是,那你的对手只能是昨天的自己,因为你将要过的是你的人生。欲望来自于攀比,并不来源你真正想要的东西。

你会遇到很多事情,但切记不要把快乐和悲伤寄托在别人身上,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你的感受最终都只会归于你。有些事情会让你一夜长大,也有些事情会让你一夜白头,但时间会解决所有的问题,不要选择逃避,在互联网时代没有人能够一直藏在洞里,你需要的只有两件事:走出去,以及找朋友。

随着见识越来越多,你会变得越来越宽容,越来越和善,但你却会时刻与人保持着不同。永远也不要待在舒适区太久,尤其是思维上的舒适区,那会磨灭你的好奇心,而那却是上帝给予你最珍贵的东西。世界这么大,价值观也很多,人生观也很多,活出的人生有很多种,你会遇到很多你甚至完全不想去沟通的人,但一定记得尊重他们的观点,因为说不定他们打开了你一扇新的大门。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情,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如果没找到,那一定是你懒于思考的问题,因为那个属于你的东西,在这个伟大的星球上一定存在。

人生虽然充满可能性,但是关键的节点就那几步,虽然年轻可以多试错,但是社会的容错率也会越来越低,如果你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要做好长时间承受巨大的压力的准备。

有很多人生上的问题你可能找不到答案,你会想很多哲学上、心理学上的大问题,但感受是真实的、切肤的,只要时刻记得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人生,你的选择就是合理的。不要让谁导演你的人生,演好自己的偶像剧。

多看一些历史书,因为在相似的框架下,历史会不断重演,这也是地球伟大的地方,它给予了每个人预测未来最基本的能力,然后顺势而为,勿逆势而动。

愿你成为一个独立而自由的人。

頑固

大概是小學的時候,有一次去新華書店對面的唱片行,我看到一張唱片的封面很酷,雖然裏面的人長得都不帥(有一個還行啦),但是每個人的眼神裏都透露著才華。當時因為哈韓哈日風吹得還是很大的,加上當時的香港樂壇在廣東各地還是有很強的影響力,所以我看到這麽酷的封面的時候,我保證我當時想象不到這是一個台灣樂團。

如果你好奇的話,那張專輯的封面長下面這個樣子;

因為當時並沒有經歷過愛情,也不瞭解主唱大人的作詞功底以及風格,加上自己身體裏洋溢著的能量,導致我在整張專輯裏面最喜歡的歌曲竟然是——《輕功》。當時碰巧還在學吉他,所以當時每次聽到這首歌前奏裏面跳動的電吉他音符,就覺得自己可以隨時跳起來灌籃(笑)。

現在經歷了人生那麽多大大小小的波折,每次回過頭去聽當時這個吹牛皮天團帶我入坑的神專輯,我會覺得;誒《九號球》好好聽,歌詞好有深度;哇塞《時光機》和《我們》為什麽要連續放在專輯最後兩首,聽完了之後眼淚止不住好嗎;《恆星的恆心》一聽就覺得自己在夏日夜裏,仰望著星空,帶著堅定的心情。

之後我與這個樂團之間,就產生了千絲萬縷的聯繫。在當時大陸還沒幾個人知道五月天的時候(當時五月天是色情網站的代名詞XDDD),我就開始瘋狂迷戀這個樂團,開始關注這個樂團的一舉一動,在當時還沒有廣告的優酷上面,我還清楚地記得當時追過他們參加憲哥的《Power Sunday躲貓貓》,參加《康熙來了》,以及拍攝自己的節目《OK啦》。當時主唱大人的新浪博文,幾乎是每一篇必看,也會抄下來仔細分析他行文的筆法,因為主唱大人的博客,我也喜歡上了攝影,而且像模像樣地只拍風景不拍女生(笑)。

今天看蔡阿嘎的 Youtube 頻道的新一集為內訌天團重新代言 HTC 撐場子,並且講到一些身為他們歌迷必須要做的一些事,我才突然想起,我當時去台灣旅遊的時候,除了逛了周董的淡江中學之外,我也特意去走了一些北投的風景,雖然溫泉蛋我並沒有吃到。蔡阿嘎說到《志明與春嬌》他可以倒著唱,那牛皮還是你比較會吹的啦,小弟給你賠不是了,至少閩南語你是專家對不對。

說起這個台灣天團最近重新代言 HTC,他們還誠心誠意地重新拍了一次《頑固》MV,我在微博上也就誠心誠意地再看了一次,也再一次被這首歌給感動到不行。

當時我為什麼喜歡他們這五個兄弟,是因為我覺得愛情並不是必須的,雖然“愛過”是必須的,但假設所有的歌都是唱的“愛情”,我會覺得整個世界索然無味,很不酷。而在我迷茫尋找音樂上光明的時候,他們五個人酷酷地站了出來,教會我人生並不僅僅與愛情相關,還包括《頑固》的夢想、《垃圾車》般的友情與《如煙》的青春。(當然如果你像我一樣,執意要去愛的話,那就會得到像《突然好想你》,《我不願讓你一個人》與《後來的我們》這種跨越近十年的三連暴擊 XD)

喔對了,如果你還是好奇那張專輯的封面,它其實長下面這個樣子:

嘿 我知道你在看

最近在关注JJ新专辑的同时,看了他在熊猫直播上举办的线上演唱会。《伟大的渺小》里有几首特别不错的作品,据JJ自己说都是在自己“表面在笑内心却很煎熬”的时候写下的,而我也特别能够体会到歌词以及旋律中蕴含着的那种孤独中坚持、迷茫中坚强的感情。

可能和他一样,是音乐在黑暗中拉了我一把,也让我了解到越在困难的时候越能会觉得友情是靠谱的,他有他的怀秋,我也有我的“怀秋”,我们都是一帮不愿向命运妥协的群体。

在熊猫上看直播的时候,我突然间被弹幕中的一群人打动了。他们都在荧幕前孜孜不倦地输入着:某某(名字),我知道你在看。

可能里面不分男女,可能里面有一些是热恋中的群体,但实际上更多的人是在对着自己的前任表达着自己的愿望和期许。掏心掏肺的时候,往往都是微醺未醉的时候,音乐有时候就像一杯小酒,趁着JJ的歌声和表演,很多人会卸下自己平时精心运营的形象,说出自己最想说的话。

我能体会的到他们,但我却无比希望他们能够从JJ的音乐中汲取到他想表达的态度:我们每个人可能都会遇到生命中觉得自己难以坚持下去的时光,我们可能在追寻理想的道路上一败涂地,我们可能被感情伤害得一塌糊涂,我们可能觉得自己未老却已无所依,我们可能觉得幸福对于自己总是遥不可及,在这些无比希望时光静止而心脏却坚定不停止跳动的每个瞬间,我们应该抽离出自己,站在更高的角度去看待自己的生命,认同自己伟大的渺小,也找到自己渺小的伟大。更重要的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要相信总有人坚定地站在我们一边,那些是我们生命中最可爱的人。

黑夜吻白天

谢谢了时间 弄红了双眼

往事的光圈 每一瞬间 都很绝

那跑过去的昼夜 是孤独的修炼

说再见不如忘掉能再见

今天

北漂

我从梅州来,却回不到梅州去。

我喜欢上海,上海可能是我最喜欢的中国城市,我喜欢它的精致与市民,却也同时喜欢着北广两地浓郁却不同的邻里味道。小时候我觉得家乡就是我的整个世界,现在觉得整个世界才是我的家乡,即便如此,也得在日常生活中忍受着冷眼和歧视,蜗居与孤独。中国的城市与城市之间,其实差别很有限,摄入双眼的景色往往都是一片片的房地产以及胡乱笔画的道路设计,但是在这滚滚历史洪流中,北上广以自己独特的历史、文化和地理位置,逐渐显现出了自己的独特之处。还有重庆成都、西安、杭州,以及还在孕育自己文化的南方明珠深圳,都开始蠢蠢欲动,准备迎头赶上。

这些城市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追梦人,也让一批又一批的梦想破碎,而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我,意外地要开始北漂。

为什么北漂会这么早的成为一个专属名词,我觉得跟它指代的群体规模以及他们之间的共鸣程度是息息相关的。我在广州生活过两年,没有听说过“广漂”,因为广州虽然是广府文化之地,但是无论从衣食住行方面都处于大城市里面比较宜居的水平,文化也并不排斥外来人口,活在这里的人可能有活得很痛苦的,但是同时有另一批人活得还行,因此没有形成很大的共鸣;我在上海有好几个土生土长的朋友以及几个在那边打拼的同学,“沪漂”可能近几年慢慢有人开始提出来,但是毕竟上海市发达的市场经济社会,讲究的还是公平,只要你愿意努力,仿佛还是有一套完善的秩序让你飞黄腾达,这可能也是为何上海一直是中国经济重要灯塔的原因,在这里努力的人很多,看得到希望的人也很多。

但是北京不一样,北京可不一定时时跟你讲规则,有时候得讲排场,而外来人偏偏就是毫无依靠的一个群体。作为帝都,北京集中了全国的顶尖资源,并且集中度还在不断升高(从金融行业的京沪对比可管中窥豹),因为资源多机会多,我时常会觉得在这里充满了各种可能性,即使是自己骗自己。而且北方只有北京,不像上海周边还有杭州南京,广州旁边还有深圳珠海,我总是感觉败了就是一败涂地毫无退路。还有很多很多,还有很多是在这个城市奋斗的外来人口几乎一致觉得的东西,而无论他是玩音乐的、上班的、打工的、还是学生什么的。这种共鸣让“北漂”一词直接上升到了文化层面——为了理想而在北京奋斗的外来人口,以及他们生活中的紧张感。

有人羡慕在老家做公务员已经娶妻生子的同学,也有人羡慕在国外香甜空气里过着小资中产生活的朋友,但应该没有人会羡慕北漂。可能只有北漂们看得起自己,也可能是我们太看得起自己了,以为北京的三里屯是自己的,中关村是自己的,国贸是自己的,天安门是自己的,798也是自己的,却不知道自己其实也不曾去看过几次。所以是什么东西让我们留在北京呢?

对我而言,是我不切实际的理想,是那种即使理想崩坏也想亲眼看着它死去的态度。另一方面来说,也是北京能给予我目前最好的机会,让还不想回广东的我,能够在互联网行业找到容身之地。

我记得,当载着我回广州的A380起飞、我遥望洛杉矶那一片璀璨如银河的夜景的时候,我默默留下了眼泪。我想若干年后,我可能也会为离开北京这个城市哭一次吧。